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除了喝血我还想干点别的(下)

-cp嘉瑞,血族x人类
-私设一大片
-ooc出新境界,但是我高兴
-内含女装成分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前文链接:(上)
  (昨天断网比它发的快…早上起来发现发送失败,就只好,堆到一起了…)
  
  06
  ……
  一番惊魂过后,两人气喘吁吁的倒在了飞艇的座位上。嘉德罗斯已经开了自动导航,剩下的只需要坐着就可以了。
  格瑞气喘吁吁是因为衣服太反人类导致喘不上气,而嘉德罗斯气喘吁吁是因为本就虚弱加累的。毕竟拿到钥匙以后是嘉德罗斯扛着格瑞一路飞奔到飞艇上,然后又集中精力开动了飞艇设置好了一切。
  “我什么时候能把这衣服换掉。”格瑞忍受不了于是率先发言。
  “挺好看的,穿着吧。”嘉德罗斯打趣到。
  嘉德罗斯看到格瑞开始脱高跟鞋了,于是立刻改了话头,“后面的储物柜里中间的几套衣服你穿着应该刚好。”
  格瑞没有答复,光脚踩着地步去了储物柜,拿到衣服以后又到了嘉德罗斯旁边,“这衣服我脱不下来。”
  嘉德罗斯心里狂笑:看把你能的,最后还不是要求我!
  当然嘉德罗斯脸上不敢表现的这么得意忘形,他脸上挂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腿,然后道,“坐上来,面对我。”
  格瑞脸上蒙了一层红晕,他抿了抿嘴唇道,“你把眼睛闭上。”
  “遵命。”一会儿后,嘉德罗斯腿上多了一个重量,但是不重,他感觉有一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后肩膀上垫了格瑞的下巴。
  “把眼睛睁开吧。”格瑞说话喷吐的气流近在耳边。
  嘉德罗斯看不到格瑞的脸,但耳根的红还是暴露了格瑞此时的心境。嘉德罗斯有意在格瑞背上胡乱摸了摸,换来后颈被掐的一痛后就开始解起了衣服。
  好近,好近,只有一层皮肤了,只要破开它……嘉德罗斯太久没有喝到血液,现在正有一大盘食物摆在面前,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对血液的渴望,獠牙几乎碰到了格瑞肩部的皮肤。
  不行不行不行,之前的一切都会毁掉的。在欲望面前,理智占了上风,嘉德罗斯用冷静把自己拉了回来。
  即使心猿意马,嘉德罗斯还是颤抖着双手解开了难缠的束腰。得到解脱的格瑞翻身逃跑似的从嘉德罗斯身上跳了下去,在储物柜的遮挡下迅速换好了衣服,和假发高跟鞋一起塞进了拿出衣物的那一格里。
  
  格瑞很想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飞艇里上衣服他穿着为什么会这么合身,但看到嘉德罗斯在座位上打起了盹,还是选择了把问题吞回去。
  待飞艇准备降落时,嘉德罗斯才转醒,慢悠悠的起身从储物柜里拿了一套衣服换好,对着镜子在格瑞诧异的注视中把獠牙收了起来。
  “这个……还能缩回去?”
  “只要想控制就可以。”嘉德罗斯说完后凝重的看向格瑞,“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回家为什么要心理准备?”格瑞不解。
  “自己看吧。”说着,嘉德罗斯打开了飞艇的舱门。
  
  07
  入眼是一片废墟。
  借着月色,满目的疮痍更显得凄凉。
  “怎么会这样。”格瑞全身僵硬的走了两步后,跌坐在了飞艇的台阶上。
  格瑞认得这里,他熟悉的不得了。即使三年前失忆了,但最近的三年里的印象都深刻极了。
  他知道破碎的铁质围栏外那团焦炭是一颗大柳树,他以前经常在这里乘凉;他也知道倒塌的房屋前落上了残骸的石板路是他亲自铺的……
  然而,这一切,都变成了只能尘封在回忆里的东西。
  “这就是你想回的家,他已经没了,”嘉德罗斯站在格瑞身后淡淡的道,“你是唯一在那时候活下来的人。”
  “别说了。”
  “不过也无所谓……”
  “我让你不要再说了!”
  “反正那不是你家。”嘉德罗斯不理会格瑞的咆哮,“他们只是骗子而已,给了你三年虚假的记忆。”
  “真正的骗子是你吧。”格瑞起身抓住了嘉德罗斯的衣领,然后把嘉德罗斯推到飞艇外的地面,跨坐到嘉德罗斯的身上。
  格瑞本应该想一拳锤到嘉德罗斯脸上,犹豫中还是偏了角度锤到了嘉德罗斯耳边的地面,“你说送我回家,却不告诉我我根本已经没有家了?”
  从刚才的动作起,嘉德罗斯就没有反抗,看着格瑞的拳头要落上来,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因为我想告诉你真相,关于真正的你。”
  “姑且相信你一次吧。”格瑞趴到了嘉德罗斯的身上,在嘉德罗斯的衣服上蹭下了两滴不存在的泪水。
  
  “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不,两件事。”嘉德罗斯抬起手在格瑞脸前晃了晃。
  “什么?”
  “飞艇没有能源了,”嘉德罗斯说这话的时候闭上了眼睛,果然感受到格瑞在自己胸口上锤了一拳,然后嘉德罗斯继续说,“我到极限了,我需要血……”
  “……刚才起我连动一下都难了,我身上还有一个营养液,你喝上带我去附近的医院。”
  “去医院,输血吗?”格瑞冒出一句让嘉德罗斯头上挂满黑线的话。
  嘉德罗斯腹诽,为什么非要说出来啊,这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偷血包。”(情节需要请勿模仿)
  紧接着格瑞感觉身体腾空坐到了地上,一个非常眼熟的蝙蝠飞了出来,旁边还放着一个营养液。
  “原来就是你啊,那个蝙蝠。”在这个一点都不巧的巧合中,格瑞知道了那个抛出后没有得到回复的问题的答案。
  
  08
  “这种事情没想到你还挺熟练的。”在蝙蝠形态嘉德罗斯的带领下,格瑞进入医院的仓库后不禁发出了感叹。
  嘉德罗斯从未如此落魄过,他没空理会格瑞,迫不及待的恢复人形打开了冷藏柜,然后获得了他想要的东西。
  血腥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格瑞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现在我们要考虑去哪里的问题了。”嘉德罗斯解决完眼下的问题后思考起了未来的问题。
  “我更想知道真相。”
  “真相我迟早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嘉德罗斯看着格瑞,“这次相信我,好吗?”
  格瑞同样注视着嘉德罗斯,片刻后格瑞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嘉德罗斯这才继续说,“我们是跑出来的,不可能回去,我本也没打算回去……”
  “……飞艇的燃料市面上有,但是很贵,而我现在,”嘉德罗斯有意停顿了一下,“一分钱都没有。”
  然后嘉德罗斯听到了格瑞骨节劈啪作响的声音。
  “现在我们只能等我的两个手下,其中一个受伤了,等他伤好了,他们就可以通过你项圈里的定位器找到我们。”
  “那现在怎么办?”格瑞问出了最现实的问题。
  “我反正有血液就行了,”嘉德罗斯嘿嘿一笑,“你的饭我爱莫能助啊。”
  再度对上格瑞是视线时,轮到嘉德罗斯心里发毛了,格瑞的嘴里说出了更恐怖的话:
  “不知道蝙蝠肉好不好吃。”
  
  09
  在医院因为大量丢失血包而沸腾之前,两人已经悄悄的离开了。这毕竟是格瑞熟悉的地方,混口饭的重任就交到了格瑞身上。
  而格瑞果然没有辜负嘉德罗斯的期望,半个上午就成功解决了吃饭的难题。
  “这么说,你找到工作了?”虽然事不关己,但嘉德罗斯还是兴奋了起来。
  “是的,虽然工资比较低,但是……”格瑞凑到了嘉德罗斯耳边,“……包食宿。”
  “这么好?”嘉德罗斯打心底为格瑞找到的工作的良好待遇庆幸。
  “那你同意了对吧?”
  “嗯?”
  “好,那就走吧,这工作你可是主角。”格瑞拉起了嘉德罗斯的手。
  嘉德罗斯收回之前事不关己的想法,“什么不是你的工作吗?”
  “我给老板说,我有一个朋友可以cos血族,逼真的连真正的血族都分辨不出来他是不是,然后他就同意了。”格瑞讲述了自己刚才的经历。
  “你是在哪儿找的工作?”嘉德罗斯感觉自己被卖了。
  “cosplay服装专营店,老板需要一个模特。”
  “……”嘉德罗斯难得的说不上话来。
  
  9.5
  “唔……啊……!快停下……啊……”
  “感觉怎么样?”格瑞反而加重了动作。
  “我知道你的感受了我错了我对不起起你。”嘉德罗斯感觉自己最近不断的刷新了自己的底线。
  “这还差不多。”格瑞还是心软解开了给嘉德罗斯系到一半的束腰。
  
  10
  在嘉德罗斯体会了两周人类世界打工的打工生活后,他终于收到了来自他手下的联络。嘉德罗斯难得没有责备他们办事慢,反而内心暗暗期望他们能晚点再联络自己。
  因为这些和格瑞一起经历过的日子实在是太美好了。
  
  “格瑞,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真相了。”嘉德罗斯抓住了格瑞的手,拉着格瑞坐了下来——这种程度的接触格瑞已经不会拒绝了。
  “你说吧。”格瑞淡淡的道。
  “这也是让你做出选择,”嘉德罗斯有点紧张,刚才开始就在抖腿,“是相信我还是去悼念你不存在的家庭。”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的小动作,静待着下文。
  于是嘉德罗斯开始说:“你三年前失忆,是因为不慎吃了药物,那个药物使你血族的特征被隐藏了起来。”
  “所以我是血族吗?”即使做了准备,听到这个结论,格瑞还是有点意外。
  “是的,你身上还有很多血族的特征,比如你的皮肤相对人类来说更白。”
  “那是因为我从小身体不好。”
  “……你不惧怕血腥味,在我喝血和别的血族喝血的时候,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因为我失忆前是外科医生。”
  “你有那些证据吗?”嘉德罗斯被格瑞的解释搅的有点恼火,“他们有你小时候的东西吗?外科医生你又是怎么确定的呢?”
  格瑞愣住了,再说的话更像是自言自语,“确实他们说我以前的东西都被搬家搞丢了,在家里和医学相关的书我也没有找到。”
  “而我,可以给你你从出生到三年前失忆失踪期间全部的影像和资料。”
  “……”格瑞有点想去相信嘉德罗斯,但是他不敢。一直坚信着的真实在此时突然被打碎,任谁都不会好受。
  “在你那个家即将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时候,我才找到了你,那时候你昏迷了,倒在房间里。为了救你,我的一个手下受伤一直到不久前才恢复。”嘉德罗斯还是不得不说出这种类似在抱怨的话,“他们留你三年就是为了引出血族的人来找你,真可惜他们在“消灭血族”的妄想结束之前,自己先被消灭了。”
  “确实很有说服力。”格瑞像是松了口气,“为什么你要救我呢?”
  “因为我们是恋人的关系。”嘉德罗斯脸不红心不跳。
  反而格瑞脸红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个自大的神经病。”
  “现在呢?”嘉德罗斯似笑非笑。
  “……有一点吧,”然后格瑞赶快又补充了一句,“一点而已。”
  “虽然你不是原来的格瑞了,但是我对现在的你,也只有一点喜欢,”嘉德罗斯看向天花板,“你信吗?”
  “嘉德罗斯,”格瑞认真的道,“我发现你在撒谎的时候,眼睛会往上看。”
  “……”突然被揭了底子,嘉德罗斯不知所措,“真的?”
  “要不你自己观察一下?”
  
  11
  “比起那些,”嘉德罗斯按着格瑞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地上,“我现在挺想喝血的。”
  格瑞想反抗但是压住了格瑞的腿又用一只手把格瑞的双臂压过头顶,无奈之下只好红着脸转过头去,“就一点。”
  嘉德罗斯随意扯下了之前给格瑞戴上的项圈,它本就只是一个定位器而已,“一点就一点。”
  尖锐的獠牙第一次触到了它期望已久的血液,原始的欲望瞬间被激发了出来,嘉德罗斯的眼睛覆上了一层贪恋的血红色。
  格瑞没想到嘉德罗斯会在这种时候失去信用,他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抖动,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血族的唾液可以麻痹猎物。
  或许是嘉德罗斯感受到了格瑞身体的颤抖,在格瑞感觉眼前发黑时,嘉德罗斯终于停下了动作。
  “是我没有克制住……”嘉德罗斯急忙从格瑞身上起来,然后靠着墙把格瑞抱在怀里让他轻松一点。
  “太乱来了。”格瑞轻声埋怨。
  “不好意思啊。”其实嘉德罗斯没觉得什么不好意思的。
  嘉德罗斯忽然想起了什么,“即使你现在还无法变回血族,但是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干。”
  “什么。”格瑞声音轻极了。
  “除了喝血我还想干点别的,”嘉德罗斯顿了顿:
  “让我们恢复恋人的关系吧。”
  “……嗯。”格瑞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答到。
  
  END

评论(9)
热度(82)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