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亦正亦反(下)

-cp嘉瑞,雷安,其余微量描写
-王国内的权利之争
-本来想在这里写个大概设定但是这样读起来就没有悬念了(强行)
-旧文重写,本来想偷懒结果难度居然不亚于写一篇新的(……)
-分三段改的,全文20k左右
亦正亦反(上)
亦正亦反(中)
亦正亦反(下)

  
  10
  “统帅,我希望你能放弃对现任王的支持。”格瑞平静的抿了一口茶,说到,“来加入嘉德罗斯的阵营吧。”
  ……
  嘉德罗斯平时虽然不出王宫大门,但对外面的事情知道的一点不少,毕竟作为继承人,还是有很多方便之处。
  然后调查便发现 以往只听从命令行动的军队,开始主动出击,平复外界雷狮军团掀起的浪花。这便让嘉德罗斯怀疑起了银爵的立场。
  经过格瑞的分析,银爵是一个聪明且追求稳妥的人,他一定不会希望王国发生内乱。一定猜到了嘉德罗斯不会放弃抓住这个混乱的局面,凭借自己脑内汇聚了所有智慧的芯片,干出一番什么来。
  三方相争,除非在把握特别大的情况下,谁先出手,谁就不容易得利。待先动手的两家拼个你死我活之后,再出来捡便宜,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道理谁都能懂。
  正是为了避免这种局面,银爵才会调动自己可以支配的力量去削弱一方,给另两家营造没有后顾之忧的竞争环境。
  现在问题就只剩下一个,银爵究竟支持哪一方。军队无论放在什么时候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尽可能的拉拢对自己不会有坏处。
  看来这场免不了的对话亟待进行,相比格瑞,嘉德罗斯出宫门似乎更困难一点,于是格瑞担起了打听银爵意图并拉拢的职责。
  银爵对格瑞的前来丝毫不意外,似乎早准备好了会有这样的对话。
  “没想到是你,格瑞”,银爵作为东道主亲自倒水招待客人,“被怀疑杀害了继承人的人,现在代表着那个继承人好端端的坐在这里。”
  “当事人已经把事件平息了下去。”格瑞撂下半句话,意思是外人不要再胡乱猜测了。
  “……”银爵何等聪明,他当然可以听懂其中的潜台词,然后开口,“我在做对于王宫中的竞争看似中立的事,事实上追求稳妥才是我一贯的作风。”
  “是啊,中立是可以绝对存在的,但正确与错误是相对的。”格瑞抬头,双眼看着对面的银爵,“我直白的告诉你,嘉德罗斯即将拥有钥匙,成为真正的王。”
  “钥匙?”银爵有些疑惑与震惊,但表情没有什么波澜。他从没想过继承人会拥有钥匙,而不是重走现任王的老路,“你说的即将,确实存在吗?”
  格瑞眉头微皱,姜还是老的辣。自己虽然接受过上任王的教导,但实际交涉起来,不定的因素实在太多。
  格瑞明白银爵在套他的话,若是给予了肯定的答复,那岂不是承认了自己这边有获取钥匙的方法。若是否定,岂不是在打脸,承认了自己这边毫无优势也言。
  斟酌了一下,格瑞道,“无可奉告。”
  “那么这件事,我想说的是,军队的职责就是听取命令,”银爵重申了军队的行为标准。
  格瑞见银爵摆明了态度不愿偏向一方,坚持自以为的正义的中立,心里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只要不给我们的行动造成阻碍,这股力量迟早会为嘉德罗斯所用。
  “多谢款待,我先告辞了。”格瑞直白的进行了收尾。
  “这次谈话很愉快,不送。”
  
  11
  “国王陛下,骑士长安迷修被雷狮拐跑了!”侍者急匆匆敢来报告。
  “还骑士长?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国王露出鄙视的神色,“跑就跑去吧,反正安迷修知道的消息,全王宫都知道。”
  “属下明白,还有一件事。”
  “什么?”
  “继承人嘉德罗斯大人邀请您共进晚宴,说由他亲自下厨。”
  “知道了,你下去吧。”
  国王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无节奏的敲打,眼里闪过一丝不安。国王想,可恶我当时把继承人看的太重,现在可好,他获得了力量肯定要把我制住。这晚宴也不得不去啊,不去就显的我心虚了,而且我一直待在王宫里也跑不到哪儿去。
  怎么办好呢。
  ……
  晚宴的环境中透着点点温馨,恰到好处的电烛照亮了天花板上水晶的装饰物,合适的光线也衬的桌上的饭菜色泽更加鲜亮诱人。
  嘉德罗斯与国王分别坐在长桌的一端,身后分别站着格瑞和以前的传菜生。四个人都是笑着的,但明显只是摆场子的笑容。
  传菜生挺惊讶格瑞为什么完好无损的站在了自己害死的嘉德罗斯的身后,忍不住多瞟了几眼。格瑞的目光不经意转过来,两人视线对上,几乎在空气中打出了火花。
  “不愧是科研部的技术,我的继承人做的饭菜和从前的主厨格瑞相比竟然丝毫不差呀。”国王有意加重了“从前的”这三个字,抬眼戏谑的看着格瑞。
  格瑞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国王自讨了个没趣,又把视线转向嘉德罗斯,摆出严肃的表情,“钥匙可能在格瑞那你知道吗?”
  嘉德罗斯点头。
  “知道就好,”见嘉德罗斯如此镇定,国王干巴巴笑笑,“格瑞,把钥匙给我。”
  格瑞和嘉德罗斯对视一眼,眼里都带着惊愕,这种直奔主题的对话,是在之前的种种推测里面都没有的。
  “国王陛下,您没有尝出饭菜里熟悉的调料吗?”嘉德罗斯忽然莫名其妙转移了话题。
  “嗯?”国王手里的叉子顿了顿。
  下一秒,国王感到喉咙里涌出一丝甘甜,表情痛苦的掐着脖子,从椅子上滚到了地下,“为什么…我什么都……”
  环境忽然安静了下来,只有三个人是呼吸声与心跳声夹杂在一起。
  传菜生瞪着眼看另外两人,瞳孔因为恐惧与心虚而缩小,长大了嘴却发不出成型的音节,双腿战栗着后退。
  “格瑞。”嘉德罗斯话音响起的瞬间,格瑞已经冲了过去。
  “不用我说了。”嘉德罗斯露出笑容,想着大概这是思维的同步。
  带着哭腔的喊叫声填满了屋子起,传菜生颤抖着跪了下来,双手抓住站在自己正前方的格瑞的脚腕,“格瑞大人,我不是有意害你的,都是听的布伦达的命令,毒药也是他给的。”
  事情这么快就被揭开了,格瑞抬脚甩开了抓住自己的手,转身与嘉德罗斯交换了眼神。
  “咔嚓”的清脆声音响起,传菜生的身体倒了下去,倒下身体的脖子被扭成了诡异的角度。
  “那种时间无论什么人都会说真话的。”
  “好一个布伦达,或者叫,雷狮。”
  ……
  “……这就是钥匙吗?”此时两人待在厨房,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捣鼓以前他带过来的一把普通至极的刀。
  格瑞小心的把外壳普通金属做出的机关打开,剥下一层,随意的扔到桌上,露出了里面绿色的由特殊材质打造出的“国家的钥匙”。
  “嗯,需要钥匙打开的宝藏在老王宫的地下装置里,现在老王宫被改建成了中心酒吧,唯一的入口在酒吧内。我不知道确切的位置,需要去探一探。”
  “入口应该被保留着,雷狮的资料显示他一直在那里做服务生,他肯定发现了宝藏,并且知道钥匙的存在。”嘉德罗斯分析。
  格瑞接到,“需要尽快了,国家不能没有主人。即使有银爵的帮助,外界雷狮军团给的压力也不容小觑。”
  “……”嘉德罗斯没有接话,而是看向了格瑞。格瑞总觉得这目光不怀好意,于是想向后退半步。
  只见嘉德罗斯提步上前抱住格瑞,踮起脚在格瑞脸上落下一吻,丝毫不在意格瑞红到耳朵根的脸。
  “你给我的你的一切,我都会收好的。”
  
  12
  深夜,雷狮一群人轻车熟路走进了酒吧的后门,避开了旁人的耳目,把强行塞药后睡着了的安迷修扔到了床上。
  “雷狮老大,这个前骑士长安迷修一定知道很多东西吧。”四人站在一旁商量着,帕洛斯提出了见解。
  “嗯,但毕竟是骑士长,一般的手段下,他肯定什么都不会说。”卡米尔道。
  “我知道了,”雷狮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佩利你看好他,他要是醒来你就跟他打架,或者把他打晕,总之就是把他留在这里。”
  “打架!好的老大!”
  “你们俩个赶快去处理其他事情吧,”雷狮吩咐道,“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说罢雷狮去前台找了老板,在老板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老板拍着胸脯挂着笑容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拉回来一个巨大的箱子。
  雷狮敷衍的道谢后直接把箱子拉到了刚才的房间。听到门里面有动静,觉得应该是安迷修醒了,佩利在执行他的任务。
  随即雷狮不紧不慢推开门,看到的正是纠缠打在一起的两人。但是此时的形势是压倒性的,安迷修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根本无法与全盛的佩利相比。
  看到雷狮回来,安迷修心凉了一截。原本以为自己搞定了眼前这个家伙就可以跑掉,结果这个家伙都这么难缠,更别说加上一个雷狮。
  “佩利,你先抓住他。”雷狮说话时正在把箱子放平。
  “不打架了吗?”佩利把安迷修一条胳膊反摁到身后,扭过头来看着雷狮。
  “嗯,更重要的任务。”
  雷狮把箱子放平后便打开了它,露出了里面的事物:那是一位女性,蜷缩在箱子里,看起来似乎没有外伤,但一动不动的应该是被下了药。
  看到这一幕,安迷修的骑士道,或者说,对女性的保护欲被激发了出来。
  “恶党!你要对那位美丽的小姐做什么!”安迷修想睁开佩利,却又被压了回去。
  雷狮唇角勾起微笑,对安迷修的反应满意极了,“你觉得我要干什么呢?”
  “放了她。”安迷修语气严肃,却因为他尴尬的处境而没有什么说服力。
  “把你知道的关于王宫的一切都告诉我们,否则,”雷狮的手指在那女性的脸上点了点,“我会当着你的面,用最残忍的方式杀了她。”
  “请不要这样做,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说。”安迷修开始紧张起来,在他的认知里,雷狮应该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不让秘密泄露出去的最好方式就是从未保有过秘密,我的身份很特殊,国王当然能想到这一点……”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什么都不知道?”雷狮挑了挑眉,虽然雷狮想到过这种可能性,但这种猜测已经被否决掉了,没想到这被否决掉的部分才是正确的答案。
  一上来就否决掉了正确答案,这道题还怎么解的下去啊。
  雷狮觉得自己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
  而想的复杂的起因,是雷狮高估了安迷修的智商……
  “我对需要脑子的事情不太在行…”安迷修这一句话无疑是承认了自己智商不高这一点,“所以我知道的事情还没有你多,就比如说武器系统那件事,我真的……”
  “你闭嘴吧,”雷狮没好气,随即对佩利吩咐到:“我单独会会安迷修,你放开吧,把这位小姐小心点放到空房间去,给她一笔足够的演出费。”
  “好的,雷狮老大。”佩利不得不听从命令,起身去拿箱子,临出门时还恋恋不忘的要打架,“雷狮老大,要打架一定要叫我啊。”
  “好,好。”雷狮敷衍的答道,视线一直在安迷修身上,直到听着房间门被关上。
  “这是演戏!?”安迷修活动了一下身体。
  在地上被摁了半天,与得知真相的不满叠加起来,使安迷修此时非常愤懑。
  “以我的名号,可以叫过来一大群女性给你演戏看。”雷狮笑看着安迷修,也活动起了身体。
  安迷修此时愤怒归愤怒,但已经拉住了刚才对雷狮急转直下的印象,而且把恶党两个字的深深刻痕填平了一点。
  愤怒毕竟是愤怒,思考间,安迷修提拳冲了过去,他现在只想给雷狮来上一拳。
  哦,不会对着脸。
  然后雷狮一拳锤到安迷修的脸上。
  随即两人扭打在一起。
  ……
  “安迷修,其实我注意你挺久了。”雷狮道,“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可惜我们的立场是对立的。”
  “你认真的吗?”此时两人气喘吁吁并排躺在地上上,安迷修小心翼翼的问。
  “是啊。”雷狮随意答到。
  “其实我也……就是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就喜欢了。”安迷修磕磕巴巴,脸上出现一抹红晕,“而且我现在,应该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势力了。”
  “你刚才的前一句话说过一遍了。”雷狮笑笑,“你当时说的是:啊,就是这个人。”
  “唉,是吗?”安迷修脸又红了一层,“那应该是我喝醉的时候吧。”
  “我喜欢你。”雷狮没有接安迷修的话,自顾自的说到。
  “嗯。”安迷修轻声应到,声音大概只有自己能听到。
  
  13
  国王死亡的消息没有传开,他的遗体被送回了原本寝室,对外宣传忽然生病。嘉德罗斯强调自己要亲自照顾国王以报重生之恩,然后在王宫内发布了“国王寝室不得任何人靠近”的禁令。
  嘉德罗斯穿上了自己以前的便衣,拥有完美延展性的材料无论什么时候穿都很合适。又拿出了围巾戴上裹住了半张脸,长出的部分像披风一样飘在身后。然后他把平时被精心打理的头发弄的乱蓬蓬,用发箍别起了多余的碎发。
  乔装虽简易,但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还是和换了一个人一样。
  格瑞没什么好藏的,他根本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就只是换上了一套便装。
  “事不宜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了,我们走吧。”格瑞说话时认真戴了下发带。
  “这次主要是探查位置,要从正门进去,然后找准机会行动,那就拿随身武器吧,”嘉德罗斯拿出了自己从前的匕首,抛向格瑞,“你拿着。”
  格瑞接过匕首,迟疑了一下后开口,“你呢?”
  “普通的武器伤不了我这具身体。”嘉德罗斯握了握拳,“脑内资料很详细,这种小事没问题。”
  “别大意,嘉德罗斯,”格瑞皱眉,“我们不清楚对方的实力。”
  “格瑞,我可不希望你这么胆小。”
  “……”
  ……
  两人并排走到了酒吧门口,忽然从门里出来一个高大的青年,速度极快的冲过来,撞到了嘉德罗斯身上。又立刻从门里冲出来一个青年,速度同样不慢,一把拉过了高大青年,按着头陪着笑给两人道歉。
  “两位不好意思,这个家伙有点傻又喝了不少酒,两位一定不要往心里去。”
  “赶紧滚,渣渣。”嘉德罗斯有点不耐烦,想动手却被格瑞拉住,只好出言泄愤。
  “我们进去吧,不要惹事。”格瑞道。
  “哼。”嘉德罗斯撅起嘴。
  ……
  “帕洛斯,是他唉!”高大青年有点兴奋的叫到。
  “知道了,闭嘴。”帕洛斯,正是刚才拉住高大青年的人。
  “雷狮老大,酒吧来了两个不得了的人。”拐出了两人的视线,帕洛斯掏出了通讯器。
  “哦?”雷狮此时正在琢磨怎么安置安迷修,一听到这个消息忽然起了兴趣。
  “是嘉德罗斯,佩利不会闻错的,他还带了一个人。”帕洛斯仔细汇报,“嘉德罗斯金发戴着黄围巾,另一个人白发戴着黑色发带。”
  “我知道了。”雷狮结束了通讯,唇角勾起笑容,“好戏终于开场了。”
  ……
  “两位客人,你们需要些什么呢?”
  雷狮迅速换上了服务生的衣服,拿着菜单拦住了准备乱转碰运气找入口的格瑞和嘉德罗斯。
  “这不是嘉德……”雷狮故作吃惊,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低下头,更把自己的围巾向上拉,企图把整个脸藏进去。
  这一举动无疑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雷狮?”格瑞看到了这张与之前王宫内录像中一致的脸,愣了一下,开口表达疑惑与震惊,肌肉紧张起来,随时可以应对各种情况。
  听到这个名字,嘉德罗斯迅速抬起了头。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雷狮了一眼格瑞,随即把视线转向嘉德罗斯,“堂堂继承人大人带着男伴来酒吧,你们是为宝藏来的吧。”
  “……”听到男伴这个词,嘉德罗斯脸热了一下,拉住了格瑞的手,“格瑞,我们走,别理那个疯子。”
  雷狮半边身子靠在墙上,对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喊到,“你们这样乱走是找不到入口的,我可是知道它在哪里的。”
  “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啊。”嘉德罗斯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他。
  “当然,作为交换的东西,就用钥匙吧。”
  “别做梦了。”
  “我不介意使用武力,”雷狮活动了一下手,发出清脆的骨节伸展的声响,“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们肯定要带在身上才放心吧。”
  “想不到你还挺聪明啊,”嘉德罗斯活动了一下手腕,眼中燃起战意,“可惜,没用的。”
  
  14
  雷狮摇了摇胳膊,四周便有客人和服务生一齐站了起来,有的拿上了手边的酒瓶,或从怀里掏出了匕首,向格瑞和嘉德罗斯围了过来。雷狮下完命令后,开始自顾自的活动起了筋骨,站在一边,暂时没有一起围攻的打算。
  被围住的两人没有交谈也没有眼神交换,却立刻背对着站好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格瑞手腕一翻,匕首出现在手中。
  两人怎么说也受过正经的训练,比那些打野架自学的人强了很多,短时间内完全是一边倒。但胜不过人多对体力的消耗,局面维持了一会儿后,两人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
  嘉德罗斯还好,机械的身体对疼痛的感知并不明显,而格瑞毕竟是血肉之躯,无法避免的疼痛和劳累会对他造成不小的影响。
  雷狮瞅准时机加入战局,一记高踢准确的命中格瑞抓匕首的手。匕首脱离,被雷狮抓到手里。
  下一秒雷狮出现在了格瑞身后,匕首横在了格瑞的脖子前。
  格瑞并非是没有反抗的余地,但他不确定反抗后会有几成胜算,干脆就让雷狮把他作为人质,顺便回复一下体力,待会儿见机行事。
  嘉德罗斯停下了动作,冷眼看着这边,“雷狮!”
  “差不多该把钥匙给我了吧。”雷狮道。
  “你带我们去门口,我给你开门。”嘉德罗斯活动了一下手腕,身体放松下来。
  雷狮盯了一会儿嘉德罗斯,大概是在思考,“也行,走吧。”
  四周还能活动的人此时爬了起来,为了雷狮的安全,他们准备押着嘉德罗斯走,却被一脚踹开,“滚开,渣渣。”
  ……
  一行人进了地下室,走进了毫不起眼的货仓。货仓的一扇门后面还有一道门,在昏暗的光线下闪着绿色的光芒。
  这绿色与钥匙的颜色一致。
  “它原来是不会发光的,看来是钥匙来了,”雷狮道,“去开门吧。”
  嘉德罗斯转向格瑞,欲进行眼神交流。雷狮发现了这一小动作,下一秒匕首没入了格瑞的大腿。
  “啊…”格瑞因疼痛失去了腿上的支持,跪了下来,却被雷狮抓住一只胳膊不让倒地。
  嘉德罗斯走向了格瑞,在雷狮审视的目光中,手探入了格瑞的领口,摸出了挂在脖子上的钥匙。微微一用力,钥匙被直接拽了下来,在格瑞颈部留下一道勒出的红痕。
  门锁转动的轻响回荡在只有呼吸与心跳声的室内。锁被打开,门上忽然放出了刺眼的光,嘉德罗斯条件反射的后跳,抓住了格瑞的手。
  光将三人淹没,退散时,格瑞和雷狮倒在了原地,没有了嘉德罗斯的身影。
  眼前的环境陌生极了,它不像是世界的真实存在,而更像是幻境。四周是温暖的淡黄色调,不远处是好几排木质的书架,每一个书架上都摆满了书。正当三人疑惑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不知从空间的何处响起。
  “凡人之躯是无法进入这永恒的宝藏的。出去的方法为答题,范围为书架上书中内容,需要全部正确,题目不透露且每次尝试题目均不同。”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答题交给你们了,以前的事一笔勾销。”雷狮率先打破了沉默,“原来所谓的宝藏就是这种东西?”
  格瑞和嘉德罗斯看了他一眼,决定先解决眼前的疑惑。
  格瑞站起身,道:“伤口消失了,我现在应该是意识或者灵魂状态,雷狮应该一样。”
  “我想我应该不是凡人之躯。”嘉德罗斯接话,“除了我,换做其他人,可能一辈子都要呆在这了,我的芯片存这点东西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宝藏的作用了。”格瑞看着一排排书架发愣,“它能体现出什么作用呢。”
  嘉德罗斯眼神从格瑞身上移开,然后道,“雷狮,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正有此意。”
  ……
  “那就最后确认一下,”格瑞站在两人身侧,“新上任的国王嘉德罗斯与雷狮军团的真正首领雷狮意见达成一致,决定拥护拥有钥匙的嘉德罗斯获得真正的权利,雷狮军团所属均交由国王统治。国王保证民众的生活将有所改观,给予研究所足够的资金支持并移下统治席位。同时雷狮军团中心的四人,雷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拒绝国王的收编,将以宇宙作为栖身之所……”
  “同意。”雷狮伸了个懒腰道,“谁让现在是这样的局面呢。”
  “同意。”嘉德罗斯露出笑容。
  
  15
  格瑞再次醒来时,正躺在一张大床上,伤口处都裹好了纱布。旁边守着的,是一个陌生的身影。
  “安迷修?”那个人感觉到格瑞的动静,转过身后格瑞才认出来他。
  “啊,”安迷修急忙放下手里的水杯,“你醒了。”
  “多谢了。”格瑞抿嘴,这一声道谢攒了很久,是感谢安迷修当时在审问时没有难为自己,还有这次受的伤应该是安迷修解决的。
  “没关系,这正是在下的骑士道所坚守的。”安迷修露出了招牌的笑容。
  “今后你决定去哪?”
  “在下不会再待在这个国家,大概会和雷狮他们一起去外面游历。不过放心,我会一直坚守我的骑士道,若雷狮还要继续恶党的行为,在下是不会放过他的。”
  格瑞忽然觉得安迷修的表情有点变了味,不再是僵硬的将面部肌肉提起,而是发自内心的在笑。
  “那在下先出去了,继承…国王大人应该马上会来。”
  ……
  “格瑞!”人还未到,嘉德罗斯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门被打开,嘉德罗斯站在门口,脸上被笑容占据。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格瑞看到嘉德罗斯灿烂的笑容,想到安迷修刚才真心的笑容,格瑞不禁扯了扯嘴角。
  “啊…好久没有笑过了。”格瑞想。
  
  16
  就让我贪婪一次吧。
  
  END

评论(2)
热度(40)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