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今天是谁胜利了呢

-cp嘉瑞,嘉喵x瑞汪
-ooc注意
-傲娇的瑞深入我心
  
  00
  在动物的视野中,互相都是没有去掉尾巴耳朵的人形。
  人类却无福享受这个福利啊。
  
  01
  嘉德罗斯本来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
  有铲屎官服侍着,日子过得好不开心。
  可惜这位铲屎官对主子一点不忠心,又从外面捡了只汪回来。
  并且还起了名字,叫格瑞。
  可是嘉德罗斯不得不承认,格瑞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看的类型。
  啊……只因为多看了你一眼。
  
  02
  嘉德罗斯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眯起黄色的眸子,透过同样颜色的发丝,懒洋洋的打量着格瑞。
  格瑞靠着沙发,抱着膝盖坐着,白色的发丝垂下,盖住了紫色的瞳孔。
  他靠着的沙发原本是嘉德罗斯的地盘,在格瑞来了之后被收拾出来让给了格瑞。嘉德罗斯就不高兴了,以主人的口吻要求格瑞不能上沙发,格瑞没地方待,就只好在沙发旁坐着。
  
  门在此时发出了声响。
  “是朕的铲屎官回来了。”嘉德罗斯耳朵竖起,一脸骄傲的道。
  格瑞闻声抬头看了一眼嘉德罗斯,然后转头看向门口。
  〔格瑞,第一天过的好吗?〕门口进来的人在玄关处换鞋,没忘了呼唤家里的新成员。
  嘉德罗斯很不乐意,因为它的铲屎官居然叫了别的狗的名字。
  格瑞顺着声音走向了玄关处,嘉德罗斯不服气,也跳下沙发跟着过去了。
  〔唉,格瑞好乖。〕
  嘉德罗斯注意着格瑞的表情,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它的铲屎官触到格瑞的一瞬,格瑞的表情仍没有变化,尾巴却摇了起来。
  〔伸手。〕
  格瑞伸出右手。
  〔坐下。〕
  格瑞立刻坐下,尾巴在人的手离开时便停止了摇动。
  “嗯?”嘉德罗斯尾音上翘。
  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啊!
  嘉德罗斯一同上翘的,还有嘴角。
  
  03
  格瑞是一只接受过训练的汪。
  之所以会被丢掉是因为他原来的主人发现他和别的狗不一样。
  别的狗都热情的表达对主人的爱时,怎么这个家伙永远都这么冷淡?
  怕不是脑袋有点问题哟。
  
  呵,我严格遵守设定容易吗。
  
  哦,傲娇。
  傲娇过头了吧。
  
  04
  嘉德罗斯决定去实验一下,探究一番自己的推理正确与否。
  反正平时也是闲着,那么今天就去调戏一下格瑞吧。
  “格瑞,你知道这个家的规矩吗?”嘉德罗斯盘腿坐在沙发上,撑着头看着坐在地上的格瑞。
  格瑞抱着小玩具摆弄了大半天,不知道是真的不无聊还是装的不无聊,嘉德罗斯说完话以后格瑞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格瑞,不要逼我。”嘉德罗斯对格瑞的无视感到气愤。
  “我在听。”格瑞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看着嘉德罗斯。
  “和我打一架,赢了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嘉德罗斯显然对自己自信满满。
  “没兴趣。”格瑞甩下三个字便起身,准备去找一个看不到嘉德罗斯的地方。
  这个状况大概在嘉德罗斯的预料之外,嘉德罗斯撑着头的手放了下来在半中央举着,不知道该摆到哪里。
  嘉德罗斯忽然想起了先前发生的种种,眼前一亮。
  “格瑞,坐下。”嘉德罗斯学着它的铲屎官下达了指令。
  格瑞的脚步一顿,立刻听从了命令。坐下后的下一秒,格瑞跳了以来,转头用毫无杀伤力的眼神瞪了嘉德罗斯一眼。
  
  太有意思了。
  嘉德罗斯暗暗想到。
  
  05
  深夜是猫的舞台。
  格瑞在夜里的视力差的惊人。
  嘉德罗斯借着格瑞看不见自己,绕在格瑞身边打量着格瑞。时而伸出手摸摸耳朵捏捏脸揉揉尾巴。
  “别闹,嘉德罗斯。”格瑞凝视着他认定的嘉德罗斯所在的方向。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的举动,强忍着没有笑出声。
  其实我在你后面啊……
  
  嘉德罗斯应着格瑞的视线,绕到了格瑞前面,快速扑上去拦腰抱住了格瑞。格瑞被嘉德罗斯的举动吓了一跳,伸手想去把嘉德罗斯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拿下去。
  “快松开。”格瑞道。
  嘉德罗斯没有应声,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微弱的被扇起的风声。
  过了一会儿,嘉德罗斯才答复,说着还摸了一把格瑞的尾巴,“可是你好像很高兴啊,格瑞。”
  格瑞像恍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也不去扯嘉德罗斯的胳膊了,把两手伸到背后,抓住了摆的正欢的尾巴。
  “不是。”格瑞不嫌事儿大,强装无事发生,还非要解释一句,“真的没有。”
  “嗯……你觉得我信不信。”
  
  06
  格瑞的脖子上多了个项圈,银白色的项圈闪着金属的光泽,上面有刻格瑞的名字。
  嘉德罗斯为此表示很高兴,因为这个和嘉德罗斯的金色项圈是情侣款。
  当然猫是不会习惯戴项圈的。
  有没有和戴不戴当然也是两码事。
  
  “格瑞,今天开始你可以上沙发了。”嘉德罗斯站在格瑞身前,指着格瑞身后的沙发。
  格瑞握住了嘉德罗斯伸出的手。
  “……”场面一度诡异。
  “噗。”嘉德罗斯率先笑了。
  格瑞迅速放开了嘉德罗斯的手,心里暗暗嫌弃了一下自己受过训练的后遗症,然后开口道:“谢谢。”
  “反正屋子的主人还是我。”嘉德罗斯想让格瑞对他赏赐格瑞一片沙发的事感到荣幸。
  “哦。”格瑞可能get不到嘉德罗斯话里的话里的话里的话,本身对这件事也没兴趣的格瑞选择了草率的答复。
  “所以你必须要听我的。”嘉德罗斯换了一个容易理解的句子。
  “难道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吗。”格瑞小声吐槽。
  嘉德罗斯自然听清了这句话,然后被噎住无法反驳,心里无端生起气来,跳下沙发想给格瑞来上一拳。
  吃我一记猫猫拳!
  不存在的。
  格瑞没有打算还手,也只是躲,被嘉德罗斯追着满客厅跑。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不占优势,于是生出一计,“坐下。”
  听到这一声,格瑞心里一凉,身体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条件反射的坐了下去。
  啊,好丢人啊。
  那干脆就不再这么没意义的跑了吧,格瑞想。
  随即它便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看见嘉德罗斯笑嘻嘻的玩着用于链接项圈的牵引绳。
  情况不妙,得溜。格瑞迅速站了起来,却又被嘉德罗斯故伎重演了一遍。
  不得不坐下的格瑞被嘉德罗斯按倒在地上,只能任由嘉德罗斯把牵引绳连到项圈上。
  弄完后嘉德罗斯拽着绳子,迫使格瑞抬起头,然后另一手掐住格瑞的下巴把格瑞的脸转过来面对他。
  格瑞的唇上落下了嘉德罗斯的轻轻一吻,“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闹够了没有。”格瑞红着脸呵斥嘉德罗斯,身后的尾巴摇的高兴。
  
  07
  嘉德罗斯开始理解格瑞为什么会被原来的主人丢下了。
  除了格瑞,还有哪个汪会这么不坦率啊。
  明明心里激动的要死可是偏偏在脸上不表现出来,虽然尾巴会暴露他的心思吧。
  或者说,不愧是本喵的格瑞!
  
  喂喂,嘉德罗斯你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吧。
  
  格瑞难得能趴在沙发上午睡,可是刚一闭眼,嘉德罗斯就挤了过来,紧紧的贴着格瑞趴着。
  格瑞刚闭上的眼睛不得不睁开,一脸冷漠的看着嘉德罗斯,“能不能不要待在这里。”
  嘉德罗斯的腿不停的被格瑞的尾巴扫到,显然装冷漠的格瑞忘记了自己尾巴的诚实。
  然后嘉德罗斯伸手在格瑞的尾巴是狠狠捏了一把。
  “汪!”格瑞这一声居然没有被直接译成中文,伴随着这一声,格瑞全身剧烈的颤了一下后,直接摔下了沙发。
  嘉德罗斯有点被吓到,耳朵抖了抖,情急之下跳上了沙发沿。
  好一出狗飞猫跳。
  格瑞的脸紧紧贴着沙发,嘉德罗斯蹲在沙发沿上看不到格瑞的表情,只能看到格瑞双手抓着尾巴。
  原谅你了。
  嘉德罗斯看到这幅画面后作此感想。
  
  08
  洗澡对猫来说简直是一件致命的事。
  虽然猫会给自己舔毛,但是家养的猫还是偶尔需要洗澡的。
  格瑞并不很拒绝洗澡,一声令下就乖乖的去了。
  铲屎官抓不住嘉德罗斯,只好拿格瑞开刀,因为铲屎官也注意到了这两个小家伙最近关系不错。
  〔嘉德罗斯,你要是不来洗澡的话,明天你就会见不到格瑞了。〕铲屎官给格瑞梳毛时如是说到。
  啊,卑鄙的人类,嘉德罗斯默想。
  铲屎官给格瑞搭理好后,格瑞跳到一旁抖抖身子,同时嘉德罗斯示意格瑞到他这边来。
  格瑞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嘉德罗斯一条胳膊圈住格瑞的脖子,并且道,“你要是给我洗澡,你现在就会失去格瑞。”
  格瑞:“……”
  可惜铲屎官看到的是他们家的猫把前腿搭在他们家狗的脖子上,并且气势不小的喵喵叫。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嘉喵的力量终归比不过人类,沟通无效后便被提着后颈扔进了水里。
  对,就是猫妈提猫宰儿的姿势。
  换句话说,你爸爸毕竟是你爸爸。
  
  洗完澡的嘉德罗斯被铲屎官没好气的丢在沙发上,嘉德罗斯瘫在沙发上像少了半条命。
  格瑞应该也关心嘉德罗斯,就蹲到了嘉德罗斯躺的沙发旁。
  嘉德罗斯瞥了一眼看到了格瑞,位置正好,嘉德罗斯抬手摸上了格瑞的头。
  头发好软……
  耳朵好好摸……
  格瑞真可爱……
  啊,电冲回来了。
  
  格瑞表情平淡的看着嘉德罗斯,任由嘉德罗斯的手在自己头顶上乱动,自己的双手在身后抓住了尾巴。
  
  09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个打算。
  作业太少,不存在的。
  反正就是太闲了。
  狗是需要遛的,但是猫不需要。
  嘉德罗斯今天不知怎么的,就像带着格瑞出去遛遛。
  “我是不会去的。”格瑞听后坚定的表示拒绝。
  嘉德罗斯早就知道如何去揣摩格瑞的心思,反正格瑞说什么一般不要信就对了。
  格瑞尾巴摇起来,就表示他很高兴。
  “好,那我们走吧。”
  “不要。”格瑞再次拒绝,可尾巴在告诉嘉德罗斯,他要去他想去。
  “你要是自己不想走我就牵着你了。”嘉德罗斯把一切看在眼里,决定给格瑞一个台阶下。
  “那好吧。”格瑞终于说出了一句与尾巴表达的感情相符的话。
  
  散步的感觉,嘉德罗斯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和格瑞一起散步,也是头一次体会。
  一喵一汪并排在树叶打下的阴影中漫步,画面之和谐,能使同养了一喵一汪的人们联想到世界大圆满。
  
  感同身受是感情最好的催化剂。
  
  “我们都是被捡回来的,我很感激我的铲屎官。”嘉德罗斯道。“格瑞,你以前有朋友吗?”
  “朋友……有。它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格瑞露出思索的表情。
  “我也有,可惜它们都不在了,”嘉德罗斯说话间声音顿了顿,“是车祸。”
  “……”格瑞不会安慰人,完全不知道在这种场合该说什么。
  嘉德罗斯发现了格瑞的窘迫,出言道,“现在我又有好朋友了,可是那个家伙说话一点都不诚实。”
  “不诚实?”格瑞重复了嘉德罗斯的话尾,看来格瑞没有意识到嘉德罗斯说的那个家伙就是自己。
  “嗯,说话不诚实,但是行为是很诚实的。”嘉德罗斯看向格瑞。
  “那样也挺好的吧。”格瑞可能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样……
  “对,我也觉得挺好的。”嘉德罗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10
  阳光正灿烂。
  嘉德罗斯笑的也很灿烂。
  
  END

评论(5)
热度(85)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