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不相遇是不是最好的结局

-cp嘉瑞,即使不明显…
-试一下瑞视角第一人称
-又名格瑞丰富的心里戏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金发下他的笑容很夺目,即使是包子脸,他的嚣张气焰也丝毫不减。
  
  我看着他时,他也看向了我,那眼神感觉像在盯一只苍蝇,让我不禁有点怀疑我是不是把发带系歪了。我们视线对上了一瞬后,我就率先移开了目光,但余光仍不死心般的停留在那边。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嘉德罗斯,排行榜第一位的他真是太显眼了。
  
  嘉德罗斯身边永远有两个跟班,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可以满足他的领导欲,反正这事放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的。我身边在两个月后多了一个小跟班,只可惜他傻的让人头疼。
  
  我本来以为这种姑且可以称得上平淡的日子可以一直撑到大赛结束,我和嘉德罗斯在排行榜上竞争积分,但井水不犯河水。然后我很快就发现我错了,我的积分和第三名拉开一定距离后嘉德罗斯主动来找我了。
  
  嘉德罗斯悬在空中,拿着他的武器斜指着站在地上的我。我还记得他当时是这样说的:
  
  “格瑞,我想你能成为我认可的对手,来战吧。”
  
  那一刻我有点被嘉德罗斯表现出的气势惊艳到,好像是因为我状态不好的原因,我不想理他。头一次发出挑战的嘉德罗斯没有太猖狂,我出言拒绝后他留下一个冷哼后便离开了,留下他那个红头发的手下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嘉德罗斯大人主动请战可真是太难见了。”
  
  后来他不知受到了谁的挑唆还是自大过了头,也可能是因为在大厅里仅仅是不允许动武而已,并没有强行收你武器封你元力,嘉德罗斯直接在大厅里人毫无防备的时候亮出武器炫了下技能。
  
  嘉德罗斯是在赌我会不会接受他的挑衅。
  
  好吧,他成功了。那是我和嘉德罗斯第一次正面的对决,虽然时机和地点都不太恰当,周围尽是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者。
  
  整个大赛里遇到的最糟糕的事情也在这是来了,看到那个从飞船上类平抛下来的那个金发小子,我真想把他一刀劈回登格鲁星去。
  
  金发小子就是金,我的发小。
  
  据金说,我和他是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的关系。
  
  我也赞同,因为我不得不赞同。
  
  他实在太单纯了,一点都不会看环境,丝毫不知道自己究竟处在怎样的危险中。在金拼命炫耀他有多么厉害时,我快速看了一眼嘉德罗斯。
  
  我看到嘉德罗斯的眼神,应该是在嫉妒,又像在看两只猴子。
  
  没错是两只猴子。即使我觉得我之前在嘉德罗斯眼里不像猴子,这个时候也会被他眼里的渣渣自带的猴子光环给吞没。
  
  啊啊,管嘉德罗斯这么多干什么,究竟怎么才能让金知道这里很危险啊!
  
  希望金有自知之明吧。好在嘉德罗斯没有真的发火一棍子把金锤到地里,也省了我去挖。
  
  嘉德罗斯走时留下的一句话:“我对你太失望了。”配上他确实失望极了的表情,我心里居然没来由的一股火气,虽然我一贯不会把情绪表现出来,只淡漠的注视着他与我擦肩而过。
  
  当然一切都不是一个失望就结束的。
  
  我依旧记得我和嘉德罗斯让整颗星球都抖了抖的大战,因为自那之后,我发现我有点迷上了与他战斗的过程,并且开始注意那道金色的身影。
  
  我们再次正面遇见的时候是在迷宫星,嘉德罗斯带着与生俱来的光环,从高处一跃而下。
  
  嘉德罗斯的那个红头发手下怎么老是说一些意味深长的话,“那是嘉德罗斯大人表达好意的方式,”他说。
  
  听到“好意”这个词的时候,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其实嘉德罗斯跃下的瞬间,我的第一反应是要接住他,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只会用武器去应对他。
  
  这可真是太无理取闹了,嘉德罗斯该不会见到我就热血上头以至于忘了迷宫赛的规则吧。
  
  虽然后来才知道嘉德罗斯的有些攻击是为了打碎迷宫星的岩石,但是大难临头嘉德罗斯依旧沉迷战斗这一点真的使我非常不满。
  
  不满归不满,嘉德罗斯后来用武器撑开迷宫的时候应该用了不少元力吧。
  
  其实那时候我内心的想法是我要是不劈开正对着他去的那块碎石,我会不会少一个强劲的对手。但是我的动作强烈否决了我的心思,我也不知道我的手为什么就挥起来去劈开了那块碎石。
  
  至于对视,我其实是有点拒绝的。
  
  因为尴尬。
  
  其实也没什么的,大概是因为这一举动,嘉德罗斯在最后的黑洞战里毅然决然跳到来不及站起来的我身前替我挡了攻击。
  
  战斗的时候嘉德罗斯确实很给力,他应该摸清了我的攻击套路,才会有那么适时且到位的帮助。
  
  从那一刻起,我不再会视嘉德罗斯为敌人了。
  
  迷宫赛结束的很快,不知道还会迎来怎么样的后一场。
  
  我不敢想象那谣传的最后只能留下一个人获胜的一战。
  
  若能到那个时候的话,我想对嘉德罗斯说一声:
  
  “谢谢你。”
  
  END

评论(4)
热度(50)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