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向量的平行包括重合

-cp嘉瑞,画手/学生嘉x唱见/老师瑞
-ooc注意
-题目是根据内容瞎起的
  
  01
  嘉德罗斯是个高中生,高三了。
  高中阶段的最后一次黑板报是嘉德罗斯画的。画的是一位名叫烈斩的男性唱见,与名叫肆天的男性画手的人设同人图。
  给里给气的黑板报在暗示着什么?
  不好意思,嘉德罗斯就是肆天,也是图片的原po。画和自己天天被催婚的人有什么错?
  结婚当然是不存在的,据外界谣传,两人的关系已经好到临门一脚去结婚的地步了。
  高举我肆斩的大旗。
  
  实际上两人根本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两人的照片从来没有在公众平台上曝光过,这样很好,起码不会影响到他们三次元的生活。
  
  比起和从未谋面的烈斩结婚,嘉德罗斯更头疼另外一件事情。
  
  02
  格瑞是个英语老师,年轻的不得了。
  讲课极好,尽职尽责。
  最重要的是,长得非常帅气。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的性取向偏离大众都是因为格瑞。
  
  嘉德罗斯喜欢格瑞,肆天喜欢烈斩。
  
  同时喜欢两个人,嘉德罗斯非常纠结。
  在一番十足的挣扎过后,他决定观察,选择暂时原谅自己会滋生绿色的行为,暂时原谅。
  但格瑞毕竟是真实的能与嘉德罗斯接触的人,而且和格瑞认识的时间要更长一点,使得格瑞在嘉德罗斯心里还是占了很大一块地方的。
  
  03
  格瑞是个唱见,名叫烈斩。
  中文英语日语自由转换,英语发音简直perfect,撩人撩到飞起。
  他和一个叫肆天的画手网传关系很好。
  烈斩没有给出确定的答复,故被默认为承认了这一点。
  
  烈斩和肆天是在一年前一次线上活动中认识的,后来两人合作,烈斩发歌肆天就做pv,烈斩的人设头像等等也都是肆天画的。
  后来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04
  同时格瑞也是个班主任。
  虽然他正看着黑板报上的图感到头疼。
  算了算了,这点小头疼,都比不上那个让他头疼了两年多的学生。
  “嘉德罗斯,英语不好上课的时候请听一听。”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一直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双眼,说了这句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话。
  嘉德罗斯,在格瑞眼里是个传奇的人。高考的科目里除了英语,门门都能到几乎满分……
  不过好在格瑞认为嘉德罗斯还是有学英语的心的,虽然这个心思的表现怎么看都有点奇怪,例如经常翘课来班主任的单人办公室里缠着格瑞。
  
  格瑞改完了一张卷子,然后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这是他昨天单独发给嘉德罗斯的,让他做完以后拿过来单独来讲。
  嘉德罗斯本来随意的把卷子扔过来,站在一旁看着。可当格瑞拿起笔的时候,嘉德罗斯身子突然抖了一下,留下两滴冷汗。视线在办公桌上乱转,直到找到了格瑞写好的卷子后,才稍稍冷静下来。
  “这张卷子你怎么做的?只有短文改错错了一个。”格瑞抬头去看嘉德罗斯。
  “抄的你的答案。”嘉德罗斯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写的。”格瑞稍微皱眉。
  “那就是今天早上抄的。”嘉德罗斯手在背后握成拳,指甲在手掌上刻出了印子 。
  早上吗?格瑞思考,也有可能。毕竟自己早上有课,不在办公室里。
  
  “嘉德罗斯,你已经高三了,真的丝毫不担心成绩吗?”
  “至少我还没有到需要关心成绩的地步。”
  
  05
  上学期刚开始不久,学业正轻,天气正爽。
  正是展子们堆积的时刻。
  
  //@肆斩催婚大队:有请土拨鼠团上台表演!//@肆虐天地:同城就是好,如果能遇到斩大,我要亲手把准备的东西给他戴上(doge)。见不到就寄过去!//@所见皆可斩:已经开始期待后天的展子了。
  
  嘉德罗斯背着装了准备的东西的包,早早来到了会场。虽然知道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嘉德罗斯还是不想放弃这可以称得上渺茫的希望。
  远远的,嘉德罗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格瑞!你也来这里啊。”嘉德罗斯又激动又纠结,万一他待会儿找到了烈斩,该怎么和格瑞这边解释啊。
  “嗯……随便转转,找个人什么的。”格瑞脸上也是一幅意外的表情。
  “我也是来找人,”嘉德罗斯顾不上那么多,先站定立场再说,“我超爱斩大!”
  “烈斩?”格瑞说出了这个名字,心里应该波澜起伏,但表情没有什么肉眼可见的变化,“我是想找肆天…大大。”
  嘉德罗斯又开始激动了,激动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说,啊啊啊我喜欢的人是我的粉;又或者说,天啊原来格瑞和我能通上频道。
  “我们一起吧?”嘉德罗斯发出邀请,“斩大和肆大有可能在一块儿。”
  “好。”格瑞没有拒绝的理由。
  
  嘉德罗斯全程乐忠于拍照,格瑞拒不配合和嘉德罗斯自拍合照,嘉德罗斯只好去随便拍一拍其他。
  至于那唯一一张合照,嘉德罗斯当然不会发出去,当然要藏好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嘉德罗斯就放弃了在茫茫人海中找烈斩的念头,格瑞好像从来没有期待能找到他想找的肆天,始终跟着嘉德罗斯在人群里乱窜,倒也逛的清闲。
  “格瑞你看那边两个人穿的服装是不是和我…斩大和肆大的人设一样!会不会是他们?”嘉德罗斯沉迷演戏,他此时正和格瑞坐在一处和饮料,用手机摄像头当望远镜在人群里乱扫。
  格瑞把头伸过来看嘉德罗斯指着的屏幕,他知道那肯定不是烈斩,至于肆天,估计也不可能。所以只是意思意思看了一眼就抬起头,抬头时额头凑巧印到了嘉德罗斯唇上。
  然后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迅速退开,缓了缓才开口,“我觉得不像。”
  嘉德罗斯看着格瑞的举动,觉得格瑞刚才那一下浑身透着可爱,发表了言论,“我也觉得不像。”
  
  06
  //@肆虐天地:
  茫茫人海,鲤似辣一锅?
  [图片]x9
  
  肆虐天地:我给你寄的东西收到没有
  所见皆可斩:收到了。
  肆虐天地:请务必…
  所见皆可斩:……
  所见皆可斩:那我想多问一句。
  格瑞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嘉德罗斯,忽然觉得肆天很像嘉德罗斯,比如都是高三这一点。
  肆虐天地:你答应了?
  肆虐天地:随便问
  所见皆可斩:肆天,你已经高三了,真的丝毫不担心成绩吗?
  嘉德罗斯看到这个问题,只觉得好像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肆虐天地:至少我还没有到需要关心成绩的地步。
  发完后嘉德罗斯震惊了。
  或许格瑞对这个问题没什么印象,嘉德罗斯这句话说了两遍了,可是要记得清清楚楚。
  烈斩问的正是格瑞的原话。
  说不定只是巧合呢,嘉德罗斯这样告诉自己。
  
  //@肆斩催婚大队:请去结婚//@肆虐天地:你们的斩大,我的了//@所见皆可斩:是@肆虐天地 寄的
  [图片]
[图片](←这个可以点开)
  
  照片里的人只有颈部和肩部的一部分。
  烈斩脖子上戴了一个项圈,一看就是定制的,上面有肆天的缩写。
  好色气哦,想……
  
  07
  嘉德罗斯难得做了个梦,梦里格瑞在唱着烈斩的英文歌,烈斩和他聊天的界面正在眼前,烈斩一直在发着一句话。
  所见皆可斩:你到底喜欢谁
  所见皆可斩:你到底喜欢谁
  所见皆可斩:你到底喜欢谁
  ……
  梦里的嘉德罗斯闭上眼睛捂住耳朵,在脑内搜索了烈斩的英文歌和格瑞的英语课的声音。然后他醒了,因为情绪波动剧烈,梦境无法维持。
  “不会吧!”嘉德罗斯叫出声。
  “嘉德罗斯!”这是格瑞的声音。
  嘉德罗斯花了一会儿时间思考我是谁我在哪,然后才晃过神来。
  “请你写一篇作文,名字就叫《如何使梦话不惊扰到人》。”格瑞站在讲台上,手里握着半截刚才摁断了的粉笔。
  “……”嘉德罗斯表情瞬间凝固。
  后面的半节课嘉德罗斯听的认真极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格瑞的声音上,越听越觉得两人重合度越高。
  这么久都没发现,我该不会是傻子吧,嘉德罗斯自责的同时又在没有来头的激动。
  
  如果烈斩和格瑞是一个人,那我对他的喜欢,不就是双倍了吗。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一点措施,于是他下课后惯例冲进了格瑞的办公室。
  “格瑞,你唱歌怎么样?”嘉德罗斯双臂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看着格瑞。
  格瑞不得不抬起头来看嘉德罗斯,他不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心里有点慌乱,同时疯狂寻找着对策,“比起这个,你是不是更应该检讨一下。”
  “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嘛。”嘉德罗斯觉得这次的卖萌在已经经历过的人生中,不是开天辟地第一回也是意义非凡的第二回。
  格瑞感觉自己眼前的人不是嘉德罗斯而是假的罗斯,清了清嗓子道,“一般般吧。”
  人气唱见说自己唱歌一般般是一种什么体验?
  嘉德罗斯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直接问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的,灵光一动转变了战术。
  “格瑞,咱们来打个赌吧,带赌注的。”
  “怎么赌?”
  “最近的一次大考,我要是英语得了全班第一,你就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格瑞对这个赌约感到又意外又高兴,这个英语永远做了也像乱写的人,突然说自己要拿全班第一。
  “只要你能做到,我就答应一个我能做到的事。”
  “就这么定了。”
  格瑞没有纠结如果嘉德罗斯做不到该怎么办,因为他毕竟是老师也不好意思和学生纠结太多,也是因为他觉得这个赌约大多成立不了。
  格瑞从个人理解的非常现实的角度想到,仅从概率的角度分析,猴子都可以在键盘上按出一本莎士比亚全集,那他蒙出一个全班第一,也是有可能的。
  不知道嘉德罗斯听到格瑞这个想法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08
  考试的结果让所有人震惊。
  平时英语在及格线徘徊的嘉德罗斯稳坐年级第一,而这次嘉德罗斯的英语居然高的惊人,在原来的差距上又拉开第二名五十多分,也就是一百五十分的英语从堪堪及格到几乎满分的差距。
  为了证实不是改错了卷子,年级组又拿出了嘉德罗斯的答题卡,还翻了英语考试时那一个考场的监控。
  这个成绩完全是嘉德罗斯自己考出来的。
  
  格瑞核对完了成绩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嘉德罗斯大爷一样的坐在他的椅子上。
  “我英语多少分?”嘉德罗斯得意洋洋的问到,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格瑞只好站在办公桌对面和嘉德罗斯沟通,双方现在把平时的站位颠倒了过来。
  “全班第一,”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你怎么做到的。”
  “自己做的。”嘉德罗斯假装满不在乎。
  “你的水平怎么提的这么快的。”格瑞不相信嘉德罗斯的答案。
  “这才是我原本的水平啊,”嘉德罗斯自顾自说到,“瞎编的太久了,我都快不习惯认真写英语了。上次回家忘了英语要瞎编,自己写了你那套卷子,没想到你还要把它改一下,吓得我只好说是抄的。”
  “原来你一直都是装的?”格瑞从来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都被嘉德罗斯的逼真演技哄的团团转。格瑞回想起之前自己的行为,忽然觉得自己傻得可怜。
  “是时候完成赌约了吧?”嘉德罗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抓着格瑞的手把人拉到椅子旁,然后摁着人坐了下去。
  格瑞不知所措,只好等着嘉德罗斯的下文。
  “后天,学校正好放假,你陪我一天。”嘉德罗斯摸了摸下巴,“你应该没有什么事吧,一个白天就够了。”
  嘉德罗斯挑这个时间是故意的,因为烈斩之前在微博上说那一天晚上要传一首新歌,只要这两天赶一赶就可以准时发。
  而这两天格瑞都在学校,肯定没有什么时间,放假的时候再耽误一天,烈斩的歌曲肯定发不出来。
  格瑞不知道嘉德罗斯已经百分之八十确定了烈斩就是格瑞。他不想让嘉德罗斯知道他就是烈斩,总不能说要调歌所以那一天来不了,又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不得不答应下来。
  “有空,我答应你。”
  
  果不其然,烈斩当天晚上便发了一条微博。
  
  //@所见皆可斩: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一天我有点私事,所以歌曲就发不出来了。后面一定会及时补上,并且录一段语音做补偿。
  
  嘉德罗斯现在百分之九十确定格瑞就是烈斩了。
  至于剩下的百分之十,不用确认了。
  嘉德罗斯脑内的喜欢滤镜已经自动把它们补上了。
  
  09
  格瑞答应要陪自己一天,嘉德罗斯激动的整晚失眠,撸了一大把肆斩的爽图发到了小号。
  被捅了窝的土拨鼠们聚集到评论区开始尖叫。
  请给我也来一个这样的大大谢谢。
  
  被嘉德罗斯命名为约会的见面上,两人并不知道该去哪里,只好顺着一条风景颇为不错的小路散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嘉德罗斯兴致缺缺的看着手机,格瑞怕嘉德罗斯不看路摔着,就由着嘉德罗斯揽着自己的手臂。
  两人摆了亲密的恋人的姿势。
  “斩大今天不发歌了,好遗憾。”嘉德罗斯挑出不会暴露自己微博的角度,翻出了烈斩发的那条微博,举着手机给格瑞看。
  “嗯。”我不能发歌到底是因为谁啊,格瑞无奈答道。
  
  “我喜欢了两个人,一个是在现实中,一个是在网上,”见时机差不多,嘉德罗斯开始了他的讲述。
  “为此我很自责,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哪边我都不想放下。现实中的那个人很真切,但他可能不理解我的心意,网上的那个人,我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过,但是我们关系很好。哪边我都差一个表白,格瑞,你说我该怎么办?”
  “咳……”格瑞一直愣愣的听着,忽然被叫了名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清嗓子掩饰尴尬。
  “那要看你怎么选择了,应该要放下一边吧。”格瑞拼命组织语言,说出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话。
  嘉德罗斯唇角勾起,笑着看向格瑞,“不,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另外一种可能?”格瑞用上了“重复别人话尾”来使谈话继续进行的方法。
  “那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呢?”
  嘉德罗斯话音未落,趁格瑞毫无防备的时候,一把抱住格瑞,把下巴垫在了格瑞的肩膀上。
  格瑞两个胳膊都被嘉德罗斯圈住,嘉德罗斯用力之大使格瑞的挣扎无济于事。
  “我叫嘉德罗斯,也可以叫肆天,”肆天这个名字说出后,嘉德罗斯感受到怀里的格瑞抖了一下。
  “无论你是格瑞,还是烈斩。”
  “我都喜欢你。”
  “这可是双倍的喜欢。”
  “现在表白已经发出了,接受我吧。”
  
  10
  “肆天。”烈斩说。
  “嗯。”肆天答。
  “嘉德罗斯。”格瑞说。
  “我在。”嘉德罗斯回应。
  “无论哪一个,我都喜欢。”
  
  END

评论(6)
热度(133)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