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不可失(一)

-cp嘉瑞,abo
-嘉a瑞o,年下,养成,战争(伪),科学(伪)
-可能是中篇。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评论区在线征集嘉嘉和瑞瑞信息素的味道!急!
  想破头了都想不到合适的……
  可能不会一一回复,采用的就下篇见了。
  
  00
  你是唯一能与那位神产生羁绊的人类。
  
  01
  飞艇里有不少人,都穿着同样的雇佣兵制服。在周围一干人粗俗的打趣中,格瑞独自坐在一旁,目光指着他们接下的押运物发愣。
  训练成为正式的雇佣兵后,格瑞还是第一次出任务。任务也很简单,就是把这个装着武器的箱子送到目的地。
  但令格瑞不解的是,平时只需要两三个人就能进行的押运任务,委托方为什么要要求他们全员出动。
  可惜,从箱子的缝隙中时不时透出的荧荧绿光不会告诉他答案。
  
  02
  格瑞所在的佰路汇星在不久前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大概是那场灾难中唯一从星球本星逃离的。
  种种巧合的堆砌造成了如今的结局:巧的是格瑞家刚入手了可以远程操控的新款飞艇,巧的是格瑞当时正好在飞艇上整理物品。
  本来飞艇默认的目的地是登戈鲁星,可飞艇在星球爆炸的余波中变成了废铁。
  在宇宙中飘游了一阵子后,他被出来执行任务的雇佣兵发现带回了圣空星,为了表示感激格瑞加入了这个雇佣兵组织。
  虽说雇佣兵的要求是alpha或beta,但格瑞年龄尚小距离性别分化还有一段时间,又在雇佣兵的训练中表现突出,便被破格留了下来。
  
  03
  “警报警报,东边出现高能反应;警报警报……”冰冷的电子音伴随着闪动的红色灯光一起出现。
  “怎么回事?”
  “这是遇上抢劫的了?”
  “三艘战舰,我们这个破运输艇怎么可能应付的了。”
  “这个任务酬金特别高,一定要拿到手!”
  “……”
  “打开窗口,我们来准备远程,那个谁……格瑞,你去把箱子放到防爆室里。里面东西特别重你检查一下密封然后把轮子放出来。”
  格瑞得到指令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因为他不像其他人一样人人都有一把专属的武器。武器中能量石的能量可以通过武器的能量回路引发出来,是人唯一可以用于与机械抗衡的力量。
  格瑞试着推了一下箱子的盖子,盖子晃动了一下后自己弹开了,露出了里面安静躺着的武器。
  没盖严,难怪刚才从他的角度总有绿光透出来。
  格瑞不自觉的用指尖点上了刚才起一直在他面前猛刷存在感的武器,那绿光瞬间变强烈了,格瑞下意识想闪躲,却一下没蹲稳手按到了那把武器上。
  接下来的动作就不是格瑞自己控制的了,他的手握住了那把绿色的柴刀形状的武器,然后他站了起来,轻松的提起了那把武器,因为不属于格瑞自己的意识支配他现在就去做点什么。
  “格瑞,你……”本想催促格瑞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转向这边的人,无一不瞪大了眼。
  “麻烦让一下。”格瑞道。
  原本做好远程攻击准备的雇佣兵成员沉默着听从了格瑞的指挥,眼神复杂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少年。
  格瑞将武器在手中随意挥动两下,无师自通摆好了架势,闭眼调整呼吸。然后迈步,转身,挥臂,武器发出的攻击直指地方战舰。下一秒,远处的一艘战舰在空中炸响。
  其余的两艘几乎在同时被摧毁了,但这不是格瑞的功劳了,是圣空星的军队从后方攻击了敌人。
  格瑞放出了那一下攻击后,便呆呆的站在了原地,直到爆炸引起的气流打到脸上,他才晃了一下身子。
  武器脱手而出了,却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变成绿色的光点钻到了格瑞的胳膊里。
  “这是,我干的?”格瑞向后退了半步以保持身体的平衡,他发现自己小臂内侧多了一个和那把武器一样形状的纹身。
  没有人出声解答格瑞的疑惑,只有运输艇的通讯设施发出电流滋滋啦啦的响声回应格瑞——这是有外界联系强行接入的表示。
  “运输艇的其余人,把那个发出攻击的白发男治住。”运输艇被他们原以为是援军的圣空星的战舰包围了,通讯大概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能看到这里?”运输艇里有人窃窃私语。
  “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注视之中,”通讯中失帧的声音回答了运输艇中人的疑惑,“把白发男交出来,或是你们永远留在那里。”
  雇佣军本就是靠利益维系起来的不稳定的团体,为了群体的利益,就要有人牺牲。
  “我自己去吧。”格瑞咬咬牙,跃上了运输艇外部的平台。
  “我还有必须完成的事情。”
  
  (背景终于糊完了故事主干终于开始了)
  04
  格瑞感觉自己悬浮在什么液体中,在液体中睁眼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格瑞仍尝试着把眼睛睁开。
  格瑞正一丝不挂的在一个圆柱形的玻璃培养仓内,里面充满了淡黄色的液体。藏在格瑞小臂中的武器出来了,因为密度的原因,正静静的躺在仓底。
  他可以看到外面有不少穿着统一白色制服的,衣服上写着科研所三个大字的人。
  培养仓的双层玻璃之间被抽成了真空,格瑞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
  外界的人看到格瑞睁眼后纷纷离开了,只剩下了一名长发的女性。虽然他们留下一名女性独自面对全身赤裸的男性这个选择很迷。
  那名女性打开了沟通培养仓内外的通讯器,“我是凯莉,可以听到吗?听到就答应一下。”
  脸上戴的氧气罩供给呼吸,说话好像也没问题。
  “嗯。”格瑞道。
  “给你三个问问题的机会,有什么想知道的吗?”凯莉和格瑞隔着空气与双层玻璃罩与神秘黄色液体对视。
  “关于这把武器。”格瑞率先移开了目光,将视线转到了脚下。
  “哦,它叫烈斩,是‘神之武器’的一把。这个待会儿会给你解释,所以还可以有三个问题。”凯莉悄悄对着吐了下舌头。
  “我为什么在这里。”格瑞现在问的才是时下最应该关心的问题。
  “这要算一个问题喽,”凯莉从手中的一大叠文件中抽出了一张开始读了起来,“格瑞,omega,来自被摧毁的白芦荟星,后来加入圣空星小有名气的佣兵团。在押运任务时拿起了烈斩并放出攻击一举摧毁敌方一架战舰,于是被我们立为一项大计划的实施者……”
  “……关于武器和计划待会儿一起给你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直接帮你解答了哟,还省你一个问题。”
  格瑞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女性从口袋里掏出了棒棒糖叼在嘴里。
  虽然吃着棒棒糖,但凯莉的声音没有含混不清,“你还没有分化,但基因破译知道了你是omega……”
  “……基因破译真的很好用哦,几乎看到你不受环境强烈影响的未来,所以我们对你进行了小部分的基因改造,然后就在这个仓里养着了。”
  格瑞闭上眼睛消化了一下新接受的巨大的信息量,然后道,“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了。”
  “好,那就下一步。”凯莉的目光在培养仓外地面的杂物堆上扫过,“等我一下哦。”
  凯莉小跑去一旁的立柜里拿了一条研究员的长款制服,又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副长手套。
  拿完东西回来后,凯莉手指在培养仓前的板面上轻点了几下,淡黄色的液体降了下去,格瑞的腿终于发挥了支撑的作用。在脚无意中碰到烈斩的同时,烈斩又化作光点回到格瑞右臂去了。
  格瑞有点恐惧烈斩,因为他清晰的记得他的佣兵生活就是因为烈斩影响了他的情绪而结束的。
  培养仓在液体放完后,外面的玻璃罩便升了起来,沟通了内外界的空气。格瑞脸上的氧气罩也跟着一块儿升了上去。
  玻璃罩升上去一个小缝后,凯莉立刻把刚才拿到的外衣和手套塞了进来。
  说来也神奇,明明是液体,却没有一滴残留下来的。
  “赶快把衣服穿上,手套你先装着,胳膊上的标记绝对不可以被其他人看到,”说着凯莉露出了难为的神情,“我可不想再看你个大男人遛鸟了。”
  “……”,格瑞不想反驳。
  
  05
  “我知道你有活下来的信念,”空洞的甬道里回荡着凯莉的声音,“因为在你昏迷的时候,你的脑电波告诉我们有什么一直在支撑着你,这也是我们把你留下来的原因之一。”
  “或许有吧。”格瑞不知道要去哪里,他不是没想过用烈斩的力量逃走,但对这力量不太熟悉,他只能跟着凯莉走。
  “上帝把一朵玫瑰留在人间,来试探人内心的善恶……”
  凯莉带着格瑞上了电梯,选中了最下排的一个数字,看着电梯显示的数字到达了预选地,才缓缓开口,“所以他叫Godrose,嘉德罗斯,是人造神计划的试验品。”
  话音落下的同时,电梯的门开启,门后的世界展示了出来。
  入眼是一个培养仓,和格瑞待过的那个差不多,里面悬浮一个金发的少年,右臂上差不多的位置有一个黄黑相间棍状武器的缩小版纹身。
  “你接下来要做的事和他有关,”凯莉脸上带着难得的郑重,“作为交换,你的愿望,我们帮你实现。”
  “我知道我的愿望以一己之力是完成不了的。”格瑞有点激动,声音不自觉的发颤,便刻意放慢了呼吸的节奏来平稳心态。
  “我猜可能是复仇……不好意思,愿闻其详。”
  “没错,我要找到毁灭佰路汇星的凶手,然后亲手,送他们走上同样的结局。”格瑞闭上了眼,脸上闪过一瞬痛苦的神色,“如果你们能做到,我就答应你们的要求。”
  “没问题,圣空星整个星球的人都会帮助你的,因为你的任务是……”凯莉刻意放慢了语速。
  “……培养神。”
  
  06
  “剩下就是关于武器了,神之武器有两把,分别是这位神拥有的武器名为大罗神通棍,和你的烈斩。嘉德罗斯既然作为神,他便不需要与人类有过多的羁绊……”
  “……换言之,你是唯一能与那位神产生羁绊的人。”
  “有一点还是告诉你的好,Godrose的本质终究是神用来试探的玫瑰,他是试验品,他的数据是被用来完善那位真正的神的。”
  “嘉德罗斯的程序终端曾在电脑上推演研究过一段时间,现在他的程序被复制了一份,导入到躯体内。他有整个圣空星知识的数据库,人类必备的情感方面却只有在电脑上推演时的那一点。”
  “在这张白纸上面留下什么,都看你的了。”
  
  07
  偌大的研究所地下,被开辟出了一个中型城市大小的完整生态系统。从地下没法轻易的到地面上去,和地面的交流也只有隔天到的信件。
  虽然凯莉发誓他们不会偷窥地下的二人世界,但嘉德罗斯身上被记录的数据还是让格瑞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这从道德上似乎也说的过去,因为格瑞和研究所是互利的关系。
  
  训练场占了很大的空间,因为这次格瑞一项任务就是和嘉德罗斯都能够熟练操纵神之武器,也只有完成了训练场各种类型的试炼才能够离开地下。
  训练场完全被设计成了大型的实景闯关游戏,只有完成了主线任务后才能离开。还有若干的支线任务,这些支线任务会被研究所的人及时更新,就算是对格瑞任务的布置了。
  完成任务的流程大概就是:
  在训练场前的控制面板顺次选择任务,然后进入场景,实景模拟内核开始运转,出现本次任务需要击败或攻略的目标。若任务成功则场景消失,任务失败或参与者全部被判定为失去战力,则场景消失。若受到模拟出的场景发出的攻击,无伤口但痛感持续。
  ……
  被烈斩影响情绪之类的事情再也没有在格瑞身上发生过,究其原因,格瑞自己也不清楚。毕竟结果是好了,也没有什么理由去追究。
  研究所的地下可不是能混吃混喝的地方,提供的豪华的住所里面有食物以外的所有生活必需品,可以说是非常贴心了……而食物的唯一来源是用在训练场里面完成一项目标后取得的分数换取。
  
  08
  格瑞第一次踏入训练场的经历就十分不愉快。
  对手实在低级,格瑞又无法控制烈斩放出攻击的力道,导致格瑞在放出全力一击的不适感中,看着对手刹那间消失,攻击后续的力道打在训练场的后墙上。
  然后格瑞收到了一周禁止踏入训练场等待维修的通知。
  通知警告自带的红光特效闪的格瑞一阵头疼,看到积累的那一点什么都换不来的积分,给被破坏的场地平添了人世沧桑生活无望的气氛。
  一封包装独特的信件在格瑞被如何解决食物问题所困扰的时候来了,撕开星星形状的贴纸之后,里面还有一叠星星贴纸……
  不像原先收到的信件上面是手写的字体,这封信里面的字体是印上去的,语气也与之前的委婉有所不同:
  〔我就要醒来了〕
  这应该是模拟的嘉德罗斯的语气。
  另一面还有字,格瑞把信对着光线,调整到合适的角度后,信上的字才显露出来:
  〔你将与神相连,与神共享荣光与苦难,共享生与死。〕
  格瑞沉思了一下,轻叹了气之后看向嘉德罗斯一直在的培养仓内。
  ……嘉德罗斯,你会给我带来什么。
  (其实准确来讲现在才真正的糊完了背景……)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52)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