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除了喝血我还想干点别的(上)

-cp嘉瑞,血族x人类
-私设一大片
-ooc出新境界,但是我高兴
-内含女装成分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后文链接:(下)
  
  00
  “找到你了。”
  
  01
  嘉德罗斯把从医院里淘来的血液倒进杯子里细细品着,像在品尝一杯精致的饮料。
  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人一头白发,肤色白的有点病态,黄的鲜艳的睡衣更衬出他的白。
  在药物的作用下,他正静静睡着。
  新鲜的人血气息充斥着嘉德罗斯的鼻腔,嘉德罗斯却不得不用这个不知道冷藏了多久的的血液来使自己冷静下来。
  嘉德罗斯身前的桌上是一沓资料,正是那名白发青年的:
  〔格瑞,男,24,钢琴老师。
  ……
  三年前失忆,除名字之外什么都不记得。
  ……
  三年前进入D家。
  ……
  D家遭灭门,唯一幸存者。〕
  
  “失忆…”嘉德罗斯喃喃,随即将杯中的血液一饮而尽。
  
  02
  “你终于醒了?”
  正当格瑞睁眼打量新环境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响。格瑞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摔到了地上,留下一声闷哼。
  嘉德罗斯隔着床看着格瑞艰难的从地上坐起来靠在床头,然后两人对视。
  “你是……”格瑞多天没有说过话,此时一开口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并且轻飘飘的,“……cosplay爱好者?”
  “……不是。”嘉德罗斯刚听到格瑞说话时眼前亮了一下,此时额上居然隐隐有青筋暴起。
  原来他血族的特征被当成cos的装备了?
  气愤中嘉德罗斯指了指自己的獠牙——可以轻易破开皮肤的尖锐牙齿,“如假包换。”
  随即嘉德罗斯发现格瑞看他的眼神变了,里面多了一丝好奇,以及恐惧。
  看眼神是因为嘉德罗斯只能看眼神。眼前这个人无论眼神怎么变,面部肌肉的变化都难以用肉眼察觉。
  ……和以前一样。
  
  嘉德罗斯绕过床去靠近格瑞,和嘉德罗斯预想的一样,跳起那一下似乎用掉了格瑞的全部力气。格瑞只是转头将视线对着嘉德罗斯,身子却没有移动丝毫。嘉德罗斯比格瑞高出一截,便弯腰用抱孩子的方式把格瑞抱起来放回床上,期间格瑞的反抗微弱的可以忽略。
  “你三天没有进食了,自然活动不便。”嘉德罗斯放好格瑞后随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从里面掏出来一只新的针筒,针筒里盛满了淡黄色的液体。
  嘉德罗斯拉起格瑞的胳膊,缓缓将液体注射进去,嘴里还不停的解释着,“这是营养剂而已,可以维持生命机能。注射用的发挥效用很快,但维持时间很短,等会给你拿服用的,它可以维持较长时间。”
  “营养剂只能在清醒的时候用,睡着的时候注射了也无效。”嘉德罗斯极力揣摩格瑞眼神里疑惑所包含的内容。
  营养剂发挥作用果然很快,格瑞已经有力气去挣脱嘉德罗斯的手了。再开口时,格瑞的声音已经不那么轻了,“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
  “血族的城堡,我家。”嘉德罗斯说话的时候看着天花板,“根据血液配型,你是最适合我的血仆。”
  “所以你把我抓过来了?”格瑞情绪有点激动,“我要回去。”
  “你知道自己三年前失忆了吗?”嘉德罗斯转了话题。
  “当然知道,重病一场后,多亏家人一点一点讲述我的过去。”
  “你的家人?你的过去?可笑。”
  “我要回去。”格瑞强行拉回了话题。
  “不可能的。”嘉德罗斯用力把格瑞按到床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项圈戴到格瑞脖子上,“不要试图取下来,它可以瞬间让你的头和身体分家。”
  人类和血族毕竟力量有差,格瑞再怎么挣扎都是无谓的,只能任由嘉德罗斯把项圈扣好。
  “现在开始你就老老实实的当我的血仆,我允许你不用叫主人,直接叫我嘉德罗斯。”
  “……不就是要血吗?随便你怎么弄。”格瑞推开嘉德罗斯然后把身上单薄的衣服扯下来一半,“赶快喝完让我解脱了最好。”
  嘉德罗斯手上握拳然后松开,双眼再度看向天花板,“真心接受后血液的味道才最好,在那之前,我是不会动你的。”
  “你做梦。”格瑞一字一顿。
  
  03
  嘉德罗斯看似离开了房间,其实他没有,他推开了外面的房门后就后悔了,营造出离开的假象后便变成蝙蝠在外面客厅里躲着。血族变的蝙蝠不会有其他蝙蝠的种种局限,嘉德罗斯此时非常感激作者的这个设定。
  挂在房梁上观察房间里动作的嘉德罗斯没忘了发誓这是自己活的近两百年间第一次这么猥琐。
  “我这是有目的的,”嘉德罗斯安慰自己,“猥琐也是没有办法的。”
  
  整个房间都铺了毛毯,墙壁是用特殊工艺做的,很有弹性。
  格瑞把桌子上的玻璃杯子扔到地上后杯子没有碎,干脆把杯子砸到墙上,然后杯子弹了回来,差点砸到格瑞鼻梁。
  发泄无果的格瑞生气中掀了桌子,沉闷的巨响和物品滚落一地的声音让嘉德罗斯咬牙切齿。
  在滚落的物品中,格瑞捡起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两个有血族特征的少年。一个和嘉德罗斯没差太多,另一个则像极了格瑞。
  “我怎么可能是血族啊。”格瑞盯了一会儿照片后默道,然后把照片丢回了杂物中。
  小房间里没有什么能引起格瑞的注意了,他便将目光转向了门。在被地毯隐去的脚步声中,格瑞轻轻将手抚上了门把,然后猛的一拉。
  格瑞本来以为门会被锁上,然后他就会被关到这个连窗户都没有都房间里。但是门开了,开的非常润滑流畅,格瑞差点把自己甩出去。
  门开的措不及防,嘉德罗斯正打算靠近去听听房间里为什么没有了动静,却被门的突然打开吓的忘记了扇动翅膀,等到反应过来时嘉德罗斯已经暴露在了格瑞的视野里。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格瑞,格瑞沉着半张脸,眼睛里闪着绿光。瞬间嘉德罗斯感觉自己浑身发冷,他仿佛看到了饿极了的狼群围攻食物的画面……
  蝙蝠活动起来不太方便,即使嘉德罗斯已经没命的拍着翅膀了,下一秒,嘉德罗斯还是落到了格瑞手里。
  “……”
  脑补的画面没有如期到来,格瑞当然不会是生吃蝙蝠的人,他在抓到蝙蝠的同时,发现了客厅里有更有趣的东西。
  
  客厅中央摆了一架钢琴,格瑞把蝙蝠放在了琴箱上,自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以格瑞的观察,嘉德罗斯的指甲不像一个常弹琴的,但是整台钢琴上没有一丝灰尘,显然是被经常擦拭过。
  格瑞修长的手指按上琴键,只出了几个音符,嘉德罗斯就看到格瑞的眼神变了:
  那是由心底的喜爱催生出的喷薄而出的情感。
  琴声戛然而止,格瑞上半身砸到了琴键上,然后无力的滑到了地毯上。
  嘉德罗斯恍然意识到自己干了坏事,然后陷入焦灼的情绪中:
  自己刚才不是说要去拿服用的营养剂吗,却在这……这可怎么办,我现在变回来要是被发现不就完了吗!*不管了,格瑞可别再晕过去了。
  格瑞虚弱到没有力气睁开眼,最后的一点朦胧中他只看到了一抹金色在头顶,和嘉德罗斯头发一样的颜色。
  
  04
  又是熟悉的操作。
  嘉德罗斯一脸疲惫的给格瑞注射了营养剂,然后立刻拿出的服用的营养剂,“你赶快把这个喝上,可以维持半天。”
  确认格瑞把服下后,嘉德罗斯开始交代今天的日程,“待会换衣服,我要带你去参加宴会,然后离开。”
  “离开去哪儿?”格瑞捕捉到了关键词。
  “总之是离开这个城堡。”嘉德罗斯现在无心给格瑞解释,“起来,我一个手下在外面等你呢。”
  更衣室就在客厅的另一个门后面,名叫蒙特祖玛的绿头发女性正站在客厅里。
  “嘉德罗斯大人,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蒙特祖玛问到。
  嘉德罗斯脱力般的躺在沙发上,对着蒙特祖玛摆摆手,“先别管我,一定要把格瑞打扮的认不出来才行。”
  什么叫打扮的认不出来?
  格瑞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预感应验了。
  白发青年变成了黑发少女,沉重的及地长裙和紧绷的束腰让格瑞喘不上气。格瑞没眼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倒是嘉德罗斯细细的打量了格瑞一番,打量到格瑞心里发毛之后点了点对这一套装扮表示肯定。
  “走吧,我待会给你说要注意的事情。”嘉德罗斯对格瑞伸出了手。
  “……走不了。”在蒙特祖玛的轻笑声中,格瑞面无表情的看向嘉德罗斯。
  高跟鞋对格瑞像是一座翻不过去的大山,即使绝望格瑞也不敢在有实力碾压的两个血族面前表现出来。
  “噗。”嘉德罗斯忍不住笑出了声,但立刻收了回去,“我扶着你慢慢走练习一下,不要待会儿宴会上丢人。”
  “其实我很想问,”格瑞拍开嘉德罗斯想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走了半步以后感觉不太妙只得抓住嘉德罗斯的手臂,“血族为什么要吃饭?”
  “血液是必须的,饭是享受的。”嘉德罗斯被格瑞拽的几乎要倒过去,“就算你喝了营养液,也只是勉强维持,身体状态不如以前,也会觉得饿。”
  “……”格瑞感觉嘉德罗斯在显摆自己贵族的身份。
  “但是,你待会儿一定什么东西都不要吃,”嘉德罗斯终于想起来自己刚才就想交代的东西,“没有被吸血的人类是不能吃血族的食物的,一定要记住。”
  “哦。”格瑞随意的应了一声。
  
  “哟,嘉德罗斯,你终于愿意把你的血仆带出来了?”迎面走过来一个人,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的气味,嘴里却叼着一根棒棒糖。跟在她身后的人类正捂着脖子上的咬痕。
  “虫子就不要管我的事了。”嘉德罗斯冷漠。
  “哪有我这么可爱的虫子。”那人摆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然后瞬间到了格瑞的身边,用手指勾起了格瑞的下巴,“挺可爱的嘛,难怪嘉德罗斯你几天没有出来见人。”
  男性的喉结被项圈挡住了,嘉德罗斯不怕眼前这名不速之客发现什么,但这调侃的语气还是令嘉德罗斯非常不爽。
  “滚。”嘉德罗斯说。
  “嘁,什么态度嘛。”那人再度做了一个鬼脸后搂着自家的血仆走了,留下嘉德罗斯陪着格瑞慢慢晃悠。
  “待会儿不要出我的视线,”嘉德罗斯想了想觉得还要再交代几句……
  “话好多。”
  ……却被格瑞几个字给憋了回去。
  
  05
  宴会是自助餐的形式,难得没人来找嘉德罗斯的麻烦,嘉德罗斯便找了一个比较偏的桌子安置着格瑞坐下来,自己到也没有离开去寻找什么吃的东西。
  因为他忘不了当时变成蝙蝠的时候格瑞饿狼般的眼神。
  若这时候在格瑞面前吃东西的话,嘉德罗斯肯定早就被格瑞的的视线千刀万剐了。
  两人沉默的对坐着,气氛有点尴尬。
  “我这还有营养液,你要不要喝点。”嘉德罗斯试图打破尴尬的场面。
  “你不就暴露了吗,”格瑞看嘉德罗斯像在看一个傻子,“没喝我血这件事。”
  “对哦。嘉德罗斯手指在桌子上轻点。
  “其实你今天看起来挺虚弱的,也就比我好那么一点。”格瑞就今天的观察进行总结。
  “因为有血仆以后就没有供应的血液了。”嘉德罗斯看着天花板说出了自己的苦衷,“但是只有真心的血液好喝。”
  格瑞愣了一下,看起来是同情嘉德罗斯,但是他不心疼,“那你就饿着吧。”
  “我饿着万一突然发疯了你也不好受……”嘉德罗斯小声叨念。
  格瑞自然听不清这句话,于是提问,“什么?”
  嘉德罗斯不可能把这句话再重复一遍,“没什么。”
  “嘉德罗斯。”格瑞第一次叫了嘉德罗斯的全名。
  “怎么?”嘉德罗斯欣喜的回应。
  “那天的小蝙蝠,是不是你?”格瑞抛出了嘉德罗斯一点也不想回答的问题。
  “咳,”嘉德罗斯转移视线,旋即发现了他在等的目标,于是立刻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我们开始行动吧。”
  “……我们?”格瑞没有得到对应问题的答复,更被这突如其来的行动整的莫名其妙。
  嘉德罗斯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看到那个最大块头的血族了没有,那是我父亲,我飞艇的钥匙就在他身上……”
  “不干。”格瑞果断选择拒绝,因为他从嘉德罗斯的眼神里读出一丝不妙。
  “……我父亲就喜欢黑长直的人类女性,”嘉德罗斯自顾自的继续说,丝毫不在意格瑞看自己的眼神诡异了起来,最后放出了重磅炸弹,“拿到钥匙是为了送你回去!”
  说完这话后嘉德罗斯有点后悔,虽然此时能骗到格瑞但等下真相揭开的时候双方都会不好受。
  〔D家遭灭门,唯一幸存者……〕:哪里有家可回?
  “干了,怎么拿?”重磅炸弹果然有效,立刻就让格瑞动摇了。
  “你去接近他,只要半分钟就好,”嘉德罗斯瞬间忘记了苦恼,得意洋洋的计划起来,“拿到钥匙我一发信号咱们就赶快跑,那老东西机灵的很,身上少了什么东西立刻就会发现,那个时候咱们就完了。”
  
  未完待续
  
后半节已经码好了,等我明早起来整理一下就发!

评论(10)
热度(79)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