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不可失(二)

-cp嘉瑞,abo
-嘉a瑞o,年下,养成,战争(伪),科学(伪)
-可能是中篇。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前文链接:(一)
  
  09
  失去了唯一食物来源的格瑞在收到嘉德罗斯苏醒的预告信之后就整日待在培养仓旁边,同时为了节省体力,格瑞开始了“能不动就不动”的日常。
  按理说它研究所地下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的话,里面各种环境一应俱全,应该有不少能用于食用的动植物,但是——
  
  格瑞从草地上跳了起来,瞬间召出烈斩握在手上,虽说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吃力,双脚在草坪上翻起了两道泥土后,挡住了迎面来的攻击。
  “不错嘛。”声音的来源是发出这道攻击的生物……除了嘉德罗斯还能有谁。
  攻击的光散去,嘉德罗斯举着大罗神通棍朝格瑞走了过来,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套和他的武器颜色很搭的衣服。
  “刚才这样的一击都能毫发无损的接住,你得到我的认可了。”嘉德罗斯用武器指着格瑞道,“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所以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为……”
  “我叫格瑞。”格瑞很想吐槽嘉德罗斯诡异的非人类的思路,但还是保命要紧。
  “那正好,”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让格瑞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对格瑞发出了邀请,“来打架吧,格瑞。”
  你们的神脑回路是不是有问题。
  “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格瑞使出缓兵之计,他要为自己一周没有食物来源考虑。
  嘉德罗斯的胃适时发出了不满的嚎叫,他本人表现出对这种现象的不解。
  “嘉德罗斯,神也是要吃东西的。”格瑞感激嘉德罗斯身体诚实的反应。
  大概是因为嘉德罗斯刚才认可了格瑞的实力,所以他打算听听格瑞的意见,“那就给我吃的东西吧。”
  “……”这是格瑞最不想面对的问题,没有之一,但他不得不像嘉德罗斯解释,“唯一的食物来源没有了,我也没办法。”
  “食物来源?”嘉德罗斯觉得格瑞的答复可笑,因为视线可及的地方就有鱼塘……“这周围不都是吗。”
  
  ——但是这个生态系统里面的一切看起来能够食用的动植物都经受过改良,使生态系统的平衡更易保持……简而言之就是那些东西都是摆设都不能吃。
  啊,科技的力量。
  
  “……”嘉德罗斯陷入了思考,他接下来的话表明了刚才进行的思考的途径,“我刚才看到了存储的关于这个装置的指南,也知道了你的情况……”
  “……但是我们不一样。”
  
  格瑞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谁知道他心里是不是惊涛骇浪。
  同样是闪着红光的通知,嘉德罗斯收到的就让人心头发热:
  尊敬的参与者嘉德罗斯,恭喜您领取了积分无限的新手礼包。
  
  “格瑞,用积分领到的食材,给你就可以了吧。”
  “你能不能关心一下别人的心情?”
  “有什么可关心的。”
  
  10
  从家里出来之后,格瑞还是第一次拿起菜刀。
  格瑞感觉自己菜刀用的前所未有的流畅,以至于手部快出了残影。
  ……其实是饿的眼花了吧。
  做菜果然能让人喜悦,但是不断应付这个家伙,实在让人喜悦不起来。
  空有智商却缺少情商可真是令人绝望。
  “格瑞,你可以吗?”嘉德罗斯确实表达了对格瑞的“关心”。
  “嘉德罗斯,你可以就自己动手。”
  “我可以,但是刚才的资料告诉我要和你待很久,我需要更认可你一点。我可以帮你搜资料,圣空星网络里的各种菜谱……”
  “请你把搜索的功能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
  
  11
  嘉德罗斯目前来讲比较简单的思维模式中,打架占据了大部分。
  在嘉德罗斯对格瑞做的饭菜发出“真香”的赞美后,提起武器就要打架,借口是要弥补刚才的遗憾。
  格瑞冥冥中感到有一丝不妙于是想劝阻嘉德罗斯把打架的时机和地点都换一换。
  然后嘉德罗斯就生气了,他手中武器一点,两人共同住处的一面墙就倒了下去,后面正好是格瑞的房间……
  ……瞬间格瑞也想掏武器出来跟他干了!
  可惜不行。
  要是格瑞也热血上头的话,这里就没有正常人了。最重要的是住处就这一个,并且不像训练场那样被损坏后说着这两人禁止进入其实是掩护研究所的人来修。
  于是格瑞道,“嘉德罗斯,请管好你的力量,尤其是不要用它来拆迁。”
  “那我的力量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你是圣空星的神,”格瑞纠结了一下选择不告诉嘉德罗斯他是个实验品的事实,“神的力量要为人们使用,保卫一方安定。”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嘉德罗斯表示对格瑞说的大道理无法理解。
  “在我这里你怎么样都无所谓,撒娇也好,胡闹也罢,出去后就必须要顾及到神的身份。”
  “那我就不用管那些渣渣,眼里只有你就行了。”
  “……”格瑞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烧,他没想到刚才说的话会有这样的答复,“这是你的事。”
  
  12
  训练场按时开启了。
  同时更新了一个诡异的必做的支线任务:
  双方拥抱感受对方的气息。
  这算什么?嘉德罗斯动作比疑惑快了一步,趁着格瑞发愣的时候,率先完成了指定的动作。
  格瑞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把头向一侧偏了一点,方便嘉德罗斯把下巴垫到自己肩上。
  “嘁,这个必做任务没什么意义吧。”嘉德罗斯发表完自己的观点后就松开了手,因为他只感受到格瑞身上清爽的气息,和往常一样。
  格瑞在嘉德罗斯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玫瑰味,这种味道或许很适合他,rose。
  不,有哪里不对。
  “嘉德罗斯,你身上的什么东西是玫瑰味的?”格瑞提出疑问。
  “玫瑰?我从未接触过真的玫瑰。”嘉德罗斯嘴角下撇,仿佛在鄙视格瑞对他的不了解,一瞬后又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是我的信息素。”
  “你已经知道了吗?”
  “你从来没闻到吗?”
  两人发问声音重叠后都陷入了沉默。
  “你早就分化了。”
  “你还没分化呢。”
  两人自答上述问题的声音再次重叠在一起。
  “分化应该快了吧,”嘉德罗斯道,“如果你确实是第一次闻到的话。”
  “不清楚,”格瑞摇头,“我倒是清楚自己是omega,时间问题而已。”
  〔你将与神相连……〕
  格瑞忽然想起了嘉德罗斯醒之前收到的信上的这句话。
  〔……与神共享荣光与苦难,共享生与死。〕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我可听说omega都会很弱的,渣渣可无法得到我的认可。”
  “你太目中无人了,嘉德罗斯。”格瑞咬牙。
  “这是强者的特权。”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
  “可……”嘉德罗斯顿了一下,才接到,“别拿凡人的尺度来衡量我,或许那一套对我们都不适用。”
  显然格瑞也被归类到了“非凡人”中。
  格瑞撇了撇嘴,似乎是要摆出什么表情但面部肌肉不听使唤,“感谢你的认可。”
  “打架的时候可不要敷衍。”
  “……”格瑞很想吐槽嘉德罗斯在意的重点,“对了,这个给你。”
  和信里那句话一起想起来的还有信里装的东西,那一堆星星贴纸被格瑞研究一番发现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便取了两张装在身上准备问问嘉德罗斯。
  虽然这事立刻就被忘了,现在才重新想起来。
  “这是干什么的?”格瑞问到。
  嘉德罗斯一脸意外的接过贴纸,在两手上一边抓了一个后,露出了属于九岁儿童的天真表情,“贴纸而已。”
  “喂,你自己贴就行了干嘛往我脸上……”格瑞抓住了嘉德罗斯的手腕同时向后撤步,企图让他手上的贴纸远离的自己的脸。
  玩闹的气氛在严肃的场合下很具有感染力,格瑞干脆由着性子参与到这一场贴纸战争中。
  嘉德罗斯最终把格瑞按在了地上,却抵不过格瑞的挣扎,手上的贴纸一个被夺走一个贴到了格瑞的手背上。
  被格瑞夺走的那个贴纸正乖巧的待在嘉德罗斯左眼下方。
  嘉德罗斯松开抓着格瑞的手摸了摸脸上的星星,然后翻身和格瑞并排躺下一起大喘着气。
  “这样贴应该很帅。”嘉德罗斯此时最多九岁。
  “嗯对。”格瑞不想理会嘉德罗斯,于是闭着眼睛表示赞同。
  “那我以后就一直这样贴了。”嘉德罗斯做出了重大的决定。
  “啊?”
  这是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格瑞。
  
  13
  “这次场地的温度很高。”正在进行双人任务的格瑞感觉自己在高温的影响下几乎站立不住。
  “是的,我的温控系统都报警了。”嘉德罗斯淡淡的回答。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旁边的格瑞,格瑞的脸因为高温而通红,脸侧滑过的汗珠清晰可见。
  “人类应该无法在这种高温下正常活动的。”嘉德罗斯转过头来看向了他们此次任务的目标。
  嘉德罗斯说的没错。
  格瑞感觉自己要脱力了,眼前的阵阵模糊带来的晕眩正在带走他的神智。即使格瑞咬着牙想挺过种种不适,但身子还是免不了摇晃。
  “啧,人类真是麻烦。”嘉德罗斯的视线又转向了格瑞。
  在格瑞保持理智的最后一瞬,他看到的是迎面过来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单手搂住格瑞,一手拿着武器想尽快结束战斗离开这里。
  温控系统的强大就在于无论什么条件都能保持正常体温让零件正常运行。
  “好凉……”有点神志不清的格瑞以为自己抱住了一块冰,便施力想让自己更贴近它一点。
  嘉德罗斯从未见过格瑞这种脆弱的状态,他只觉得格瑞现在一定很需要他帮助而已。
  这样算不算关心人?算。
  因为格瑞醒来之后对此事发表了意见。
  “真高兴你能关心我,也很感谢。”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嘉德罗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害怕没人和我打架了而已。”
  
  14
  格瑞今天依旧没有恢复过来,嘉德罗斯就以没人陪他打架的借口不去进行训练场的任务。
  嘉德罗斯难得睡了午觉,结果一觉睡醒发现室外光线已经黯了。
  应该到了平时格瑞准备晚饭的时间了,格瑞虽然没法跟他打架但是做饭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房间里安安静静,没有一点有人在活动的样子。
  嘉德罗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皱了皱眉。
  空气中满是格瑞平时身上的味道,并且比平时还要重的多,这也使嘉德罗斯对这个味道的描述不再是笼统的清爽,而是可以确定的青竹味。
  格瑞刚才来过我的房间吗?
  嘉德罗斯疑惑中打开了门,开门后青竹的味道更浓郁了。这个味道不仅冲击着嘉德罗斯的味觉器官,似乎直接在撩拨着嘉德罗斯的理智。
  “应该是吧。”嘉德罗斯默念着快步走过了格瑞的上一个房间,如今它只剩下三面墙。
  过去后嘉德罗斯又折了回来,在原本的房间里找到了钥匙,这才靠近了那个紧闭着门的房间。
  “别进来,我没事。”
  嘉德罗斯在尝试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听到了格瑞的声音。
  门虽然锁着,但是门缝里透出的味道无疑在宣告着房间里的情况并不是像格瑞说的那样没事。
 嘉德罗斯没有被格瑞的话阻拦半分,他一点都不熟练的捣鼓格瑞的门锁。要放别人的门上早就上脚踹了,玩个什么劲的门锁。
  “你不要进来。”格瑞的声音再次传出。
  然而这话结束的同时,嘉德罗斯就推门走了进去。
  
  未完待续
  
  期末考完等成绩的时候码的。
  码到这正好成绩就出来了。
  看到成绩瞬间一点想码字的心情都没有了。
  学习去了(摔)。

评论
热度(41)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