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烈斩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cp斩瑞
-本来是突发奇想让元力拟人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设定出来的斩瑞好好吃……
-以下是代入斩瑞进行的剧情发展的合理性推测
-是小段子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01:你渴望力量吗
  “我需要力量,去知道一切背后的真相。”
  “格瑞,你有得到我力量的资格。我让我的力量为你所用,那么你想用什么来进行这场 等价交换 呢?”
  “……我一无所有。”
  “哎呀这可怎么办呀……那就用你自己来换吧。”
  
  02:胡来的烈斩
  烈斩作为元力武器界的老前辈当然资历不浅,尤其是在调教新搭档方面。
  元力武器的性别,其实是没有的,想化形成什么样都随高兴的来。
  为了易于与格瑞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烈斩在变着性别调戏了格瑞一天后,选择以男性的身份出现。
  至于原因就不要再问了,能懂的吧。
  烈斩变成什么样都没有人管他,只有和格瑞单独相处时烈斩才会用人形出现。再能看到武器的化形的,就只剩下武器之间用终极形态碰撞时的双方了。
  
  03:发胶商心里美滋滋
  其实格瑞刚来大赛时并没有自带芦荟,只是任由他不长不短的白发披在脑后,有时候会拿小皮筋扎一下,虽然他扎头发的技术实在不高。
  而烈斩对摸格瑞的头这一动作有着近乎疯狂的喜爱。
  格瑞对此有一种无力感,因为论实力格瑞无论如何都奈何不了烈斩。
  ……格瑞一度产生过自己要被摸秃顶这种诡异却又并不毫无来由的想法。
  直到那一天格瑞知道了发胶的神奇功效,同时没有人知道那一天格瑞的名字为何会掉出排行榜前列。
  不过烈斩对此清楚的很,因为这是他绝望的开端:格瑞用积分换购了大量的发胶。
  啊,芦荟,扎手。
  我讨厌芦荟,烈斩趁格瑞洗完头之后把人摁到床上拼命摸头企图获得心理的安慰时如是想到。
  
  04:我是为了你好
  “隔壁大罗怎么回事啊,在那个叫嘉德罗斯的小子手里就变得那么乖巧了。”烈斩躺在寒冰湖底部的软泥上,让自己和大罗神通棍用终极形态较量过一番而劳累的身体得到休息。
  “你和嘉德罗斯拿的武器相比实力怎样?”格瑞应烈斩的要求把他带到了寒冰湖,此时坐在一边听烈斩的嘟囔从脑中传来。
  “嘛,不相上下吧。”烈斩的语气中充满得意,“不过大罗的使用者身体素质比你强的多,毕竟嘉德罗斯不是普通人类啊。”
  烈斩接着道,“……我见到了大罗,和他谈了一下,那家伙虽然现在性格大变但是脑子没掉,结果就是我们各退一步自毁武器形态让你们平手。”
  “对你们不会有什么影响吗?”格瑞问到。
  “当然有的,要不然我在这躺着干嘛,要不你来给我揉揉肩捶捶腿……”
  “不要。”格瑞果断拒绝。
  “我们做出那样的决定是为了你们考虑的,非要拼出个胜负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作战我就会给予你最好的支持……”
  “……但以终极形态对战风险太大了,且不说我可能会受到的伤害,对你的身体也会有不小的影响,”烈斩顿了顿,接着道,“这可是凹凸大赛,不知道有多少竞争者等着你虚弱的时候呢。”
  
  05:我不要面子的吗
  鉴于烈斩诸多没有下限的行为,格瑞觉得这个家伙就是不要脸。
  所以在竞速赛上格瑞看到发条坏掉的时候……
  “喂格瑞你要干嘛!”在与格瑞共享的视线里,烈斩发现格瑞一直盯着前挡风玻璃上反射的后面发条的影像。
  “给这个小队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格瑞回答的从容且淡定。
  “啊啊啊格瑞,格瑞大人,格瑞主人你饶了我吧,我真的要面子的啊。”在格瑞提起烈斩的同时,他已经开始鬼哭狼嚎了。
  “没关系,烈斩不需要面子。”
  在旋转中,烈斩感受到了刀生的凄凉与沧桑。
  同队的星月和矢量用组合技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嘲笑。
  
  06:我有点那啥的需求
  “格瑞,我觉得你对我们等价交换成立的条件有点误会,”烈斩一只手滑过格瑞的嘴唇,“你该不会以为仅仅是摸头调戏一下就结束了吧。”
  格瑞侧身闪过烈斩的手,却被抓住了两条胳膊。
  烈斩顺势拉着格瑞的手腕把人拽了过来,“是不是该满足一下我?”
  (然后格瑞开始了他的抱枕生涯……)
  
  07:正儿八经的未来规划
  “你是我接触过的人类中,唯一一个让我舍不得离开的。”
  “说人……说我能听懂的话。”
  “烈斩大爷我就赖在你这了!”
  
  没有开始亦没有END

评论(5)
热度(81)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