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天使与恶魔的兼容性测试(上)

-cp嘉瑞,恶魔嘉x天使瑞
-本篇要开车,但是还没码……下周从学校回来再发
-ooc注意
-是有点走偏了的点梗
后文链接:(下)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00
  前情提要:
  在人界完成了任务的天界事务所新人格瑞,拿着好友金给的地图在返回途中迷路误入了地界……
  
  众:打住打住,前面的故事一个前情提要就概括了?
  北:因为没有想!(理不直气也壮.jpg)
  
  01
  格瑞默默的把手里的地图折回口袋里,看着地界南侧的入口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里是恶魔出入地界的地方,其他的种族,例如他是天使,要去北边的特殊通道处登记获得临时活动证才行。
  没有临时活动证,就算外来入侵者了。在没有法律的地界,入侵者的后果通常都不太美妙。
  
  但眼前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事务所的新人等到别人找来不知道要多久。
  格瑞再三确认自己的羽翼已经收好后,才混在人群中走进了入口。
  
  02
  “嘉德罗斯大人,这次南边入口的结界出现了排斥反应,应该是有天使混进来了。”在蒙特祖玛前来汇报之前,拥有地界最高权利的地界事务所总负责人的办公室里只有轻微的鼾声。
  “哦,好久没有见到天使了。”嘉德罗斯放下手中的汇报单,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
  蒙特祖玛在帽檐后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嘉德罗斯大人,作为总负责人,请不要再一看到文件就睡着,并且之前在会议上偷吃汉堡的事……”
  “那个天使就交给我了。”嘉德罗斯拨弄了一下刘海。
  
  03
  踏入门口结界的一刻起,格瑞就感觉周围的目光不太和善。
  “不会吧,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格瑞想到。
  在地界格瑞的力量受到完全压制,不要说这么多,就算是一个普通恶魔他也打不过。虽然心里有点慌但是格瑞表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反正他也总是这样。
  格瑞藏在长袍里的手握了握拳,顺着路旁的指引一路走去。
  很快,异常就出现了。
  格瑞明显感觉到跟着他的恶魔变多了,旁边和前面的恶魔隐隐有要围上来的趋势。
  于是格瑞停下了脚步,那群恶魔果然在向他靠近,并且丝毫不掩饰眼里的欲望。
  “你们,想干什么。”格瑞冷声道。
  恶魔中传来的小声交流的声音,但只持续了一会儿就结束了。
  紧接着,以格瑞的中心的圆里,恶魔们集体对着格瑞跪拜了下来。
  “……?”
  只剩一个还仰着脸,大概是作为代表发话:
  “大人能够来这里是我们的荣幸啊,您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
  “……大人?”格瑞莫名其妙。
  “大人可真幽默,您的紫色瞳孔正是恶魔贵族的象征啊!”
  “可是我……”真的是天使啊。
  后面几个字格瑞没有说出口,因为眼下的处境可不允许他说这样的话。
  “大人,方便说出您的名字吗?”
  前后斟酌了一下,格瑞选择报出自己的本名,“格瑞。”
  “格瑞大人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我们会给您最好的招待的。”
  没有地方去也不知道去哪儿并且还没搞清状况的格瑞决定观察情况以随机应变。
  “好的。”格瑞答到。
  
  04
  格瑞伏在桌子上研究地界的地图,觉得这地方不宜久留,他得想办法赶快回天界事务所去才行。
  其实是因为这地方伙食好到过头了,但格瑞不可能把这一条说出来。
  
  门没有敲响就被推开了,格瑞不得不直起身子来看来访者是谁。
  下一刻,格瑞感觉自己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因为房间内笼罩了一股强的惊人的力量,其威压让格瑞无法违抗。
  格瑞看清了来人,黄发搭配黄围巾,黑色的羽翼在背后舒展着,与他服装上的配色形成鲜明对比。
  “我是地界总负责人嘉德罗斯,来看看这位他们口中新来的格瑞大人。”嘉德罗斯刻意走的很慢,鞋跟与地板相碰的沉闷响声仿佛一下一下捶到了格瑞身上。
  格瑞并不感到恐惧,但身体本能的反应让他出了点冷汗。
  嘉德罗斯打量了一番格瑞,“你看起来很像我在人间活着时结识的一个人,我曾经很爱他,只可惜我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看起来还真的比有些恶魔还像恶魔啊,格瑞。”伴随着嘉德罗斯这句话,格瑞背后他一直控制着不让展露的羽翼被释放了出来。
  “……”格瑞没法说话,只能沉默的看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靠近了格瑞,单手拖起一边的羽翼,抚摸着覆在上面纯白且柔软的羽毛。恶魔的羽翼上覆的是尖锐的硬羽,手感的差异让嘉德罗斯有点萌生出毁灭它的想法。
  格瑞的眼瞳骤然缩小,是因为他感受到了羽翼被生生撕扯下来的疼痛。
  嘉德罗斯散在房间里的气场撤下了。格瑞剧烈疼痛导致浑身无力,失去的支持的格瑞眼看就要倒下,被嘉德罗斯一把搂到了怀里。
  “我只是暂时封住了它。”嘉德罗斯对外面打了个手势,“你先睡会儿吧,自己送上门来的天使。”
  
  05
  “你醒了啊,应该没什么痛感了吧。”格瑞感觉到嘉德罗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先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天界事务所的成员名单里根本没有你的名字,我觉得格瑞应该不是你的假名吧。”
  “……咳。”格瑞发出了证明存在感的轻咳。
  格瑞真的是刚从药物作用的昏迷中转醒,本想先不动弹给自己的思考留点时间,谁知道居然马上就被发现了。
  睁眼很艰难,入眼是一片漆黑,看来眼睛是被蒙上了,并且这个熟悉的触感应该是属于他自己的发带。双臂果然被按过头顶拷在床头,大概是怕伤了他,手铐的内侧垫了柔软的绒布。
  床挺软的,被子挺舒服……重点不太对了啊!
  “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嘉德罗斯的手点上了格瑞的喉结。
  格瑞咽了下口水为许久为发声的喉咙做润滑,“天界事务所……新人?”
  “看起来是这样没错,但你根本就不在他们的编制里面,”嘉德罗斯取下了蒙在格瑞眼睛上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你不简单。”
  格瑞眯着眼适应周围的光线,一双紫瞳也暴露在了嘉德罗斯的视线内。
  “我查了些你的资料,发现你去人界做的任务根本就不存在,你拿的那份地图是错的,是因为事务所给你人界接头人的那份就是错的。”嘉德罗斯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推论,“把你送到地界来才是天界事务所真正的目的……”
  “……因为只有恶魔中的贵族有紫瞳,你应该也听说了。”
  “不可能。”格瑞盯着嘉德罗斯所在的方向。
  “信不信由你。”
  
  06
  “真的不怕我跑了吗?”格瑞被嘉德罗斯带到了花园里,美其名曰呼吸新鲜空气。
  格瑞的羽翼又被放了出来,得到舒展的羽翼伴随着格瑞的呼吸轻轻扇动。据嘉德罗斯说是因为这里没有外人能看到格瑞了。
  “房子里的结界对你不太好,那边有书。”嘉德罗斯指着房侧的立柜道,“反正你没地方跑。”
  “我出去只要一睁眼就有扑过来抱我大腿的恶魔。”
  “能发现你目前身份的恶魔有不少,遇到我算你幸运了,”嘉德罗斯忽然想起了什么,背对着格瑞掏出手机打开了[地界论坛],然后又转头对格瑞道,“没有遇到想把你吃掉的恶魔。”
  “恶魔会吃天使?”格瑞对吃掉这个词感到不理解,在他看来地界可不是茹毛吮血的原始社会。
  “应该吧。”嘉德罗斯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点头。
  
  要说嘉德罗斯为什么打开论坛……
  [话题]抓到一个天使该怎么处理?急!
  
  1L 193的霸气
  如题,我偶然抓到一个天使,该怎么办?
  
  2L 专业围观
  哇,是真的天使吗。
  
  3L 看热闹不嫌事大
  啊啊啊麻麻我也想抓天使!
  
  4L 193的霸气
  是真的天使,他长得也很好看。
  
  5L 芦荟有爱
  是男他哟(滑稽)
  
  6L 木习习北方
  当然是 吃♂掉 了!
  
  7L 加V用户
  吃♂掉
  
  8L 匿名用户
  吃♂之前先进行一些处理,喂点药让天使放松下来,使用工具对天使的后面进行按摩,还可以配合个人喜好往里面适当放入一些牛奶或草莓酱……
  
  9L 为什么还不结婚
  楼上说的好啊!
  
  10L 193的霸气
  我考虑一下
  
  ……
  
  07
  嘉德罗斯刷够了论坛才转过去看格瑞,他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天使手里捧着书本屈膝坐在树下,洁白的羽翼自然的垂在两侧。
  嘉德罗斯不禁提步走了过去,视线从格瑞挂在耳后的发丝到颈部再到若隐若现的腰线。他好想占有这个天使,用自己恶魔的气息去影响他,管他的身份有多深,嘉德罗斯就想看着天使一步步完成堕转(该词取自《魔笛magi》),变成属于他的恶魔。
  收拾了一下心情,嘉德罗斯才靠近格瑞侧对着他蹲了下来。
  格瑞对嘉德罗斯的举动没有什么反应,嘉德罗斯干脆就在格瑞身旁坐下了。
  格瑞淡淡的瞥了一眼嘉德罗斯,然后道,“你眼里的欲望透出来了啊,其实你本质上和那些会吃掉天使的恶魔无差。”
  “哦?这话你还说对了。”嘉德罗斯冷笑一声,抬手夺了格瑞手上的书,然后一手抓住格瑞的两个手腕,一手按住格瑞的一边肩膀,把人推倒在草地上,同时嘉德罗斯还把一条腿卡到了格瑞两腿间,“正好我也想试试。”
  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对方的意思理解错了的格瑞瞬间脸红到了耳尖,嘉德罗斯的动作让他无力挣扎,只好发出无用的言论,“放开我。”
  “天使接受恶魔的精液后会半堕转,两次后会完全堕转成恶魔,”嘉德罗斯不理会格瑞的挣扎,一直盯着格瑞的眼睛,“以前也出现过恶魔意外分化成天使的例子,那种天使只需要一次就会完全堕转,恢复原样,这样一来你也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你放开,我不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嘉德罗斯一举一动中都证明着他有的极强的力量,就像之前那个恐怖的气场,容不得格瑞有半分的反抗。
  “最近我很忙,你就老实的花园里待着,”嘉德罗斯抽出羽翼直接升到了空中,“不要想着跑,我还会来看你的。”
  格瑞就没有再去看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从格瑞身上离开后格瑞便坐了起来自顾自的打理羽翼上粘上的草屑。
  他试着扇动了羽翼,果然,在地界天使的翅膀就是一对摆设。从昏迷到醒来了一整天都没有进食,但把羽翼收起来需要不断消耗能量,格瑞决定还是等到必要的时候再这么做。
  
  08
  天界事务所的总负责人总是很忙,于是格瑞推测嘉德罗斯作为地界事务所的总负责人也总是忙的不可开交,那么他就有大把是时间可以逃跑。
  格瑞对自己逃跑成功的可能性有点信心,因为他之前研究的地图就有这附近的构造,再加上他眼瞳的特殊性。
  花园的外围只有一圈栅栏,这种栅栏他小学的时候就可以翻过去了……
  
  终于熬到了夜深。
  格瑞收起了翅膀不让自己在夜里太显眼。
  格瑞一直观察着嘉德罗斯的房间灯光,直到那个打在过道里的灯光暗下去,格瑞才不动声色的爬起来,挂着一身草屑向天亮时选好的地方前进。
  晚上一直有风在刮着,把格瑞的脚步完美掩盖了过去。
  
  但是格瑞没有想到嘉德罗斯这么快就发现了他,就在格瑞半边身子跃过栅栏的时候。
  一双手搂到了他的腰上,紧接是强烈的失重感,格瑞下意识放出了羽翼然后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一对摆设。
  “没想到你动作还挺快,”是嘉德罗斯的声音,“要不是我今天负责夜巡,到时候都不知道去哪儿把你救回来。”
  “我也没想到。”格瑞此时恨极了自己那双不争气紧抓着嘉德罗斯胳膊的手。
  就这样一路下来,格瑞被嘉德罗斯带到了偏远的他的私人住宅去了。路上当然是嘉德罗斯放出结界隐藏了他们的身影,要不然这白色的羽翼不知道要引来怎样的骚动。
  
  格瑞被毫不客气的扔进了地下室,身体与冰凉的地面进行了亲密接触。
  地下室东西很全,但嘉德罗斯心情不至于好到还要照顾着人把他丢到床上。
  嘉德罗斯进来后顺手锁上了地下室唯一的出口。
  “逃跑,虽然未遂,”嘉德罗斯刻意咬重了未遂二字的读音,“是不是该接受点惩罚?”
  
  未完待续
  
  压抑太久了,下周要开车……
  无证人员的挣扎。

评论(1)
热度(90)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