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救赎法则

-cp嘉瑞,年上,养成
-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比较意识流的设定
-ooc注意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00
  他们这些孩子,被作为战争的机器培养。
  没有自主思考的能力,只能听从命令,然后执行。
  他们一旦丧失了战斗的能力,便会被淘汰……
  
  01
  嘉德罗斯被邀请来给军队设计新的辅助武器的时候,看到了那一群被淘汰了的孩子。
  辅助武器,简单说就是同时起到防御和攻击作用的铠甲。
  其实孩子只是笼统的概括,有些他们看起来有十七八岁了。相对于嘉德罗斯的年龄而言……不,由着嘉德罗斯的性子,他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不愧是年纪最轻却资历最深的辅助武器设计师,嘉德罗斯,能得到您的支持是我们至高的荣幸。”
  “那我有一个要求。”嘉德罗斯的视线停留在那群孩子所在的房间。
  “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了。”
  “我要那些孩子中的一个。”嘉德罗斯道。
  对面那人愣了一下,然后道,“那些只是淘汰品而已啊……按照您的意愿来吧。”
  
  02
  在嘉德罗斯的指令下,一个孩子被牵了出来。
  “你与他们不同,起码你的眼神没有黯淡无光。”嘉德罗斯解释了原因,“你有资格被救赎。”
  那个孩子,准确来说是少年,眼神中带着点困惑。他确实像在思考,但从小到大有限的思考让他的疑惑得不到解答。
  “有他的资料吗?”嘉德罗斯问到。
  “格瑞,参军十七年,因毒素感染右臂神经……”
  然后他的话被嘉德罗斯打断了,“这些就足够了。”
  “格瑞,你可以叫我嘉德罗斯,我不想知道你的过去,今天就是你的十七岁生日,你应该庆幸自己获得了新生。”
  “……”格瑞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大概是不会用表情来反应自己的心情。
  “跟我走吧。”嘉德罗斯拉起了格瑞的左手。
  
  03
  格瑞的右臂刚接受检查,为了防止被伤着,被简单的包扎挂在身前。因为右侧没有支持,格瑞便半靠在车门上。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嘉德罗斯通过车上的倒车镜看着坐在后座的格瑞。
  车外不知道有什么风景这么吸引格瑞,他的视线一直到嘉德罗斯发话才从车窗外移开。
  “不要总是看着我,你会不会说话。”虽然嘉德罗斯知道这样说会有点冲,但是他只会这样说。
  格瑞张了张口,像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答到,“会。”
  “……”嘉德罗斯这才意识到想要和这样一个把战斗做本能的人沟通是多么困难,然后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不知道。”格瑞的回答倒是很诚实。
  这也是嘉德罗斯意料中的答案,“那就先回家吧,换个衣服再出来。”
  “……”格瑞的眼中又出现了困惑,但嘉德罗斯不想去推测他究竟在困惑什么了,嘉德罗斯觉得去揣摩一个人的心思比设计一件辅助武器还难。
  
  04
  收拾利索的格瑞总算有了点神采,一个面瘫的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嘉德罗斯翻箱倒柜找出了以前设计的用在手臂上的辅助武器给格瑞装上,大小功能都不合适,不过只是给嘉德罗斯提供一点设计思路而已。
  “你只有右臂的神经损坏,右手是好的。损坏的神经无法修复,所以我想借助装备代替神经让你能活动……”
  “……虽然再也无法拿起武器了。”
  嘉德罗斯想了想接着道,“这无所谓,你本来也不用再拿起武器了。”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在一旁摆弄,眼里多了点不一样的情绪。
  “试试能不能抬胳膊。”嘉德罗斯下达命令。
  格瑞闻言做出动作,许久未自主活动的右臂在身旁抖了抖又无力的垂了下来。
  “看来可以。”嘉德罗斯对自己设计思路一步入正轨感到激动,“那就先放下吧,我们先出去,我在路上也会想想该怎么设计,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给我说。”
  “……嗯。”格瑞一番挣扎后下定决心回复了嘉德罗斯。
  
  05
  虽说嘉德罗斯出来是为了给格瑞买点东西,但格瑞全程跟着嘉德罗斯哪儿也不看。
  嘉德罗斯意识到自己要想的问题多了一个:
  如何让格瑞拥有自己的人格?
  格瑞的衣服嘉德罗斯不敢给他挑,因为自己曾经被吐槽直男审美——虽然嘉德罗斯不太懂这个词究竟有什么深度的含义,总之他自己的衣服都是手下给他挑的。
  于是嘉德罗斯听了一波热情的导购的胡乱分析,给格瑞先买了两套衣服备着。
  没关系,这种事情以后就等手下来解决就好了。
  在超市里嘉德罗斯直奔了肥宅快乐水区,在购物框里装了不少之后才恍然意识到应该拉着格瑞转转。
  格瑞肯定不会走丢,因为他一直跟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转头去看格瑞,发现格瑞的视线居然没有在他身上,而是对着旁边货架的牛奶。
  “那是牛奶,想要吗?”
  嘉德罗斯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格瑞有点慌张的把视线转过去,然后低下了头。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最近把话重复的太多了,“想要吗?那个牛奶。”
  格瑞抬眼看了一眼嘉德罗斯,然后点了点头。
  嘉德罗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很好,“想要的话就说话,点头是没用的。”
  格瑞本来自然放在身侧的左手握成了拳,他低着头用很轻的声音说,“……想要。”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获得了难以用语言表述的喜悦,然后他道,“大点声说,你想要什么?”
  格瑞把头垂的更低,声音比刚才大了不少,“想要牛奶。”
  “以后想要什么就这样说就可以了。”嘉德罗斯一手托住格瑞的下巴让他把头抬起来,同时寻么着该买那种牛奶好,他可没自己选过这玩意儿。
  最终嘉德罗斯忍痛割爱把自己可乐的一半换成了牛奶,这是为自己能不能提动考虑的……
  
  06
  回来后嘉德罗斯一头扎进了工作室,进去之前没忘给格瑞开好了电视。
  电视里播着青春偶像恋爱校园狗血剧:
  “你说你要爱我一辈子,现在却狠心抛下我?”
  “不!你听我解释!”
  嘉德罗斯想都没想就把电视换到了新闻台:
  “下面播送一则新闻,又有战争淘汰的孩子惨死街头,这究竟是人性的扭……”
  嘉德罗斯黑着脸把电视调到了少儿频道,“你先看一会儿吧,在我出来之前不要打扰我。”
  对于这个年龄至少十七岁心智却因为环境影响明显偏低的人来说,子供向大概更合适一点。
  格瑞表现出对电视的好奇之后便开始心不在焉,他端端正正的坐在电视正对的沙发上,脸虽然朝向电视但眼神明显没有聚焦在屏幕处。
  “嘉德罗斯。”格瑞轻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这是他第一次叫出嘉德罗斯的名字,然后重复了一遍,“嘉德罗斯……”
  “……感谢。”
  
  07
  分针转过了几圈,嘉德罗斯仍在工作室里。格瑞的注意力已经由分散着集中到了电视节目上又专心听着嘉德罗斯工作室里的动静,期间他的视线不止一次扫过被嘉德罗斯提回来后就和若干肥宅快乐水堆在一起的牛奶。
  他听到嘉德罗斯在房间里说话,每个句子没有前因也没有后文,应该是在通电话。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同时嘉德罗斯的声音从工作室里传了出来,“格瑞,去开一下门,我马上过去。”
  格瑞转过头去确认了一下这话是嘉德罗斯对他说的,这才起身走向了玄关处。
  门被打开的同时,嘉德罗斯推开工作室的门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刚取下来的手套。
  “嘉德罗斯大人,我们来给你送饭了!”从话里可以听出这两位是嘉德罗斯的手下。
  格瑞和这两人是初次见面,但这两人没有表示出过多的惊讶,而是一种疑问中的惊喜。
  “咦老大这就是你带回来的孩子?”那个红发打量了一下格瑞然后有点没礼貌的开口。
  “是,他叫格瑞。”嘉德罗斯边活动着胳膊边走近。
  然后那个红发把头转过去面对他身后那个绿发女性,“唉你看这个孩子像不像它……”
  “你们在说什么呢?”嘉德罗斯看不下去两人窃窃私语,于是没好气的道。
  “是这样的!”红发有点慌张的回头,指着脚边的箱子,“我们要去出差,希望嘉德罗斯大人能帮我们养几天小灰……”
  “可以放那儿吧我忙着呢。”
  刚才一直在门外的两人把东西送了进来,然后嘱托了一遍就离开了。
  嘉德罗斯前去打开了装着小灰的箱子。
  小灰是只猫,白毛紫瞳,叫小灰是因为捡回来的时候灰不拉几的……
  等等这个设定怎么有点眼熟。
  嘉德罗斯看向了因为好奇而站的不远的格瑞——白发紫瞳,小灰,Grey,说来小灰的英文名也叫格瑞。
  然后嘉德罗斯看着一脸疑惑的格瑞笑出了声。
  他把箱子里的小灰抱了出来,想给格瑞介绍一下他的同类,却发现格瑞在看到小灰的时候退了半步。
  但这不影响嘉德罗斯给格瑞介绍小灰,介绍的同时嘉德罗斯想起格瑞应该从来没有见过猫才对。
  “没关系,小灰很乖……”嘉德罗斯想说服格瑞的话只讲了一半,“喂渣渣!说你乖你就挠我!”
  小灰对格瑞的兴趣明显高于对嘉德罗斯的,它趁机从嘉德罗斯手里跳了出来,迈着猫独有的高贵步态走向格瑞。
  格瑞表现出了与高贵完全相反的窘迫,他把左臂挡在身前,伴着小灰向前的动作一步步向后退。
  没几步之后,格瑞感觉自己身后顶上了沙发,于是他向嘉德罗斯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却发现嘉德罗斯在收拾刚才送来的饭菜根本没有往这边看,只得又把目光转了回来。
  小灰不会理解格瑞的心情,见格瑞没有动作,便贴到格瑞脚边蹭了蹭。
  “吃饭。”嘉德罗斯发布指令。
  小灰看到自己的饭盆后就失去了对格瑞的兴趣,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格瑞发出了长长的喘息。
  “你可以把以前的习惯都忘掉,”嘉德罗斯见格瑞看着自己迟迟没有反应,于是催促道,“坐过来吃饭。”
  格瑞拿起嘉德罗斯放在左侧的叉子,低头看着面前的餐盘,抿了抿嘴,说出了刚才独自演练过一遍的句子,“嘉德罗斯,谢谢你。”
  嘉德罗斯眉毛抖了抖,带着点不置信的神色去看格瑞,“你刚说什么?”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嘉德罗斯,谢谢你。”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嘉德罗斯伸手去抬起格瑞的下巴让他对着自己,“感激别人的时候一定要看着对方。”
  “再说一遍。”嘉德罗斯表现出他对格瑞教育的严格。
  格瑞看了眼一脸严肃的嘉德罗斯,想把脸转回去,下巴上的力却让他动弹不得,只得与嘉德罗斯对视,然后道,“谢谢你。”
  “是我选择要救赎你。”嘉德罗斯松开了手,“等你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的时候,再感谢我吧。”
  
  08
  嘉德罗斯的新创作在次日凌晨完成了,赶忙叫格瑞时发现格瑞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小灰自觉的趴在格瑞身边,因为沙发上夜里很冷,格瑞没有拒绝小灰这一热源。
  没清醒的格瑞任由嘉德罗斯在自己右臂边捣鼓,然后右臂上传来的痛感让格瑞瞬间清醒了过来。
  痛感……他右臂的神经被破坏后就再也没有体会过了。
  “抬一下胳膊……可以了。”
  “手指动一下……也可以。”
  “有没有什么感觉?”
  格瑞内心被震惊占满,他没心思去思考,只得机械的接受嘉德罗斯的指令,导致嘉德罗斯问出问题后空气陷入的诡异的安静。
  格瑞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嘉德罗斯刚才对自己问了问题,“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听。”
  “算了,”嘉德罗斯觉得自己能理解到格瑞此时的心情,“你的右臂,有没有什么感觉?”
  “嗯……”格瑞拼命思考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自己的感受,但脑中词汇的储量实在不足,尤其是感受方面,他们战争的机器是不需要这个的。
  “有点重,很累。”格瑞找到了能用来将就一下的词汇。
  “机械铠本身有一定重量,这个没办法,我已经非常简化它的功能了……”
  “……累可能是因为你太久没有活动手臂,所以在这几天适应期里,你要一直戴着它,有什么不适就给我说,之后就可以不用一直戴着了。”
  格瑞撇了撇嘴,像是要笑,却极不自然。
  “我会让你和正常人一样的。”嘉德罗斯把手伸进了格瑞的发丝,大力的摸头让格瑞的脑袋不得不跟着晃动。
  
  09
  于是过了几天。
  格瑞对生活这个词汇应该有一定的理解了,并且快忘记了以前不能被称为生活的日子。
  比如他现在,躺在沙发上感受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的温度,伸手可及的茶几上放着喝了一半的牛奶,脚边趴着的小灰还时不时往格瑞怀里钻。
  “格瑞,你也太悠闲了吧。”
  头顶突然响起的嘉德罗斯的声音让格瑞一个激灵跳到了地上。
  “我今天所有的任务都做完了,所以就……”格瑞试图解释自己躺着的理由,并且想从嘉德罗斯的表情中推测出他的心理。
  “没事,挺好,”虽然嘉德罗斯敷衍的态度让格瑞不觉得他没事,嘉德罗斯看了眼表,接着道,“去换衣服现在出门,我带你去参加会议。”
  
  “我认为辅助武器是觉得不可能平民化的,即使把功能变得单一化也不可能。”
  “在平民身上可拿不到像军队那么高的报酬,根本不会有人去做吧。”
  “……”
  会议厅里有军方,开发方,还有其他几位类似嘉德罗斯的辅助武器设计师代表。
  不像别人都带了保镖过来站在座位旁边,一个个凶神恶煞企图用凶恶的表情击败对方,嘉德罗斯旁边站着的是格瑞。
  格瑞听出来这些人讨论的事情好像和他有关,也听出来这些人的语气都不怀好意,原本放松在身体两边的手便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嘉德罗斯察觉到格瑞的紧张,便伸手去抓住了格瑞的手。
  格瑞的手颤了一下,然后和嘉德罗斯的手握在了一起。
  忽然嘉德罗斯被点名问了意见,嘉德罗斯抬眼看了眼格瑞,然后道,“无论如何,这个孩子身上现在就有我私自给他制作的作品来充当义肢。平民化不能通过的话,这件作品就会被认定为不合法,那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权利给自己的作品开合格证了。”
  场上的目光大半在瞬间集中到了格瑞身上,嘉德罗斯感觉到格瑞握着自己手的力量大了一度。
  “哦,那就是你收留的淘汰品武器?”此话一出,会议上居然传来了低笑的声音。
  “其实我想建议军方直接把淘汰下来的那些人处理掉,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把他们放在大街上还脏人眼睛。”
  “够了,”嘉德罗斯有点恼火,“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起码与你们无关……”
  “……我的愿望是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且,任何人都没有否定他人存在意义的资格。”
  “我救赎他,何尝不是他救赎我。”
  “无论会议的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到我,你们也奈何不了我。”
  “那么我参加这个会议本身就没有意义。”嘉德罗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10
  “任性。”坐到车上后格瑞迫不及待的对嘉德罗斯的行为发表了自己的简介。
  “恭喜你学会使用这个词了。”嘉德罗斯笑看着格瑞,“准备回去吧,我帮你把安全带系上。”
  “等一下。”格瑞用手挡住了嘉德罗斯的动作。
  “怎么了?”嘉德罗斯不解。
  “你……把眼睛闭上。”格瑞的脸有点红,支支吾吾反而加重了嘉德罗斯的好奇。
  但嘉德罗斯依言闭上了眼,保持着身子探向格瑞的姿势没有动。
  然后嘉德罗斯感觉一双手勾到自己脖子上,有点冰凉的唇瓣印到了他脸上。
  嘉德罗斯睁开眼后,发现格瑞已经端坐回车座上,撇过头去不去看嘉德罗斯。
  “我是……从电视上学到的,他们说通过亲吻可以表达对一个人的感谢。”
  “那你从电视上学了不少好东西啊。”嘉德罗斯把手放到格瑞的脑后,让他转过来对着自己,“不过如果是感谢我的话,这还不够啊。”
  “应该怎么做。”
  “我只好,给你演示一下了。”
  两人唇瓣相抵,嘉德罗斯忽然感觉脑子里有根筋晃的疼。
  *!身份证件上的格瑞还没成年。
  仅仅是唇瓣的接触后,嘉德罗斯就松开了手,没了下文……
  “这是恋人才该有的举动啊。”即使如此,格瑞的脸还是红到了新的境界。
  “是啊,”嘉德罗斯面不改色心不跳……就怪了,但是刚才想起的重点对他打击有点大。
  “我爱你,格瑞。”
  
  END
  
  我也不知道这么正经的一个设定最后就变成欢脱向的是怎么回事……
  咋肥四!?

评论(3)
热度(50)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