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时间之外

-cp嘉瑞
-悬疑,推理(←大概),搞笑写手的倔强
-原作设定上的延伸,旧设瑞出没
-大概是个人对这对cp的理解
-he请放心食用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有1万字!这是我写的第三长的了!
  部分字眼用了非常委婉的表达,读的时候大概需要用点脑子。头一次写这种题材,个人觉得已经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刻画出来了。
  这次的设定真的真的特别正经,但是我搞笑写手的本质真的真的盖不过去。有好多东西在写的时候就疯狂想笑,但是不行不行,自己都笑了就没有意境了。
  有一部分之前发过然后以为是个大坑就删了,后来又拉出来写发现忘了设定是什么了就推翻了之前的情节重新构思了一下。
  总之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希望有评论给我提出点建议……
  啊啊啊废话了这么多,下面开始正文吧↓。
  
  
  
  00
  “格瑞,我们进入这里有多久了?”
  “几个小时。”
  “可是太阳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化。”
  
  01
  嘉德罗斯漫无目的的在他身处的新的环境里乱转,因为元力无法使用,他只能选择乱转。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力量强硬的扯过来的。
  布景还是大赛里熟悉的那个,只是它没有一点生机。四周无风,万里无云,像极了每个灵魂最后都会去往的世界。
  但嘉德罗斯不这样认为,更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嘉德罗斯眯着眼睛盯了一会儿太阳,唯一的感觉是太阳像画上去的。他闭目缓解强光对眼部神经组件的刺激,再睁眼时,远处缓慢放大的人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道身影显眼的发型告诉嘉德罗斯那就是格瑞,但在看清那是格瑞的同时,他的视线被新的画面占据了:
  
  〔他在创世神面前用武器穿过了格瑞的心脏……〕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几乎把人撕裂的痛苦,嘉德罗斯闭上眼不想去看那个画面,可那个画面似乎是直接投进脑海中的,没有了视觉的影响,闭眼后看的反而更加清晰了。他有点站立不稳,不得不蹲下抱头减轻不适。
  
  〔创世神的脸让人看不清,嘴角咧出的弧度也让人猜不透他的用心。〕
  〔创世神道:“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获得了这一届凹凸大赛的冠军……”〕
  
  远处格瑞看到了嘉德罗斯,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于是加快了靠近的步伐。
  当格瑞离嘉德罗斯仅剩两臂远时,嘉德罗斯感觉刚才的痛苦都如潮水般退散了,一瞬间放松了下来。
  格瑞适时停下脚步,看着恢复原样的嘉德罗斯从地上站起来。随着格瑞的靠近,嘉德罗斯愈发感觉刚才在脑海中出现的画面的真实,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手触到了真实的血液。
  “没事的话,我走了。”格瑞说着就已经转身离开。
  嘉德罗斯本没想求助于格瑞,“不需要你的……”
  说话间,两臂的距离就被拉开。嘉德罗斯眼前泛出模糊,再次袭来的头痛让他支撑不住几乎倒下。
  画面再次在脑中出现:
  
  〔嘉德罗斯没有去理会创世神,只是呆坐在原地。格瑞还没有变成数据流消失,他便抱着格瑞不会再有反应的身体,心里涌出一些从未体会过的复杂情感……〕
  
  格瑞速度不慢,要回来扶住嘉德罗斯。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当格瑞踏入两臂距离的圈里时,嘉德罗斯的不适感消失,自己稳住了身形。
  “……”短暂的沉默。
  嘉德罗斯率先有了动作,他看着格瑞的脚,向后撤了半步——正好是出圈的距离,然后在痛苦爬上的瞬间还没不受控制时又迈了回来。
  “就是这样了。”嘉德罗斯抬头去看格瑞,想必格瑞也知道了诡异之处。
  格瑞轻咬着下唇,眼睛直直的看着嘉德罗斯的身后。
  嘉德罗斯以为他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便顺着格瑞的视线望去——什么也没有。
  格瑞在发呆?嘉德罗斯带着疑惑转过头来再度看向格瑞。
  即使没有求助于人的习惯,嘉德罗斯现在也不得不期待他的老对手格瑞不要在这种情况下为难他。转念一想,嘉德罗斯便确定了格瑞会给他的答复,若格瑞还将自己视为对手的话,刚才这种情况刚发生时就不会与自己靠的这么近了。
  “一起行动吧。”格瑞摆出了平时召出烈斩的动作,什么都没有出来,然后把视线转向了自己的手心。
  嘉德罗斯全然明白格瑞的意思,格瑞此举就是证明他现在无法使用元力。
  “我们有必要弄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嘉德罗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无法使用元力状况的一致,同时转了个背对太阳的方向
  通过影子嘉德罗斯看到格瑞向前靠近了一步。
  “能确认的是我们不在大赛内。”格瑞道。
  “大赛结束了吗?”嘉德罗斯忽然一句在格瑞看来毫无逻辑的话。
  记忆中的答案是明摆着的,“还没有。”
  “那我应该是看到了未来。”嘉德罗斯偏头看了一眼后方的格瑞后又转过头来。
  “活到最后的就是大赛的获胜者,”嘉德罗斯自顾自的继续说,“我看到的画面里,是我打败了你获得了胜利。”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后脑的头发,“……也有可能。”
  “格瑞,你进入这里有多久了?”
  “几个小时。”
  “那和我差不多。”
  “嗯。”
  “我注意到太阳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化。”
  
  02
  原本属于大厅的位置变成了一座颇为华丽的城堡,它悬浮在空中,不知从何而来的水形成瀑布宣泄而下,又不知流往了何处。
  除此之外其他的景物应该没有什么变化。两人本想寻找回到大赛中的办法,却不得已得出了这样一个意义不大的结论。
  
  “小心,我感觉后面有人来了。”格瑞伸出去准备拦住嘉德罗斯的胳膊伸到一半就悬住了,然后在嘉德罗斯淡淡的一瞥中收了回去。
  嘉德罗斯何等实力?即使现在不得不依靠格瑞,但也没到需要别人拦才能前进的地步。
  “没想到除了我们还有别人?我都没感觉到。”嘉德罗斯毫无顾忌的转过头,看到有一道人影靠近后警惕了起来,“这个渣渣是谁啊?”
  “你能看到那人吗?”这回格瑞顺着嘉德罗斯视线的方向转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这是什么问题。”嘉德罗斯语气不屑。
  从格瑞的表情中一般是解读不出来什么东西的,但此时却有肉眼可见的凝重,“我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
  “……”嘉德罗斯欣赏了一下格瑞难得的神情变化,“所以对应的,我感觉不到她吗?”
  “能给我描述一下吗?”格瑞道。
  “一个渣渣有什么可说的,”嘉德罗斯低声抱怨,实际却凝神看向了来人,“她拿着两把细匕首,黑色粉色相间的头发,穿着黑外套和黑粉条的裙子……”
  嘉德罗斯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察觉到格瑞的手抖了一下,于是问到,“怎么了?”
  格瑞注视着什么他眼里都不存在的前方,缓缓开口,“她是莱娜……”
  “……止步于初赛。”
  
  “所以我们的状态变得和她一样了?”嘉德罗斯像在嘲讽,“我可没有任何印象。”
  “但愿不是如此。”格瑞紧接,“气息强了,她靠近了。”
  “我看的到。”
  再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就动作一致的向空中城堡的方向跑去了。
  跑的时候格瑞跟在嘉德罗斯的后面,但始终不出两臂远。格瑞的视线对着嘉德罗斯的后脑,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格瑞的眼神没有聚焦。
  嘉德罗斯突然停住了,格瑞正在走神,这一停让格瑞来不及反应,撞到嘉德罗斯身上,使嘉德罗斯不得不向前迈半步来稳住身形,“你在想什么?”
  “这里感觉不太对。”格瑞连忙回过神来应答。
  “我正想说。”嘉德罗斯道。
  嘉德罗斯看到前方的地面在晃动,像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一般。格瑞停下后便皱了皱眉,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潮湿腐烂夹杂着血腥的气味,只有淡淡的一点,但似乎在愈发变得浓郁。
  “前面的地里伸出来一只手,不止一只……”嘉德罗斯环视了四周,顿了顿然后道,“四周都是如此,我们在圈中央。”
  “……”格瑞默默接受着代替了他眼睛的嘉德罗斯的话。
  “远处还有这种东西聚过来了,我们要赶快进城堡才行。”嘉德罗斯的声音带了点急促。
  格瑞表示了他的困惑,“怎么走?”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一眼,然后露出做了重大决定之后释怀的表情,又半转过身去,牵住了格瑞的手。
  格瑞的条件反射的要把手抽开,但考虑到现在的情况,两人牵着的手只在格瑞的内心斗争时晃了一下。
  “跟我走。”嘉德罗斯道。
  
  “格瑞,你该庆幸自己看不到他们。”嘉德罗斯拉着格瑞往前跑,时不时回头看看,也没忘对格瑞说上两句话。
  “幸亏你没有闻到这股气味。”格瑞淡淡的道。
  嘉德罗斯显然是忘了考虑格瑞的体会,虽说他平时也没有考虑他人的习惯。
  于是只好接着分析来对两人之间的尴尬稍加掩饰,“莱娜预赛没进前一百而结束了比赛,所以她看起来至少是正常的……”
  “参赛的人有四千,预赛结束的时候还剩三千多,系统一下回收了近三千人,”格瑞面色凝重,“都在这里吗?”
  “不知道,”嘉德罗斯反而一脸无所谓,“……也有身上带着各种伤的,后面浩浩荡荡的有上千人了。”
  “……”格瑞没法接话,因为抓着他一只手的嘉德罗斯加大了握着的力度,同时脚下也加快了步子,没有给格瑞说话的时间。
  一会儿后,似乎是情况不那么急迫,嘉德罗斯放慢了速度,随之道,“我在脑内芯片搜索了一下,有一个民间的说法是死灵会本能的跟随生灵,然后获得生命力让他们在转世前过得舒服一点。如果不是有人在控制他们,我们就是那些死灵跟随的生灵。”
  “所以我们是被引导到这里来的,”格瑞下结论,“而不是最终的归所。”
  “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在幕后那个人的预料当中。”说话间,嘉德罗斯拉着格瑞跳上了一块高台,这才松开了一直拉着格瑞的手。格瑞趁机揉了揉被嘉德罗斯大力而掐到淤青的手,这淤青没个一两天大概好不了。
  嘉德罗斯在一旁抱臂看着格瑞,像是在思考。
  休整的时间持续了没多久,高台中央突然从中央分开了,把嘉德罗斯和格瑞分到了两边。现在看来说是高台其实是通向不知道哪里的通道。
  两臂的距离说不短也不短,说短简直太短了。头痛的熟悉感觉再次侵扰了嘉德罗斯,身体由不得他控制,径直跌入了缝隙中。
  格瑞见状,脸上覆了一层慌乱,急忙伸手却没有抓到嘉德罗斯,便紧随着一起跳了下去。
  
  03
  〔嘉德罗斯的脸颊上有微凉的液体滑落,他腾出一只手去抹,不想让它掉到体温渐渐降低的格瑞的身上。透明的液体在嘉德罗斯指尖晕开,这是嘉德罗斯从未在自己身上见过的。〕
  〔这叫“眼泪”,嘉德罗斯知道。〕
  〔为什么会流眼泪,嘉德罗斯不知道。〕
  〔“喂!你不是神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感情是什么啊!”嘉德罗斯嘶声竭力。〕
  〔创世神语调平和:“你们一同闯关所有比赛,最后时刻为他生命的终结感伤,非要说是感情的话,这就叫……”〕
  
  “你醒了?”更加清晰且熟悉的声音在嘉德罗斯耳边响起,提前结束了他认为的自己看到的“未来”的画面。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思绪被拉了回来,睁眼时头倒是不疼了,但关键字眼没有听清的遗憾让他有点不满。
  “这叫什么啊。”嘉德罗斯看着格瑞喃喃道,认为是格瑞打扰了他知道真相。
  格瑞则完全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背了锅。
  “嗯?”格瑞没听清,以为嘉德罗斯在和自己说话。
  “没什么。”嘉德罗斯环视四周观察,城堡里唯一的光源是窗口打进来的昏暗月光。此时他们应该在大厅,大厅的吊灯坠满了打磨成水滴状的红水晶,旁边靠墙摆了两排中世纪骑士的盔甲。
  “我们从缝里下来后到了这里,这就是城堡的里面。”格瑞解释了现状,“我睁眼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变成月亮了。”
  嘉德罗斯皱眉,似乎是对现状感到担忧,“好暗,打不开灯吗?”
  “不清楚,”格瑞应到,“没看到开关。”
  嘉德罗斯站起身来,余光瞥见格瑞咧了咧嘴,像是笑了一下。于是嘉德罗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暗中握拳,把指甲掐到了肉里让自己清醒一下。这一掐果然有用,让他想起了很重要的事。
  “格瑞,你能不能帮我扶一下发箍,我自己找不准。”嘉德罗斯说话间伸出两只手摆了动作演示,同时打开了自己的视觉辅助装置,可以看清皮肤上的情况。
  “……”格瑞不想对嘉德罗斯无理取闹的要求发表评论。
  当格瑞伸出两只手经过嘉德罗斯眼前的时候,嘉德罗斯对格瑞的手进行了拍照取证分析。
  手上有几道淤青。
  他是刚才和自己一路过来的格瑞。
  格瑞会笑?
  ……可能是刚才看错了吧。
  
  04
  走廊两侧都是房间,由于没有窗户,这里的光线更是暗的考验人。唯一能够证明它并非是脑补出来的无限长走廊的,是尽头的窗户投出的看起来并不遥远的光。
  嘉德罗斯不用在意这些细节,他有夜视的部件可以用,只是因为很耗体力而一般情况下不会用而已。
  两人的手再度牵在了一起,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嘉德罗斯不出格瑞的两臂远,仿佛两臂远的限制就是为牵手设计的。
  “我来看路,你注意感受一下周围。”嘉德罗斯发布命令。
  “嗯。”格瑞对此没有异议,反正一路都是嘉德罗斯带他过来的。
  鞋底与木质地板接触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走廊里被无限放大,两人默契的使脚步一致来减少回音的干扰。
  格瑞的脚步突然乱了一下,急促的两步打断了原本的节奏。
  嘉德罗斯看到格瑞的身子前倾了一下又立刻回来了,加上听到的不正常的脚步,便以为是格瑞被他没注意到的翘起的地板绊了一下。
  虽然地板多数挺平,但毕竟是木地板,翘起来也是很正常的,嘉德罗斯如此劝告自己不要嘲笑格瑞疑似平地摔的行为。
  嘉德罗斯的步子慢了下来,同时他用胳膊拦了一下格瑞,“这块地板下面可能是空的,注意一下。”
  “……嗯。”格瑞点了点头,忽然觉得自己在黑暗里点头的行为简直奇特,才随意应了一声。
  然而事情就是怕什么来什么,格瑞落下脚的时候,地板发出的不再是熟悉的闷响而是清脆的断裂声。
  两个人反应何等之快,在脑内拉响警报的同时就采取的行动。格瑞借着嘉德罗斯手上给的支持抬起了脚,然后在向着嘉德罗斯给出的安全区域跳去。
  哦,配合紧密,落地完美,满分!
  格瑞扬着头用空着的手拨了一下刘海,准确的说,是不甘于当芦荟而垂下来的那一缕。
  嘉德罗斯把格瑞的动作看在眼里,自己则解开了围巾,让其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
  “热吗?”格瑞疑惑。
  “有点难受。”嘉德罗斯答道。
  
  走廊尽头有这一路过来看到的唯一一间没有锁着门的房间。准确的说,这个房间没锁门是因为没有门,那门安安静静的在地上躺着。
  站在门口,从房间的落地窗里可以直接看到月亮。这样的光线已经很好了——和走廊相比。
  “这里面应该没什么异样。”
  “进去休息一会儿吧,有床。”
  嘉德罗斯已经关掉了夜视,但刚才一路的巨大消耗让他急需休整一下。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走到边上面对着床,气氛忽然间有点尴尬。
  “居然没有落灰尘。”居然是嘉德罗斯先开口。
  “这个地方应该不存在灰尘这种东西。”格瑞理智分析。
  嘉德罗斯察觉到格瑞拉着他的手放松了一点,表情瞬间从原来的平淡变的严肃起来。
  他把手从格瑞那抽开,然后抬起手按住格瑞的后颈,同时另一只手扯过提前松开的围巾,翻身上床把人按在身下,再把格瑞两手反绑在身后,确定打的那个死结即使是他自己去解也要捣鼓上很久才能解开后,才松了口气。
  “嘉德罗斯,你干什么?”格瑞措不及防吃了一嘴床单,连忙调整头部让自己趴着不要难受,顺便转视线对着嘉德罗斯。
  这一系列的举动应该是出乎了格瑞的意料,他没想到一直不防备的嘉德罗斯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格瑞质疑的声音被嘉德罗斯直接过滤掉了,因为夜视的体力消耗比他预期的要大的多,再加上注意力一直高度集中并且时不时的头疼,他现在只觉得上下眼皮要贴紧的决心比现存意识还要强烈。
  嘉德罗斯干脆保存着压着格瑞的姿势,将身体伸展使自己的下巴能与格瑞的肩接触。
  “你要做什么!”
  嘉德罗斯眼睛闭上了,嘴唇一张一合,像在说梦话一般不清楚的吐字,“你别动,我休息一会儿。”
  这就睡着了?
  
  05
  嘉德罗斯毕竟嘉德罗斯。
  “吸瑞一分钟,续航无限久”的嘉德罗斯了解一下。
  格瑞还在不动声色的观察嘉德罗斯的睫毛的时候,嘉德罗斯就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又是没来由的一股尴尬。
  “咳,解释一下吧。”格瑞把脸转到背对嘉德罗斯的一侧。
  “呵,”嘉德罗斯冷哼一声,起身站在床下,“你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
  “你在说什么。”格瑞眼中带上了点疑惑。
  “那我还是直说吧,”嘉德罗斯抱臂站在床边,由着格瑞起身坐到床边,“你是谁。”
  格瑞愣了一下,然后道,“我是格瑞。”
  “是有什么附在格瑞的身体上了吧。”
  “……”格瑞通常情况下都面无表情的脸扯出一个微笑,“这么快就发现了,我白演了这么久的戏。”
  格瑞……笑起来居然这么好看。
  “你有什么目的?”嘉德罗斯冷眼盯着眼前的“格瑞”。
  “既然会被这样问,”格瑞摆出一副似乎是倔强的表情,“我只是观察一下你们而已,好不容易夺了身体的权限还立刻就被发现了。”
  嘉德罗斯在听到身体的权限一词时抬了抬眉,“原来的格瑞呢?”
  “我让他睡着了。”格瑞表现的满不在乎,“不会有事的。”
  “那么,”嘉德罗斯想尽快解决眼前的问题,“你是谁。”
  “我是格瑞……”
  话出口后被嘉德罗斯打断了,“不愿说实话吗?”
  “猜到你不会信了,”格瑞表示出遗憾的神情,“我确实是格瑞,前世的格瑞而已。”
  嘉德罗斯忽然觉得表情丰富的格瑞真好懂。
  “证据呢?”
  格瑞思考了一下,选择对这个问题不直接答复,“……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并且可以带你们出去,去城堡最高层找我吧。”
  随即格瑞仰面躺在了床上,嘉德罗斯看到有另一个身形虚幻的格瑞从原本的身体上分离了出来,“在这里你能看到灵魂,这样就能证明了吧。”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举止不正常。”嘉德罗斯答到。
  “唉,我不配拥有小金人了……”
  “……”嘉德罗斯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前世自带的小星星上。
  话毕一眨眼的功夫,前世就消失在了原地。
  嘉德罗斯这才看向睡着的格瑞,动作难得轻柔的让人身子侧过来,然后开始解刚才造孽打了死结的围巾。
  这个万恶的结还非得解开不可,特质的围巾想破坏一点都不容易。
  当嘉德罗斯沉迷于研究结的构造的时候,格瑞的手动了动。
  “格瑞?”嘉德罗斯试探。
  “这是哪儿?”格瑞想要活动胳膊时发现了异样,手上的淤青被围巾压着传来的痛感让他皱了皱眉。
  “走廊尽头的房间,很安全,”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活动胳膊无果才继续刚才的动作,“你再等一会儿。”
  “我怎么了?”格瑞不解嘉德罗斯的举动。
  “你被前世的你附身了,他已经走了。”嘉德罗斯顿了顿,接着道,“关于这个,你有什么要说的。”
  “在走廊的时候我突然失去了意识……”格瑞开始回想。
  “那我猜对了,你确实有类似瞬间失去意识的表现。”
  “……前世的我,我在刚接近你的那时候,他在你身后出现了一下,还以为是看错了。”格瑞的表情系统被关闭,又开始难以让人猜透他的心情。
  “并且在你拉着我开始跑的时候,我看到他,就在我眼前……类似的灵魂我只能看到他一个。”
  “那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嘉德罗斯语气严厉了起来。
  “那时候起的记忆就不太清楚了,我记得我想说但是被拦下来了。”格瑞解释到。
  “难怪前世你你说好不容易夺了身体的控制权。”嘉德罗斯感觉这一路上关于格瑞的疑问都解开了。
  围巾也终于被解开了,嘉德罗斯拿着围巾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它戴回脖子上。格瑞看着自己手上的淤青和手腕上的红痕,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
  “他说让我们去城堡顶找他。”嘉德罗斯转述了前世格瑞的话,然后向格瑞投去询问的目光。
  “我没问题,”格瑞完全可以解读嘉德罗斯的表情,“走吧。”
  
  06
  城堡里的灯在他们走出那个房间时就已经是开启的状态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一层里迷路。
  “这幅画我已经见过三遍了,格瑞你带路不行啊。”嘉德罗斯心里有气却无可奈何。
  “不是你在带路吗。”格瑞对嘉德罗斯突然的生气感到不解。
  “……”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牵着的手上却加大了力气。
  “前面刚才是不是没有那几套铠甲?”
  “……所以不是原来的路?”
  “他在向我们靠近。”格瑞出声提醒。
  “看到了,他有武器。”嘉德罗斯拉着格瑞停了下来。
  “没有元力我打不过他。”格瑞对现状非常了解。
  嘉德罗斯何时怕过这些东西,他根本不知道所谓逃跑,不,战略撤退是什么东西。
  “心里有点数,不要和他们硬碰。”格瑞决定出言劝阻一下嘉德罗斯。
  盔甲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拔出武器斩开了一面墙。
  “走吧。”是嘉德罗斯拉着格瑞朝反方向退去。
  
  “这楼梯可真隐蔽。”格瑞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自他们登上楼梯后,一直穷追不舍的盔甲就不见了踪影。
  难得能放松下来,手就不用再牵着了。格瑞自然的跟在嘉德罗斯后面,一路沉默中到了顶楼。
  灵魂状态的前世格瑞出现在了楼梯口,一开口就是吐槽,“亏你们两个人还能迷路,多亏我把你们赶到楼梯口。”
  “那些恶心的盔甲是你搞的鬼?”嘉德罗斯将气发泄到始作俑者身上。
  “你应该感谢一下我吧!”前世显然十分不满。
  “这个楼梯不需要你我也能找到。”
  “可以了,”格瑞有点接受不了和他一样脸的灵魂进行着与他性格如此不符的斗嘴,“你想说的是什么。”
  “好的,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
  
  07
  城堡的顶层并没有坐的地方,前世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反正他也不需要坐。
  嘉德罗斯大大咧咧的在靠近墙的位置盘腿坐下了,格瑞抱臂站着半靠在嘉德罗斯身侧的墙上。
  “故事我怎么讲述呢?”前世询问意见,“是以我的视角还是上帝视角?”
  “上帝视角吧。”两位听众意见一致。
  “为了防止误会,那就讲那场凹凸大赛里参赛者G和参赛者J的故事吧。”
  
  〔前面有很长但是都不用在意,只需要知道J的实力一直是大赛第一而G的实力也不逊色于他。
  J发现了凹凸大赛举办的真正意图并且仗着自己强大的实力想要粉碎这一切背后的阴谋。
  J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G,两个人本来打算一起进行这一项需要与神正面对抗的计划,但是J之前做的一切调查等等神都看在眼里。
  于是神出手了,用一场意外让J灰飞烟灭,连灵魂都变成了碎片。
  G得知后陷入了绝望,他知道自己对J有种特殊的感情,但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来。
  那时候已经到了大赛的末期,只有一个人能够存活然后获得最终的胜利实现一个愿望。
  G本以为自己也会在神的控制下不留痕迹的离开,但是没有,反而G在大赛里再无敌手,理所应当的获得的冠军。
  “恭喜你获得了冠军,G。”神这样说。
  “我的愿望,是让J回来。”G说到。
  “没问题,不过要让变成碎片的灵魂复原,你需要付出代价。”
  代价就是,G用自己的灵魂去修补J的灵魂。
  同时带来的,就是J和G下辈子一定会因为灵魂的共享而相连。〕
  
  “意思就是,我和嘉德罗斯的灵魂,都来源于你。”格瑞做出总结。
  “是不是来源于我都不是重点,应该在于你们注定相连,”前世做出沉思状,“换个简易的说法,就是你们一定要在一起。”
  “……”两人很整齐的把头转向了相反的方向。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已经转世了吗。”格瑞打破了僵局。
  “我这只是意识的投影而已,”前世道,“这里是没有时间流动的,而且这也是我参加的那场大赛的场地,又叫坟场。”
  “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是怎么回事。”嘉德罗斯终于发话。
  “全是巧合,不用在意。”前世随意答到。
  不在意的态度果然引起了嘉德罗斯的不满,两人又开始瞪眼。
  “我们怎么样相信你?”格瑞提出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嘉德罗斯,你看到未来了吧。”前世点名到了嘉德罗斯。
  “嗯,那果然是未来吗?”
  “那是不属于这个地方的灵魂进入后会产生的奇异现象,是在你当时的心境影响下自我推演出来的未来,不必当真。”
  “一口一个不用在意还有不必当真,我越来越不想相信你了。”
  “不不不,你们听我说,”前世的好脾气意外的像格瑞,“有很多直接的证据可以用的。”
  嘉德罗斯一脸“那你倒是说啊”的表情看着前世。
  “一般来说,就算是不属于这里的灵魂,也是可以看到并感受到这里的原住民,但是你们一个只能看到,一个只能感受到。”前世得意洋洋看向两人。
  “有点道理,继续。”嘉德罗斯用冷眼回复了前世。
  “同一个灵魂的话互相之间可以感应的,你们之前在大赛的时候……”前世看到格瑞的脸色有点变了,便打住了话题,“……咳都知道吧。”
  “嘉德罗斯总是可以找到我。”格瑞恍然大悟,纠缠他这么久的心结终于打开。
  嘉德罗斯也明白了什么,“难怪有时候我能感受到格瑞的位置。”
  “相信我了吧,”前世用手撩了一把头发,同时闪了闪小星星,“还有最明显的一点!”
  嘉德罗斯和格瑞不说话了,看着前世的表演。
  “性格互补是共享灵魂最直接的体现了,”前世看看两人接着道,“嘉德罗斯的话,狂妄自大,格瑞则是隐忍内敛,只有在一起才是完整的组成啊。”
  “不要说了。”嘉德罗斯阻止了前世的发言。
  虽然格瑞看不到嘉德罗斯的脸,嘉德罗斯也看不到格瑞的脸,但是前世看的一清二楚:
  两个人的脸都超级红!
  “我说完了。”前世风度翩翩的鞠躬,然后抬脸笑看着两人,“这就是所有要告诉你们的了,我任务完成了就不需要再存在了。”
  “不再存在了?”
  “没关系,我本就只剩了点意识而已,能量也用的差不多了,”前世指了指身旁的挂画,格瑞和嘉德罗斯这才注意到挂画上面画了一个悬浮的城堡,和他们所在的几乎一样,“想要离开的话就把这个挂画扯下来,我离开以后这个地方也差不多要消散了,到时候你们也会回到那一届的凹凸大赛里……”
  “……这里没有时间的流动回去后你们除了会多一些记忆之外其他没有任何影响,就像眨了下眼。”
  “最后让我帮你们一点小忙吧,”前世露出坏笑,“在心里迈出那一步之前都是分不开的哦,千万不要像我当年那样最后后悔啊。”
  嘉德罗斯和格瑞同时受到一股大力,推着他们不得不抱在了一起。
  “哈哈加油,我去找我的罗斯了。”前世逐渐变得透明,化作光点消失了。
  
  08
  “喂,迈出心里的那一步是哪一步啊。”嘉德罗斯想扑过去挽留那些光点,却什么也没抓到甚至带倒了格瑞。
  格瑞这次受到了地板和嘉德罗斯的双重伤害。
  “嘶,”格瑞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说到,“前世后悔的是没有将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
  “感情……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了。”嘉德罗斯忽然想通了他看见的未来里创世神对他没有说完的话,“格瑞,我对你的感情,应该名为爱……”
  “……不管是不是灵魂的原因,我都总是会注意到你,总找些拙劣的借口接近你,甚至,想占有你。”
  格瑞久久没有回答,由于嘉德罗斯的脸在格瑞耳侧,他们看不清对方的反应。
  但是格瑞心脏的剧烈跳动出卖了他。
  “……嗯。”这是格瑞的回复。
  得到回复的瞬间,嘉德罗斯感觉自己可以自由活动了,他起身对格瑞说,“我想再看一下未来。”
  嘉德罗斯对格瑞询问的眼神点头表示没问题,然后他向后撤了两步。
  熟悉的痛感再度涌了上来,他看到原先的画面破碎了,取而代之的无数个同时出现的画面。
  格瑞适时踏入了两臂距离的圈子,嘉德罗斯脑中的画面消失。
  “这次呢?”格瑞问到。
  “我看不到清晰的未来了,有很多种。”嘉德罗斯诚实答到。
  “也好。”
  
  09
  随着挂画被扯下,眼前的景物开始虚幻起来,短暂的黑暗后,格瑞又站在了凹凸大赛的赛场上。
  格瑞举起了烈斩,看向了什么都不存在的天边。
  此时,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格瑞,来打架啊。”
  
  END
  
  本来想写写惊悚,但这两个人的性格真的没法写惊悚,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还要秒天秒地秒空气的性格,怎么通过角色来刻画环境啊!
  再次求评论点评……

评论(4)
热度(28)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