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亦正亦反(上)

-cp嘉瑞,雷安,其余微量描写
-王国内的权利之争
-本来想在这里写个大概设定但是这样读起来就没有悬念了(强行)
-旧文重写,本来想偷懒结果难度居然不亚于写一篇新的(……)
-分三段改的,全文20k左右
亦正亦反(上)
亦正亦反(中)
亦正亦反(下)

  
  00
  人是一种贪婪的动物,拥有的同时还在想着更多。
  
  01
  夜幕在星球的这一半降临,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却没有半点夜的影子。街道上一排排街灯亮起,发出温和的鹅黄色,空气中似乎充斥的是惬意。
  圣空王国的科技走在人类已经认知的宇宙的前沿,若不是为了美观,例如那些街灯,完全可以被人造太阳代替。
  高端的科技解放了大部分人的双手,多数人在结束最基本的教育之后就成了无业游民,按时领着王国统治者随心情发放的补贴。
  都市的中间,人流量最大的地方,是一个装潢极度华丽的酒吧。由于这城市——当然不仅仅只是这城市,各种意义上的闲人很多,酒吧便成了不少人每日必来消遣一番的地方。
  酒吧的服务生一看就是精挑细选的,从男性到女性,每个都有着一幅好皮囊。经过不短时间的锻炼,完全可以满足客人的各种需求。只要你愿意给出一笔令服务生满意的小费即可。
  “哟,别的服务生都在工作,而你……在沙发上躺着,这可不太好呀。”一头金发梳着莫西干式发型的青年站在被叫到的服务生身前。
  服务生听到声音便抬头,一双紫眸瞥了青年一眼,便接着低头想自己的事情。
  青年看到服务生似乎在表达不屑的眼光,表情狰狞了一瞬,又回归似笑非笑的表情,“要不要我把你在这躺着的事告诉你们老板啊。”
  服务生闻言立即抬头,举止中似乎有些慌乱。
  “小爷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看你也挺符合我的口味,这样吧…”青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楼上宾馆的房卡,伸手塞到服务生胸前的衣袋里,“待会儿见。”
  青年转过身,脚步晃晃悠悠,已经开始肖想今晚将于那位“美人”度过多么愉快的夜晚了,脸上是一幅令人作呕的享受的表情。
  就这么想着,青年踏入了升降梯,门完全合拢的瞬间,升降梯顶上翻下来一个人,用手掐住了青年的脖子。没有等青年出声,一切都结束了。最后一眼,青年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紫眸。
  升降梯快极了,所选楼层短短几秒就到达了。紫眸的服务生怀抱着青年的尸体走出升降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拐到很少有人的角落。随即狠狠把尸体扔在了地上,嫌弃的拍了拍身上。
  接着服务生掏出电话,熟练的按了一串号码,“喂老板,这有个老鼠,你负责解决一下。”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
  没等电话那头把话说完,服务生就挂断了电话,顺手掏出了门卡,“居然是国王套房,今晚可以享受一下了。”
  紫眸的服务生满意的收起房卡,拐到前台时,顺手端了两杯红酒,总算尽了服务生的职责。
  酒吧内情绪激动的人们在交谈时丝毫不在意自己的音量,优雅的音乐都盖不过嘈杂的人声。
  “哥们你知道吗,这次的补贴,又要降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该属于我们的补贴,国王都去养技术部那些家伙了!”
  “国王这么鼓励科技发展,对我们普通百姓一点好处都没有吧,要造反了!”
  “前几天,国王选定的继承人,对就是那个九岁的孩子,夭折了!嘘……我这是小道消息……要不是我和皇宫里的人熟悉……”
  “……”
  “有意思,真是个有用的地方。”紫眸的服务生嘴角跃上一抹弧度。
  
  02
  王宫是这个王国所有科技尖端力量的集合体,建筑中科技的构造不仅有实用性,还兼具大气与一种独特的美感。
  正值晚饭前夕,王宫的后厨里正在忙碌着,不过后厨里仅有一人。这位白发的青年是王宫的主厨,国王一家的需要他亲自动手,其余人的只需要他结束了这边的工作以后去另一处帮厨就可以了。
  “格瑞,我饿了。”厨房的小桌旁一位戴着帽子的少年悠闲的转着笔,与名叫格瑞的白发青年的忙碌形成鲜明对比。
  “金,你的饭待会儿才做,先把我刚才教你的字练会了,”格瑞头也不抬的应到。
  格瑞是王国一位名厨的徒弟,或者可以称为养子。格瑞很小时候失去了家人,被那位名厨带回了家,名厨不仅教他厨艺,还有武艺,更是给格瑞提供了良好的教育。后来名厨被人陷害,格瑞又被送到了王宫,才有了现在的格瑞主厨。
  被称作金的金发戴着帽子的少年,是国王酒后与一位女佣纠缠的产物。王的种子没有给金带来任何好处,他被和其他佣人养在一起,甚至没有受过普通人都有的教育。
  与金相似处境的,还有金的姐姐秋。说来,金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秋了,据说是去了银爵统帅的军队。一点消息也没有,也不知道情况怎样。
  格瑞来王宫之后,金以为自己找到了玩伴,却没想到格瑞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不过两人关系十分不错,从格瑞平时对金的关照和金对格瑞的死缠烂打完全可以体现出来。
  “格瑞,马上就要到饭点了,准备好没有?”门外再度传来询问的声音。
  门外的声音是属于传菜生的,格瑞做好的饭菜就由传菜生送到王的餐桌上。
  “喂喂!你们干什么!……!”门外突然有不小的动静,格瑞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疑惑的看向门口。金也露出了疑惑及好奇的神情。
  门被粗暴的踹开了,闯进来的人是王宫的骑士。“骑士二队队长,奉国王之令前来逮捕格瑞”,说着还炫耀般的摇了摇国王亲笔签的令牌。
  “喂!你们为什么抓格瑞!”金飞速扑过来挡在格瑞身前。
  “你小子真能,一起带走!”骑士队长一幅不耐烦的表情,“传菜生把那些菜倒了,现在开始主厨换人了……”
  
  03
  “格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吧。”国王发话。
  格瑞双臂束缚着,被押着跪在大厅里。金在一旁也是差不多的光景。身前的高台阶上,国王正坐在那把象征权利的宝座上。
  “……”格瑞沉默。
  “嘉德罗斯,我的继承人”,国王的语气中掩藏着巨大的悲伤,“食物中毒,抢救无效。”
  “嘉德罗斯死了!?”格瑞身体猛的一颤,眼里满是不置信。
  “无理!臣民无权直呼继承人的名字!”国王身边的侍从激动的几乎飞起。
  “事到如今还装傻!嘉德罗斯的死不都是因为吃了你做的东西吗!”国王拍椅站了起来,
  “把他带去拷问一下,还有旁边那个家伙,可能是帮凶。”
  听到国王下的这个命令,格瑞施力挣开两边抓着他的人,向国王喊到,“无论这事是否跟我有关,都与金无关,放了他!”
  “好,我答应你”,国王答应的异常爽快,“银爵统帅,这家伙交给你了。”
  “明白。”银爵边应到向前迈了半步。
  ……
  国王派骑士长带人过来审问,后面还跟着传菜生。
  “菜是我做的,却还过了传菜生的手,为什么不怀疑他?”格瑞刚感受过电流穿过身体的滋味,状态十分虚弱。披散的头发从发带两边滑下,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听到这话,传菜生走上前,抓住格瑞的头发,强行提起人的脸,“比起你这个还需要项圈定位,来路不明的家伙,国王大人似乎更信任我呢。”
  格瑞闻言冷哼一声,“看来你最近很受那个男女通吃的昏庸国王的关照呢。
  “没想到你还挺清楚,总之,这事你脱不了干系”,传菜生恶狠狠甩开格瑞的头发,“哈哈,你接着在这儿享受吧,我先走了哦。”
  看着传菜生离开的背影,负责执行的人转向从开始就在旁边角落里靠着的骑士长,“骑士长安迷修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
  骑士长安迷修看了一眼格瑞,然后闭上了眼,“把他关到普通牢房里吧,查清楚了再审问。”
  “遵命。”
  ……
  待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格瑞还陷于嘉德罗斯死亡一事的震惊中。
  “自己做菜绝对不会下毒,王宫的菜是特供的,检验后才拿到后厨,应该也不会有问题。那就只会出在传菜生身上了,或者说出在国王的身上?”格瑞手抱着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分析事态。
  “有人想陷害我?不太可能。”
  “不,也有可能……”
  “嘉德罗斯……”
  格瑞抱着头在回忆中翻找嘉德罗斯的身影。
  格瑞和嘉德罗斯应该算是比较熟的,嘉德罗斯经常跑到后厨来玩,偷吃上几块新鲜出炉的点心。“格瑞,我太喜欢吃你的饭了,等我长大以后你嫁给我好不好……”
  “这算什么。”格瑞少有的抱怨了一句。
  
  04
  与皇宫内的暗流涌动不同,城市中已经掀起惊涛骇浪了。
  反抗的呼声愈是压迫便愈会强烈。只需要一个带头人创造出宣泄的机会,就会有大量的支持者紧随。
  “各位圣空国的人民,已经受够了那气死人的补贴了吧。我是雷狮军团的领袖布伦达,我在此表明态度。对于每一个加入雷狮军团的人,我将会给予他确确实实的好处……”
  “国王大人,群众的呼声太高,若刺杀了布伦达,怕是会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安迷修混在听公开演讲的人群中,用装在眼镜上的通讯器与王宫保持着联络。
  “民众的不满?安迷修,你关心的太多了。那些东西除了吃国家的财产,还能干什么?要反抗了就把他们都辗死不就得了。”另一头的国王似乎很愤怒,他咬下了一块鸡腿上的肉,仿佛对它有极大仇恨般咀嚼着。
  “可是国王大人……”安迷修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没什么好可是的。”国王对安迷修的喋喋不休感到不满。
  “……这个布伦达,有些可疑。布伦达在出场时是跟在雷狮军团的总策划卡米尔的后面的,但作为一个领导人,前后应该反一下才对。”
  国王停下了咀嚼的动作,“你继续说。”
  “我们没有布伦达的资料,但传闻只要见了他的正脸就不会忘记,而这个布伦达,面孔实在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安迷修细细打量了一番正在演讲的布伦达。
  “传言毕竟是传言,把你的任务执行好。”国王决定结束讨论,发出了总结性的言论。
  “遵命。”
  刚关掉通讯器,安迷修忽然被一名比他高出不少的人蹭了一下,有什么东西打到了脸上,眼镜被扇到了地上。安迷修一边弯腰道歉一边在地上寻找掉下的眼镜,却没见踪影,只得作罢。心里责备了一下自己,然后去场外埋伏好准备执行任务。
  “卡米尔,安迷修的眼镜到手了。”
  “麻烦你们了,佩利,帕洛斯猜的没错,那应该就是通讯器。”
  “嘁,不能打架真不爽。”
  ……
  演讲结束了,安迷修一直在等的人出现在了视野里。没有多想,安迷修便跟了上去。
  布伦达多穿了一层不起眼的素袍,还蒙着脸。若不一直盯着,下一秒布伦达就会消失在安迷修的视野里。
  窄小无人的胡同,正是动手的好时刻。
  安迷修后空翻登场,手持双剑站在布伦达身前,首先用犀利的剑法划开了布伦达的长袍。每位骑士都佩有高科技的武器,尤其是安迷修,但他从未使用过,始终只用着双剑。
  值得一提的是,圣空国的科技虽然发达,但对武器的管制极其严格,只有只有王宫内经过严厉洗脑,忠心耿耿的守卫才会接受武器的培训。甚至军队也只有寥寥几个早被王宫淘汰下来的东西,外界想获得武器只能靠自己研究。也正是这样,这个王国的人才没有被自己的私心吞噬,走上无尽的战争的道路。
  长袍掉落的瞬间,安迷修动作僵在了原地。如此近距离的,他看到了棱角并不分明的脸,和挂在脖子上的变声器。
  “居然是一位美丽的小姐,在下失礼了。”将握有双剑的手放到背后,安迷修微微低头表示尊敬,“请美丽的小姐跟我回王宫一趟吧。”
  “哼,谁跟你走啊。”说着布伦达飞踢到了安迷修的右腿大腿上,随即熟练的翻过了墙。安迷修感受到有东西刺入了大腿,本想不在意这点小伤去追,却没想到只是这短短一会儿,右腿就使不上一点力气。就连最基本的站着,都全靠左腿的支撑。
  “没法交差了。”安迷修锤墙,注视着布伦达离开的方向。
  “哥,还真和卡米尔他们说的一样,安迷修不和女性动手。”刚刚逃离的布伦达换了个方向暗中观察着安迷修。
  “我妹那边,安迷修已经解决了。”刚才于安迷修接触过的布伦达手中的通讯器里,传出的声音刚才演讲的男声一致。
  “好了,布伦达,我们也该走了。”
  
  05
  “带我去见格瑞。”
  “你不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渣渣,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
  牢房顶部许久没有清洁过的吊灯发出微弱的白光,狭小的空间内只有人的心跳和呼吸声在不断回荡,偶尔从通风口传来呼呼的风声。
  格瑞正躺在床上,将双臂垫在脑后,应该是睡着了。他看起来和之前相比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面色有点憔悴。
  门突然响了,格瑞闻声睁开眼。身体没有动弹,只是把头偏过去。在沉重的开门声中,格瑞才慢慢坐到了床边,面无表情的等着接下来情节的发展。
  脚步声逐渐清晰,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在看清来人后,格瑞站了起来,表情瞬间布满了震惊。
  门又被关上了,格瑞与来人的眼神无意间相对,短暂的沉默。
  “好久不见。”来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格瑞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嘉德罗斯……”格瑞声音带点颤抖,试探般问到,“是你吗……”
  “格瑞,你这不堪的样子太让我失望了”,说话声中,来人向格瑞靠近。
  “但是,我回来了。”嘉德罗斯上前抱住了格瑞。
  格瑞两臂被圈住,只能任由嘉德罗斯抱着自己,靠到了墙上。
  视线被熟悉的金发占满,人脸蹭到了自己的脖颈,格瑞意识到,之前那个才到自己胸口的少年,确确实实离开了。
  “你居然不问吗?”嘉德罗斯抬头,有点疑惑的看着格瑞。
  “等着你说。”格瑞无奈答到。
  嘉德罗斯这才把格瑞放开,自己盘腿坐到了身旁床的一角,格瑞也跟着坐到了床上。可是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格瑞不知道自己该摆什么动作。
  “热死了,这破地方。”似乎察觉了对方的尴尬,嘉德罗斯扯下了自己的围巾,扔到了格瑞身上,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他们复制了我的记忆,给了我一幅新的身体。”
  “脸还是原来的那一张,身体据说按照最完美的比例设计的。”
  “我很佩服研究所的那些人,也就佩服而已,不抱有丝毫的感激。”嘉德罗斯露出狂妄的笑容,“我认为我是因祸得福了。”
  “你……”格瑞还想再问什么,却只发出了半个音节,剩下的话又吞回了嘴里。
  嘉德罗斯顺势接到,“待会儿出去,我带你走。”
  “我失去工作了。”格瑞有点不知所措。
  “你以为我是谁啊。”
  格瑞并不是信不过嘉德罗斯,只是习惯性的对未来进行构想,“我之后做什么工作?”
  “跟着我,”嘉德罗斯道,随即补了一句,“以后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
  要是能只看着我,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句话,嘉德罗斯说不出口。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8)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