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时间之外(一)

-cp嘉瑞
-原作背景上的延伸,大概悬疑惊悚……不起来
-ooc注意
-he请放心食用
全部作品的归档:妄想集中营
  
  00
  “格瑞,我们进入这里有多久了?”
  “几个小时。”
  “可是太阳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化。”
  
  01
  嘉德罗斯漫无目的的在他身处的新的环境里乱转,因为元力无法使用,他只能选择乱转。
  嘉德罗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力量强硬的扯过来的。
  布景还是大赛里熟悉的那个,只是它没有一点生机。四周无风,万里无云,像极了每个灵魂最后都会去往的世界。
  但嘉德罗斯不这样认为,更不希望是这样的结果。
  
  嘉德罗斯眯着眼睛盯了一会儿太阳,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唯一的感觉是太阳像画上去的。他闭目缓解强光对眼部神精组件的刺激,再睁眼时,远处缓慢放大的人影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道身影显眼的发型告诉嘉德罗斯那就是格瑞,但他的视线很快就被新的画面占据了:
  
  〔他在创世神面前亲手用武器穿透了格瑞的心脏……〕
  
  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几乎把人撕裂的痛苦,嘉德罗斯闭上眼不想去看那个画面,却没有用,那个画面是直接投进脑海中的。他有点站立不稳,只得蹲下缩成一团。
  
  〔创世神顶着一张让人看不透的脸,但嘴角咧出的弧度显露出创世神的不怀好意,然后创世神说到:“恭喜你获得了这一届凹凸大赛的冠军……”〕
  
  远处格瑞也看到了嘉德罗斯,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于是加快了靠近的步伐。
  当格瑞离嘉德罗斯仅剩两臂远时,嘉德罗斯感觉刚才的痛苦都如潮水般退散了,一瞬间便放松了下来。
  格瑞适时停下脚步,看着恢复原样的嘉德罗斯从地上站起来。嘉德罗斯的视线与格瑞的对上后,嘉德罗斯愈发感觉刚才在脑海中出现的画面的真实,他几乎感觉自己的手上已经覆上了血液的温度。
  “没事的话,我走了。”格瑞说着就已经转身离开。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离开,“不需要你的……”
  说话间,格瑞离开了与嘉德罗斯两臂的距离,嘉德罗斯感觉痛苦再度袭来。它来的措不及防,那种瞬间被抽空的感觉让嘉德罗斯低吼了一声,几乎要摔倒在地。
  
  〔嘉德罗斯没有去理会创世神,格瑞没有变成数据流消失,他便抱着格瑞不会再有反应的身体,心里涌出一些从未体会过的复杂情感……〕
  
  格瑞反应不慢,要回来扶住嘉德罗斯。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当格瑞踏入两臂距离的圈里时,嘉德罗斯的不适感消失,自己稳住了身形。
  “……”短暂的沉默。
  嘉德罗斯率先有了动作,他看着格瑞的脚,向后撤了半步——正好是出圈的距离,然后在痛苦爬上之前又迈了回来。
  “就是这样了,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抬头去看格瑞,想必格瑞也知道了诡异之处。
  格瑞轻咬着下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即使没有求助于人的习惯,嘉德罗斯现在也不得不期待他的老对手格瑞不要在这种情况下为难他。转念一想,嘉德罗斯便确定了格瑞会给他的答复,若格瑞还将自己视为对手的话,刚才这种情况刚发生时就不会与自己靠的这么近了。
  “一起行动吧。”格瑞摆出了平时召出烈斩的动作,却什么也没有发生,于是把视线转向了自己的手心。
  嘉德罗斯全然明白格瑞的意思,格瑞此举就是证明他现在也无法使用元力,让嘉德罗斯心中一种感同身受的浅淡感情油然而生。
  
  “我们有必要弄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嘉德罗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无法使用元力状况的一致,同时转了个背对太阳的方向,通过影子嘉德罗斯看到格瑞向前走了一步。
  “唯一能确认的是我们不在大赛内。”格瑞道。
  “大赛结束了吗?”嘉德罗斯忽然一句在格瑞看来毫无逻辑的话。
  记忆中的答案是明摆着的,“还没有。”
  “那我应该是看到了未来。”嘉德罗斯偏头看了一眼后方的格瑞后又转过头来直视前方。
  嘉德罗斯自顾自的继续说,“我看到我亲手杀死了你,然后获得了胜利。”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后脑的头发,“……也有可能。”
  “格瑞,你进入这里有多久了?”
  “几个小时。”
  “那和我差不多。”
  “嗯。”
  “我注意到太阳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化。”
  
  02
  原本属于大厅的位置变成了一座颇为华丽的城堡,它悬浮在空中,不知从何而来的水形成瀑布宣泄而下,又不知流往了何处。
  除此此之外其他的景物应该没有什么变化。两人本想寻找回到大赛中的办法,却不得已得出了这样一个意义不大的结论。
  
  “小心,我感觉后面有人来了。”格瑞伸出去准备拦住嘉德罗斯的胳膊伸到一半就悬住了,然后在嘉德罗斯淡淡的一瞥中收了回去。
  嘉德罗斯何等实力?即使现在不得不依靠格瑞,但也没到需要别人拦的地步。
  “没想到除了我们还有别人?我都没感觉到。”嘉德罗斯毫无顾忌的转过头,果然看到有一道人影靠近,“这个渣渣是谁啊?”
  “你能看到那人吗?”格瑞顺着嘉德罗斯视线的方向转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这是什么问题。”嘉德罗斯语气不屑。
  从格瑞的表情中一般是解读不出来什么东西的,但此时却有肉眼可见的凝重,“我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
  “……”嘉德罗斯欣赏了一下格瑞难得的表情,“所以对应的,我感觉不到她吗?”
  “能给我描述一下吗?”格瑞道。
  “一个渣渣有什么可说的,”嘉德罗斯低声抱怨,实际却凝神看向了来人,“她拿着两把细匕首,外面黑粉的头发…穿着黑外套和黑粉条的裙子……”
  嘉德罗斯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察觉到格瑞好像抖了一下,于是问到,“怎么了?”
  格瑞注视着什么他眼里都不存在的前方,缓缓开口,“她是莱娜……”
  “……她在初赛时,就已经死了。”
  
  “所以我们也死了?”嘉德罗斯像在嘲讽,“我可没有任何印象。”
  “但愿如此。”格瑞紧接,“气息强了,她靠近了。”
  “我看的到。”
  再没有过多的言语,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就动作一致的向空中城堡的方向跑去了。
  跑的时候格瑞跟在嘉德罗斯的后面,但始终不出两臂远。格瑞的视线对着嘉德罗斯的后脑,但如果去看的话,会发现格瑞的眼神没有聚焦。*
  突然嘉德罗斯停住了,格瑞正在走神,这一停让格瑞来不及反应,顺势撞到嘉德罗斯身上,使嘉德罗斯不得不向前迈半步来稳住身形,“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这里感觉不太对。”
  嘉德罗斯看到前方的地面在晃动,像有什么要破土而出一般。格瑞停下后便皱了皱眉,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潮湿腐烂夹杂着血腥的气味,而且这气味似乎愈发的浓郁了。
  “前面的地里伸出来一只手,不止一只…”嘉德罗斯环视了四周,顿了顿然后道,“四周都是如此,我们在圈中央。”
  “……”格瑞默默接受着代替了他眼睛的嘉德罗斯的话。
  “远处还有这种东西聚过来了,我们要赶快进城堡才行。”嘉德罗斯的声音带了点急促。
  格瑞表示了他的困惑,“怎么走?”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一眼,然后露出做了重大决定之后释怀的表情,又半转过身去,拉住了格瑞的手。
  “跟我走。”嘉德罗斯道。
  
  “格瑞,我现在有点羡慕你看不到他们了。”嘉德罗斯拉着格瑞往前跑,时不时回头看看,也没忘对格瑞说上两句话。
  “幸亏你没有闻到这股气味。”格瑞淡淡的道。
  嘉德罗斯刚才莫名的羡慕因为这话少了很多,只好接着分析来对尴尬稍加掩饰,“莱娜是预赛没进前一百死的,所以她的外表至少是完整的……”
  “……后面的一大群人,有的和莱娜差不多,也有一小部分身上有各种各样的残缺还在跟着我们。”
  “参赛的人有四千,预赛结束的时候还剩三千多,系统一下回收了近三千人,”格瑞面色凝重,“都在这里吗?”
  “不知道,”嘉德罗斯反而一脸无所谓,“后面浩浩荡荡的有上千人了。”
  “……”格瑞没法接话,因为抓着他一只手的嘉德罗斯加大了握着的力度,同时脚下也加快了步子,没有给格瑞喘息说话的时间。
  反而嘉德罗斯说话了,“我在脑内芯片搜索了一下,有一个民间的说法是死灵会追逐灵魂,然后吸食灵魂的生命力。如果他们不是被控制了的话,我们应该就是被追逐的对象。”
  “所以我们是被引导到这里来的,”格瑞下结论,“而不是死后的归所。”
  “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在那个人的预料当中。”说话间,嘉德罗斯拉着格瑞跳上了一块高台,这才松开了一直拉着格瑞的手。格瑞趁机揉了揉因为大力而掐到淤青的手,这淤青每个一两天大概好不了。
  嘉德罗斯在一旁抱臂看着格瑞,像是在思考。
  休整的时间持续了没多久,高台中央突然劈开了一条缝,缝内宛如深渊,把嘉德罗斯和格瑞分开到了缝两边。
  两臂的距离说不短也不短,说短简直太短了。头痛的熟悉感觉再次侵扰了嘉德罗斯,身体由不得他控制,径直跌入了缝隙中。
  格瑞见状,脸上覆了一层慌乱,伸手去没有抓到嘉德罗斯,干脆紧随着一起跳了下去。
  
  03
  〔嘉德罗斯的脸颊上有微凉的液体滑落,他腾出一只手去抹,不想让它掉到温度渐渐散去的格瑞的衣服上。透明的液体在嘉德罗斯指尖晕开,这是嘉德罗斯从未在自己身上见过的。〕
  〔这叫“眼泪”,嘉德罗斯知道。〕
  〔为什么会流眼泪,嘉德罗斯不知道。〕
  〔“喂!你不是神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感情是什么啊!”嘉德罗斯嘶声竭力的向着创世神的方向咆哮。〕
  〔创世神语调平和:“你与生前的他接触不少,如今为他的死落泪,这叫……”〕
  
  “嘉德罗斯你醒了?”头不疼了,更加清醒且熟悉的声音在嘉德罗斯耳边响起,提前结束了他认为的自己看到的“未来”的画面。
  “这究竟叫什么啊。”嘉德罗斯喃喃道,同时睁眼,借着昏暗的白色月光看到了格瑞。
  “什么?”格瑞没听清,以为嘉德罗斯在和自己说话。
  “没什么。”嘉德罗斯环视四周观察,城堡里唯一的光源是窗口打进来的昏暗月光。此时他们应该在大厅,大厅的吊灯坠满了打磨成水滴状的红水晶,旁边摆了两排中世纪骑士的盔甲,它们的手里坚定的拿着武器。
  “我们从缝里下来后到了这里,这就是城堡的里面。”格瑞解释了现状,“我睁眼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变成月亮了,我四处找了找,城堡里没灯。”
  嘉德罗斯皱眉,似乎是对现状感到担忧,实则打量起了格瑞。从刚才的话里,他总觉得格瑞有点不对劲。
  “你找四处了没灯是吗?”嘉德罗斯挑了重点进行确认。
  “嗯。”格瑞应到。
  嘉德罗斯视线又扫过了那一排盔甲,似乎……和刚才不太一样了?嘉德罗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暗中握拳,把指甲掐到了肉里让自己清醒一下。这一掐果然有用,让他想起了很重要的事。
  “格瑞,你能不能帮我扶一下发箍,我自己看不清。”嘉德罗斯说话间伸出两只手摆了动作演示,同时打开了自己的视觉辅助装置,可以看清皮肤上受伤的情况。
  “……”格瑞不答,意思是不拒绝。
  当格瑞伸出两只手经过嘉德罗斯眼前的时候,嘉德罗斯对格瑞的双手进行了拍照取证分析。
  手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没有一点淤青。
  这不是格瑞。
  就是这里不对,格瑞一定不会在他昏迷的时候去四处找灯。为了减缓他的痛苦,格瑞在能选择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距离他两臂远。
  
  那么这个和格瑞一模一样的家伙是谁?
  他的目的是什么?
  
  未完待续

到这里其实就预感到整个写完了之后会进行一下整理修改了。
好多伏笔暂时不透露啦。

评论(4)
热度(43)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