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温度过高的同居生活

-cp嘉瑞
-设定基本如题
-ooc注意
-大概是《成绩太好了怎么办》的后续
成绩太好了怎么办(上)
成绩太好了怎么办(下)

  01
  嘉德罗斯感觉最近的格瑞开朗了许多,不知道是自己真正的影响了格瑞的性格,还是格瑞接受自己后行为举止的改变。
  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都很好,嘉德罗斯想。
  从前的格瑞不愿与人交往,即使他的好脾气可以给他招来很多朋友,他也始终没有混入进人群,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处理完所有事情。
  这样的性格孤僻的他引起了嘉德罗斯的注意。
  相似的命运总是能产生感同身受的假象,嘉德罗斯也少有朋友,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嘉德罗斯太优秀。优秀的光环只会照亮他一个人,在他身边的人,会因为这光芒而黯淡无光。
  然后格瑞带着他的光环出现了,这是嘉德罗斯一直寻找着的,能与他并肩的人。
  只有你和我的世界,实在是再美妙不过了。
  
  02
  嘉德罗斯能够直视自己的感情,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对格瑞有感情的时候,便立刻采取了行动。
  格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意识到了他自己对嘉德罗斯有感情这一点,面对嘉德罗斯的动作,格瑞在心里肯定点了同意。但格瑞习惯性的拒绝他人的好意,即使心里会难受,也要面不改色说出与心愿相违的话来。
  一个词概括的话,那就是傲娇。
  辛亏嘉德罗斯没有给格瑞傲娇的机会。
  两人近距离接触久了后,感情更是火速升温,烧的两个人都觉得滚烫。
  一定会持续很久的,两人都这样认为。
  因为这世界里只有你和我。
  
  03
  嘉德罗斯立下了“在格瑞成年之前绝不动他”的flag之后,觉得日子变得难熬了起来。
  在嘉德罗斯的强烈要求下,他们的同居由分房睡变成了挤一张床。
  偶尔还能在床上调调情什么的,只能调情而已。
  
  在和格瑞同床之后,嘉德罗斯立刻扔掉了所有的动漫等身抱枕,转而抱向了格瑞。
  有爱人在这里还抱什么等身抱枕啊。
  
  房间的空调温度永远开的刚刚好,是一个盖不盖被子都舒适的温度。
  睡觉永远不会被吵醒的格瑞再次因为奇怪的理由半夜醒来了——嘉德罗斯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就像嘉德罗斯从前喜欢趴在抱枕上睡觉那样,现在的格瑞抱枕也遭到了这样的对待。
  格瑞感觉自己一条胳膊麻的不行,血液不流通导致指尖无法移动分毫。
  再这样下去这条胳膊可能要恢复上很久,格瑞抱着这样的心态把嘉德罗斯推到了一边。
  嘉德罗斯很讨厌别人吵醒他睡觉,面对格瑞也不例外。之前在课上睡觉被吵醒时,嘉德罗斯气在心里,不敢表示出来,毕竟是他做的不对,被别人提醒了还要发火,那样的性格可不受待见。
  梦里的嘉德罗斯正和格瑞在泰坦尼克号上深情相拥,然后他被格瑞推下了船,并且据格瑞所说,只要嘉德罗斯不上船,这船就不会沉。
  *,体重也是靠实力长的呀。
  况且除了脸,从哪里都看不出来我的体重啊。
  梦醒前的一瞬,嘉德罗斯如是想着。
  “格瑞你想干啥?”嘉德罗斯有点气恼,在格瑞腰间捏了一把。
  先前睡的迷糊的格瑞又是瞬间清醒,听到嘉德罗斯这句话后,才恍然发现自己干了错事。
  上次他晚上睡觉无意中翻身把嘉德罗斯吵醒之后,嘉德罗斯在他肩上咬的红印还没消掉呢。
  “胳膊麻了。”格瑞选择沉着应对。
  “哪个胳膊麻了,要不我帮你揉揉?”嘉德罗斯抓起了格瑞离自己较近的那条胳膊。
  格瑞指尖有点冰凉,恢复流通的血液在瘪下的血管里,伴随着心脏的收缩不断跳动。
  “嘶…”格瑞吸了一口凉气,“别动。”
  “那就是这边了吧。”嘉德罗斯自言自语,随即嘉德罗斯咬上了格瑞的手背。
  嘉德罗斯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吵醒自己睡觉的人,便在格瑞的手背上啃咬。等格瑞反应过来嘉德罗斯在干什么时,一个比肩上的红印只重不轻的杰作已经被留了下来。
  距离起床的时间也不远了,两人也没有兴致再接着睡,干脆便起床,格瑞被嘉德罗斯拉着接着肝昨晚存档的游戏。
  手背上的印子,可不像肩上的容易遮住,嘉德罗斯也不让格瑞把它遮住。
  给爱人打上标记有什么错?
  
  04
  早起床后打游戏,精神极度亢奋后白天便不得不面对残卷的困意。
  “格瑞,格瑞,外面有人找你。”格瑞此时在靠做题来提神,嘉德罗斯已经趴在旁边的桌上睡了过去。
  “谢谢。”格瑞从册子上移开视线,对来转达的同学到了谢。
  金?格瑞转头发现了在门外努力招手的人。
  格瑞看了眼旁边睡着的嘉德罗斯,很是犯难。
  格瑞坐的位置,只要嘉德罗斯不起来,他就无法从座位上离开。但是来的人是金,他被金家照顾了很久,出于情理他都要出去见金一面。
  可要是一天之内两次吵醒嘉德罗斯的话,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格瑞咬咬牙,毅然站起身推了一下嘉德罗斯,无视嘉德罗斯愤怒的注视,推开椅子向教室外走去。
  “格瑞,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撞到了。”
  ……
  金是来还书的,两人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但是格瑞不敢回去,一直等到上课铃响起才匆匆走进教室。
  格瑞不敢看嘉德罗斯,仅从嘉德罗斯反常的把位置让开,就猜到一定会有事情发生了。
  老师在台上讲课的时间格瑞过的还算顺利,只是一直回避着嘉德罗斯的视线,并且把身子使劲往墙边移了移。可惜老师刚好这节课有事,花小半节课讲完了较为简单的内容后就出去了,留同学们在班里自习。
  教室里喧闹的起来,嘉德罗斯憋了半节课的气在此时释放了出来。
  格瑞紧贴着墙坐着,嘉德罗斯抓着格瑞一条胳膊,不方便施力,干脆顺着凑过去把格瑞按到墙上。
  格瑞半边脸贴着墙,一条胳膊被嘉德罗斯抓着押在腰间,另一条胳膊则因为反应不及被挤在胸前,暂时抽不出来。
  两人的动静不太小,但整个教室都在忙着喧闹,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
  “你居然为了一个渣渣把我吵醒。”嘉德罗斯贴在格瑞耳边道。
  气流在耳边喷吐,格瑞的耳尖有点发红,“那是金,他们家一直照顾我。”
  嘉德罗斯脸上浮现一丝不悦,“现在你不需要他们照顾了。”
  “……”格瑞沉默了一瞬,“快放开。”
  嘉德罗斯嘴唇在格瑞耳尖轻轻一点,看着人耳尖一直红到了脖颈,才满意的把人放开。
  太撩人了。
  上面那句话不知道说的是嘉德罗斯还是格瑞。
  
  05
  月末时迎来了双休,格瑞看着自己老人机上的短信发愣。
  格瑞觉得自己是和嘉德罗斯过傻了,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他格瑞可是挂职家教啊!
  格瑞的手指不断在按键上徘徊,看着那个转账人为培训中心的,高到不可置信的银行卡到账信息。
  “嘉德罗斯,”格瑞把手机的小屏幕举到嘉德罗斯眼前,“你看一下这个。”
  “什么?”嘉德罗斯忙着看剧情,匆匆抬眼看了过来,“格瑞你该换手机了。”
  “………不是,是家教的工作。”格瑞对嘉德罗斯关注的重点感到无奈。
  “哦,那这个月工资如何?”一切都始作俑者嘉德罗斯明知故问。
  “你能把对我的委托辞了吗?”格瑞见嘉德罗斯如此反应,之好开门见山的说了,“我大半个月都没有工作,却还拿到了比以往更高的工资……”
  “你觉得很别扭是吗?”嘉德罗斯手里动作不停,却接上了格瑞的话。
  “嗯。”格瑞表示赞同。
  “那你能把家教的工作辞了吗?”嘉德罗斯转头过来盯着格瑞。
  格瑞露出不解的表情,等着嘉德罗斯的下一句话。
  “你归我所有,我不想让你去给别人补习,仅此而已。”嘉德罗斯眼里写满霸道。
  “……”格瑞也只是看着嘉德罗斯,思考了一下,缓缓开口,“这会让我觉得欠你很多。”
  “你欠我的?”嘉德罗斯忽然笑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还我,不用在乎这一会儿。”
  听完这句话后,格瑞低下头,将视线转回了自己的小屏幕,此时格瑞咬下唇嘉德罗斯并看不到。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格瑞也了解了嘉德罗斯的家境。嘉德罗斯家的物质条件实在是太优越了,至于这套房子,嘉德罗斯曾说他们一家一年都见不了几次面,房间里便没有家人的寝具,实际上这套房子是他们家专门为了嘉德罗斯上学而为他一个人买的。
  格瑞不曾拥有物质上充裕的财富,嘉德罗斯却看不上这些,嘉德罗斯想要的,也就只有与格瑞相处带来的美好记忆。
  与嘉德罗斯交往后,格瑞在物质上的幸福来的太突然,让格瑞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况且谁知道这个仅有两个人的世界牢不牢固呢?
  
  格瑞的思绪忽然被打断了,嘉德罗斯抓着他的双手把人按到了地毯上。
  “你要是现在就想还我的话,我也不介意。”嘉德罗斯居高临下看着格瑞。
  格瑞这才反应过来嘉德罗斯说的“还他”究竟是什么意思,脸又一直红到了脖颈,偏过头不去看嘉德罗斯。格瑞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软了,手腕上的施力让他动弹不得,只好拼命想着对策。
  忽然见,一根救命稻草浮现在格瑞脑海中,“你别忘了诺言。”
  嘉德罗斯动作忽然顿了一下,随即俯下身在格瑞不愿转过来的脸上落下轻轻一吻,“没忘呢。”
  “我会好好准备的,你的生日礼物。”
  格瑞脸上的红晕又多了一层。
  
  06
  “格瑞,我想看你穿这个。”嘉德罗斯手里拿着一件女仆装。(北方:我也想看)
  服装是典型的黑白款,只不过它看起来背后少了些布料。
  今天依旧是假期,格瑞早上慢条斯理的洗了个澡,头发擦的半干不干,身上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
  出来就看到嘉德罗斯手里拿的物件,正好也解了昨天嘉德罗斯收的快递的疑惑。
  “不要。”格瑞果断选择拒绝。
  格瑞的拒绝有用吗?
  对嘉德罗斯来说是没用的。
  格瑞身上只有一条浴巾,这很方便。嘉德罗斯立刻冲上前扯掉浴巾,然后揽着格瑞的腰把人带到了卧室的床上。
  浴巾可怜兮兮的躺在地板上哀嚎,可惜没有人理它。
  套装内有一条发带,嘉德罗斯干脆拿出它,趁着格瑞敏感的腰部缓不回来的机会,把格瑞的双手绑到了一起。
  “快放开我。”双手被制的格瑞只能踢着脚,然后嘉德罗斯跪坐在格瑞的腿上,让格瑞动弹不得。
  这条女仆装的设计充分考虑到了现在这样的特殊情况,因为它,包括裙子的部分,全部是系带的设计。这样就不用套头或者塞腿,穿起来非常方便。
  嘉德罗斯把服装在格瑞身上摆好,然后拉着人坐了起来,把自己的头套在了格瑞的臂圈里。
  身前的布料长度刚好到胸口,两条黑色的丝带从格瑞腋下穿过,在光洁的背部打了个结。
  裙摆后部
  长长的丝带从背后绕过来又绕到背后才刚好打了结。
  最后才是脖子上的,仅一条细丝带上面连了一个挂着白色铃铛的黑色项圈。
  (我不会画画,我好恨)
  嘉德罗斯把格瑞重新按倒在床上,不长的裙摆堪堪盖住本来应该由内裤遮住的东西,嘉德罗斯想了想,从快递盒里拿出了剩余的物件。
  “既然都穿上了,就把全套都穿上吧。”嘉德罗斯手里还拿着一双黑色的长袜。
  “变态。”格瑞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来形容嘉德罗斯。
  “是的。”嘉德罗斯唇角勾起,对这个形容表示认可,“再踢我我把你腿也绑上。”
  这种威胁对格瑞很有用,格瑞马上就停下了动作,闭上眼睛任由嘉德罗斯摆布。
  嘉德罗斯的动作不一会儿便停了下来,紧接着的是手机按快门的声音。
  由疯狂响起的快门声,可以猜到嘉德罗斯此时一定在n连拍。
  格瑞睁眼发现嘉德罗斯站在床下,觉得无论如何都踢不到的格瑞之好作罢,翻身背对着镜头。
  快门声过了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格瑞。”嘉德罗斯撑上床把格瑞翻了过来。
  “还要干什么。”格瑞挣扎。
  “你把这套衣服穿上一天,我保证在学校不欺负你了怎么样。”嘉德罗斯眼神炽热。
  “认真的?”格瑞觉得不可思议。
  “是真的。”嘉德罗斯眼神异常坚定。
  “姑且信你一次吧。”格瑞转过头,不愿直面嘉德罗斯的视线。
  
  07
  “嘉德罗斯,你不是说不再欺负我了吗?”格瑞被嘉德罗斯搂住腰,仰着拉到了沙发上。格瑞使不上劲,轻飘飘的拳头落在了嘉德罗斯的胳膊上。
  “是在学校不欺负你,这可是在家。”嘉德罗斯一本正经,“我还有那时候的录像,要不要看看?”
  被套路了,格瑞默想。
  
  08
  这种温度极高的同居生活,也就只能持续短短的一辈子吧。
  
  END

评论(6)
热度(96)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