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亦正亦反(中)

-cp嘉瑞,雷安,其余微量描写
-王国内的权利之争
-本来想在这里写个大概设定但是这样读起来就没有悬念了(强行)
-旧文重写,本来想偷懒结果难度居然不亚于写一篇新的(……)
-分三段改的,全文20k左右
亦正亦反(上)
亦正亦反(中)
亦正亦反(下)

  
  06
  雷狮军团演讲结束的那一晚,酒吧里呈现了格外热闹的景象。激动的人们大谈着对演讲的看法,简单粗暴的谋划着自己将来的打算。
  “唉?没想到雷狮军团的首领居然不叫雷狮啊!”
  “就是,我当时一直以为是雷狮组建的军团呢。”
  “而且听那个布伦达说,雷狮军团的核心人物只有四个!……”
  “那里是对成员真的好,我都想加入了……”
  酒吧里的客人突然多了,即使是有老板做后台的紫眸服务生也忙碌了起来。
  今天他扎上了头巾,长长的头巾随着人的动作在身后飘扬,像是宣誓胜利的旗帜。
  “雷狮,说不定是字面上的意义呢。”
  谈论中的客人听到陌生的声音参与了进来,狐疑着抬起头,对上一双含着笑的紫眸。
  “这是您点的酒。”
  客人对突兀加入的聊天内容起了兴趣,拉住了那只摆好酒的胳膊,“字面的意义吗?”
  紫眸服务生神情变了瞬间,之后不留痕迹的又恢复了原样,他做出思考状,“雷,大概是自由不羁,狮,则是王的代表。”
  “唉,那你说……”客人意犹未尽,抓紧了服务生准备接着问,话却在此时被打断了。
  “!!”酒吧门口忽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声,整个酒吧安静了一瞬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接着活跃了起来。
  “这位客人,麻烦您松手。我要去查看那边的情况,真是不好意思。”紫眸的服务生笑着抽出胳膊,转过身后,厌恶般的甩了甩被抓到的胳膊,这才前去了刚才声音的方向。
  场面有点混乱,一地的狼藉,周围横七竖八躺了好几个人。老板见紫眸的服务生前来,一手拍了拍他的肩,另一手指着低着头双手撑地的穿着衬衫的人,在服务生耳边低声说,“那个人就是安迷修骑士长。”
  “哦?安迷修吗,我去会会他。”
  紫眸服务生没想到骑士长本尊居然是如此一幅落魄的模样,不穿制服确实也不容易认出来 。
  “……为什么美丽的小姐们都不愿理我呢,为什么呢……”安迷修正碎碎念着,忽然自己被人抓着领子提了起来。
  正欲动手,安迷修抬起头,却愣住了,不由自主的陷入呆滞。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安迷修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忘记这张脸。
  安迷修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这张脸上,然后下一秒,这张脸的主人挥拳打到了自己脸上。
  “酒吧不是你闹事的地方,不管你是谁。”紫眸服务生开口,“收起你那副恶心的表情。”
  随即抓住衣领的手突然松开,安迷修没有防备,直接跪到了地上。紫眸服务生没有丝毫留恋,潇洒转身准备离开,长长的头巾随着转身的动作被甩起。
  安迷修正郁闷,只想拉个人听他诉说。
  紫眸服务生头巾突然被拽住,他控制不住的身体向后仰。抓他头巾的人顺势从后方站起,然后用胳膊勒住了服务生的脖子,另一个手臂抱到了他的腰上。
  然后两个人一起仰面倒在地上,这一下摔的不轻。从服务生身下的这个人,与地面接触产生的闷响就可以听出来。
  “美丽的小姐不愿理我,你陪我说话吧。反正给服务生足够的小费的话,什么都会干吧。”
  “聊天?”紫眸服务生嘴角勾起微笑,“好啊,奉陪到底。”
  ……
  一开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几杯啤酒下肚,服务生面不改色,而安迷修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红晕。
  “我安迷修遵守骑士道有什么不对吗,国王居然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让我这几天好好找美丽的小姐反省。”
  这绝对已经是醉话了,服务生判定。公众场合,没有被太多人认出来已经是万幸了,却还要自报家门,可不是理智支配下的选择。
  “是什么任务呢?”服务生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样子随口问到。
  “在演讲完后刺杀雷狮军团首领,”安迷修半边脸贴在桌子上,一手在吧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酒杯,“谁知道布伦达居然是一位美丽的小姐。”
  “噗。”服务生不可闻的轻笑了一声,他觉得这个骑士长有意思极了。
  安迷修身体重量全部压在椅子上,这是椅子突然被路过的人踢到挪动,安迷修重心不稳,一头栽到吧台上,被服务生手疾眼快拉了回去。
  “你喝醉了,这里不安全,我带你去宾馆。”似乎是顾虑到谈话会有人偷听,服务生提出建议。
  “我没醉。”安迷修脸上泛红,开始口齿不清。
  “只有醉了的人会说自己没醉。”
  “那来打一场啊!”
  果然是醉了的人,本来就不高的智商再往下降,变成了处理事情用拳头的毛头小子。
  话音未落,像是发泄一般的,安迷修已经提拳冲了上来。
  服务生动作也不慢,格挡将拳头上的力卸下,顺势抓住人的胳膊往后扯。身后就是很窄的吧台,趁着对方胳膊被扯失去平衡后腰部拱起向前迈步的瞬间,服务生对准安迷修的腹部,直接勾手把人扔到了吧台上,撞下几杯饮品。
  然而安迷修错误估计了吧台的宽度,使自己的腰受了点苦。先是腹部撞到吧台上,偏偏接了一个翻滚,导致从后方翻了下去半边腰部蹭到椅子上,最后腰部着地砸到了地上。
  服务生有点无奈的看着在吧台后挣扎起身的安迷修,思考了一会儿后手撑吧台跳了过去,把那个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的安迷修抗了起来,“我送你去休息。”
  肩上的人没有剧烈的挣扎,看来是清醒一点了。服务生单手抗着安迷修,另一手在口袋里翻出了好几张今天坑到的房卡。
  “情侣房间?”服务生想了想其中的配置,“就它了。”
  ……
  服务生熟练的刷卡进门,再次扔出了安迷修,这一次是扔到了柔软的床上。然后熟练的从抽屉里翻出了情侣房间里特意准备的玩具。
  是类似手铐的东西,服务生把安迷修双手举过头顶拴到了床头。
  “你要干什么?”安迷修反应过来开始挣扎。
  “跟你聊天啊。”服务生笑眯眯应到。
  “那为什么要这样啊。”
  “怕你再打我。”
  “……”这时安迷修酒劲已经缓了大半,但神智依旧是糊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大概要不是在对那张看一眼就忘不了的脸耿耿于怀,以安迷修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去知道一个服务生的名字。
  “我的名字啊……”紫眸服务生语气中带点犹豫,“雷狮。”
  “咦?是那个雷狮军团的雷狮吗?”安迷修很激动的挣扎,拉着床头的锁链吱呀作响,但是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因为根据很可靠的消息,雷狮军团的核心只有四人,分别是首领布伦达,总策划卡米尔,外交官帕洛斯,武官佩利。安迷修曾经也分析过核心成员的构成,意外的是,这其中没有收集汇总情报的人员安排。于是得出了雷狮军团为了避免组成繁杂,而没有把情报处摆在显眼的位置上。
  “这种的重名真尴尬啊。”安迷修自说自话。
  虽然疑惑,但在神智不清的时候,一通胡乱分析后,安迷修认定这只是非常巧合的重名而已。毕竟这种名字在这个时代也是很常见的,随着雷狮军团的风生水起,更有很多盲目的追随者,借着核心成员中没有叫雷狮这个名字的人,而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雷狮。
  安迷修大概就把眼前的雷狮理解成了追随者的一员。
  为了调解紧张的气氛,安迷修开口了,“你……雷狮,很信任雷狮军团吧。”
  “是啊。”雷狮很随意的答到。
  一问一答之后便没有了下文,空气中沉淀下去的尴尬又重新被搅了上来。
  “雷狮。”
  “嗯?”
  “能不能……把我放开。”
  “都到了这种地方了,当然是要做一些应景的事啦”。话虽说着,但雷狮解开了安迷修脚上的束缚,随即跨坐在人腿上,“更何况,骑士长大人不是挺享受的吗。”
  雷狮的手抚上了安迷修的大腿,顺着精致的曲线向上,伸入了衬衫。
  “雷狮,你住手!怎么可能跟你做这种事情!”脸上由酒精引起的红晕刚淡下一点,一层不同性质的红晕又覆盖了上来。
  雷狮意识到自己调戏眼前的人似乎有点过了,意犹未尽抽回手,“哦,那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不是说要聊天吗…”安迷修把脸偏到一边,埋到了枕头里。
  “太有趣了。”雷狮感叹到,“好啊,那骑士长大人给我讲讲王宫内部的构造吧,我很向往呢。”
  安迷修看着雷狮移到床另一边躺下,本以为要纠缠一番,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干脆就收了手。
  雷狮发现了安迷修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想继续吗?”
  “不不不,是我要和你聊天的……”安迷修表情诡异的盯着天花板。
  ……
  安迷修直到第二天临近中午才醒来,房间里只剩自己一个人了。记忆中只剩下“雷狮”这个名字和他看一眼便忘不掉的脸。
  ……
  提前离开的雷狮靠在吧台内侧,双手插到了口袋里,做沉思状咀嚼着安迷修已经没有印象的话。
  “雷狮,我挺喜欢你的。”
  “……”
  “看到你之后,我有一种‘啊,就是这个人’的感觉,即使我们在之前从未见过。”
  “可是我注意了很久了啊,安迷修骑士长。”
  
  07
  “金!你怎么也来了。”
  “秋姐!我好想你啊。”
  一番颠簸之后,金跟随银爵到达了军队的大本营。金本来已经做好了受难的准备,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秋,这让他非常激动,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有了支撑。
  王宫位于城市的一角,而军队的大本营在城市的另一角。从王宫到军队,需要穿过这整个城市才行。
  当然,以王国的科技水平,再大的城市,想要过去,都不过是一会儿的时间。至于金为什么会感到路途颠簸没个尽头,主要是因为金从来没出过皇宫的门,银爵知道金和自己的干将秋的关系,照顾到秋的面子,便让属下带着金徒步逛完了整座城。
  至于金走丢了几次,不要再提了。
  ……
  金眼里的秋看起来混的很好,穿着中体现出的地位居然和银爵都差不了多少。与金一番嘘寒问暖之后,简单安置了一下,秋便立刻被银爵叫去开会了。
  “现在这个王国的局势非常危急”,银爵简单扼要的发起了话题,“据我的了解,国王上位后就把就职宣誓的内容完全抛到了脑后,民众的意见可不小。”
  “他选出来的继承人夭折了,对他打击不小吧。”秋分析到。
  “别忘了技术部,他们已经开发出了人造人,他们可能用他来制造继承人”,银爵眉头皱起,“继承人夭折一事,当时在王宫内非常轰动,即使传到外界,也应该只有少数人知道。”
  “然后人造的继承人就出现了,这一切来龙去脉都只有王宫的人知道,外界的人并不知情,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秋接话,表情逐渐有些严肃。“民众实际上对现任国王的意见很大,盼望着继承人的上任,能使现况造成改观。要是民众知道继承人夭折,那国家估计就无法安定了。”
  “但现任国王并不是真正的国王,他用手段逼退了上任国王,没有拿到‘国家的钥匙’。这时候,由于人造人的独特优势,这位继承者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成为真正的王。”
  “所以,或许现在对于民众来说,雷狮军团才是正义,而国王作为反派打压着这个所谓的正义的幼苗。”
  “亦正亦反,正义反派可不是绝对的,要看个人内心的想法。”
  “那,我们该怎么做。”秋咨询建议。
  “想办法让事态在我们可以想到的范围内。王宫内部有骑士团负责,我们军队,就负责在外加强防守,减少闹事的民众。”银爵抬手推了一把脸上平时戴的平光眼镜,“剩下的,就由他自由发展去吧。”
  “’我这个军队的统帅,还没有夺权的打算呢。”
  
  08
  国王的继承者嘉德罗斯的夭折,在王宫内带来的不小的骚乱还没有平息时,宫内的人几天后又发现嘉德罗斯出现了。
  于是短短几个小时内,迅速就有各个版本的流言传开了,内容也无非是不知情者的臆想。
  “那是嘉德罗斯的游魂回来复仇”,“回来告诉国王谁是真正的策划者”,等等。
  离谱的堪比都市传说。
  在现实面前,就算这种东西讲出去,也没有什么力度吧。
  ……
  格瑞被嘉德罗斯从牢房内带出来后,立刻安置了下来,成为现在的嘉德罗斯唯一的手下,至于原来的人,都被安排到各处打杂去了。格瑞担任起了各种角色,有嘉德罗斯的名字顶在头上,平时倒也来去自如。
  如今嘉德罗斯以人造人的形态出现,对自己的各种实力自信极了,自然不愿再屈居于继承者的名号之下。
  国家的钥匙,这一名词又被提起。
  嘉德罗斯的种种动作都在证明着他仍是九岁。此时嘉德罗斯正侧躺在床上,把格瑞像人形抱枕一样抱在怀里,脸靠着格瑞的脖颈。每一次呼吸都会有气流打上来,使得格瑞的耳尖有点发红。
  “上一任国王是有这个钥匙的,现任国王逼他下了台,钥匙的传承便不了了之。虽然不知道钥匙的具体作用,后来上一任国王又被现任王谋杀”,嘉德罗斯语气中满是不屑与愤怒,“愚蠢的做法。”
  “上一任国王……”格瑞轻生重复了一遍自己抓住的关键词。
  “现任国王完全就是听凭技术部驱使的一条狗,那帮老东西,其实只要有钱支持研究就满足了。”嘉德罗斯作出总结。
  “其实…”格瑞犹豫了一下,“我的师傅,就是上一任王。”
  “嗯…你头一次提起,什么!”恍然意识到什么,嘉德罗斯有点激动,翻身撑起,把格瑞压到身下,“难怪现任国王这么怕你跑了却又不杀了你,原来钥匙可能在你手上。”
  “机会在你手上,为什么不让你自己成为王呢。”嘉德罗斯像在质问,却接着说,“那个记载中最年轻的国王,被逼退后也没有放弃,因为他有底牌在手,就可以培养自己意志的继承者。”
  “这个人是你,格瑞。”
  嘉德罗斯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变得不真实了起来,说不定这么久的接触,培养出的如此炽热的感情,都是为了从自己这里获取信息。甚至开始相信之前自己肉体的死亡,是格瑞操控下的,是格瑞为了排除自己成为王的阻碍,并且试探现任王的态度。
  钥匙的存在只有王宫内的高层知道,现任的王没有钥匙,知情者更是只有寥寥几人。没有人知道钥匙的功能,或者他的功能曾经体现过,但未被人发觉。
  格瑞可能有钥匙,在嘉德罗斯推测出之前,只有现任王知道。嘉德罗斯现在,在等格瑞给自己的答复。
  “我坚信自己没有成为王的资格与觉悟”,自己的秘密被他人知道,格瑞没有丝毫的惊慌,而且表现出了坦然,“师傅告诉我,如果我自己不想成为王,就去寻找真正的王吧。”
  “现在,我想我找到了。”格瑞伸出双臂回报住嘉德罗斯。
  格瑞的回答令自己满意,嘉德罗斯脸上露出笑容,大概是释怀的笑容。
  “那就由我,来建立属于我们的王国吧。”
  
  09
  “喂喂,能听到吗。”
  临时任务的通讯器突然被开启,王宫的通讯中心里乱成一团。
  “这是骑士长大人的任务,刺杀布伦达,使用的通讯信号。”
  “先接通吧。”通讯中心仓皇间下了决定。
  “您好,这里是圣空通信中心。”
  伴随着接通的信号,电流的沙沙声格外强烈,“通了啊,我是代表雷狮军团来谈判的。”
  “好的,请您稍等,我们为您转达国王。”
  “如果方便的话,请您报出姓名。”
  “无名小辈而已。”并不好的音质让人听不出说话人真实的声音。
  “好的,请稍等。”
  ……
  “安迷修,这就是你搞丢了的通讯器吧。”国王眉头微皱,斜看着站在王座后的骑士长。
  “是的,殿下。没有想到是被雷狮军团拿走了,这是在下的责任。”安迷修低头反省。
  “雷狮军团的代表,又是无名小辈。把他搜身一下放到大厅吧,然后把大厅的武器终端给我。”国王对台下的执行官下达指令。
  “大厅武器系统?什么时候有的?”安迷修疑惑,他从不知道大厅里还有武器系统。
  “堂堂王宫的大厅。”国王仅撂下了半句话,像在嘲讽安迷修的愚蠢。
  “是在下失礼了。”
  ……
  雷狮军团代表的身影远远出现在门外时,安迷修就觉得有种独特的熟悉感。走近后,安迷修呆在了原地,表情布满震惊,好在也没有人回头看他。
  两人的视线忽然对上,雷狮军团代表勾起了唇角。看到那个视线,安迷修感觉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那天醉酒后,即使只有隐约的印象,居然是他怎么会是他为什么会是他……”尽管心中非常震惊,但安迷修立刻调整了表情,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自我介绍一下,”来人在台下站定,若无其事的理了理随意飘到肩上的头巾,一双紫眸盯着王座,“我叫雷狮,雷狮军团的创建者兼首领。”
  传言是真的,雷狮军团的首领有一张只要看了一眼就不会忘记的脸。一切谜团都在瞬间被揭开,巨大的信息量使安迷修神情恍惚了刹那。
  “安迷修应该对我不陌生。”雷狮接着说。
  “哦?安迷修你认识他?”国王选择先解决身边的疑惑。
  “不认识,我们只是见过。”安迷修强装冷漠,事实上心里已经炸成了一团。可恶可恶可恶他为什么要叫我,鬼知道为什么那天随便抓的服务生居然是他啊啊啊啊。
  “你说你是雷狮军团的首领,那布伦达是谁呢?”国王提出了在场人想必都会有的疑惑。
  “一对忠心于我的兄妹,或者说,替身。”雷狮似乎对这个问题毫不避讳,“毕竟我有更重要的收集情报的工作要做,可没时间准备无聊的演讲。”
  “那你此次前来谈判的内容是什么呢?”
  “国王陛下应该知道民众对自己的支持率非常低,不断的压榨民众可可不是什么好的方法,而我的雷狮军团,可以给民众带来好处。”
  “你想说什么。”
  “所以……国王陛下能不能把这个国家,让给我雷狮军团呢?”
  话音未落,国王手指已经点上了武器终端,大厅内的武器系统在一瞬间被开启,各式的武器齐刷刷瞄准着雷狮。
  雷狮抬头望了一圈,没有露出丝毫怯意,反而面带笑容“喂喂安迷修,这和你那天在床上说的不一样啊。”
  “安迷修,我真是看错你了。”国王下定结论,丝毫不在意安迷修始终重复着的“听我解释”之类的句子。
  “其余人,把这两个人关到重牢里去。”
  ……
  重牢内就不仅仅是关着了,每一个里面都有一套设备。安迷修始终没有挣扎,并且一言不发。被人推着进了牢房,手臂被固定在身后的墙面上,环扣扣紧后调整到了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去的高度。
  正因为有这套设备,重牢的每个单间都只由简单的铁丝网隔开,彼此之间都可以几乎无阻碍的沟通。
  过了一会儿,隔壁的牢门被打开,一个人被押了进来,正是雷狮。
  待环境安静了下来一阵子后,安迷修缓缓开口,“恶党,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恶党?”雷狮似乎惊讶于这个新称谓,“对于民众来说,国王才是恶党吧。意义当然有啊,向国王表示了我们的态度啊。”
  “那为什么要把我拉进来?”安迷修气恼。
  “自己做过的事,可别当做没发生哦。”
  做过的事,指的就是安迷修酒醒之后完全没有印象的事。
  反正也没有印象了,雷狮倒也不介意再加上两条。
  “那就做好受苦的准备吧。”安迷修无奈极了,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确实做了什么对雷狮军团有意义的事。
  “不至于,这小地方……”雷狮满不在乎的道,却有安迷修的急切声音插了进来。
  “待会儿再说。”看到有守卫走了过来,安迷修委婉提醒。
  “……可关不住我。”雷狮却将好意的提醒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接着,守卫进了雷狮所在的牢间。
  “守卫!守卫,他不是故意的。”安迷修有点担心的喊。此时没有上层人士在,即使是守卫,擅自做出什么事犯人也没有办法。
  在安迷修的喊声中,雷狮被守卫解了下来。
  “佩利,来的慢了啊,我腿都酸了。”雷狮活动了一下身子,接过了佩利扔过来的手枪。
  “嘿嘿雷狮大哥,跟那群人打架挺有意思的。”
  “去把他也搞下来,然后走。”雷狮手指向了安迷修的方向。
  安迷修疑惑极了,被放下来虽然也好,但出于对内心正直的遵从,安迷修出言拒绝跟随雷狮离开。
  “你现在可没有地方可去。”雷狮走近,安迷修耳边响起了枪保险栓被打开的清脆声音,冷冰冰的枪筒顶到了太阳穴,“况且这可由不得你。”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4)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