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成绩太好了怎么办(上)

-cp嘉瑞
-学院设定
-年龄调至统一
-就是想看格瑞被嘉嘉欺负嘿嘿嘿
-ooc注意
-前几天是高考百日倒计时,有点感触,于是有了和它没有什么关系的这一篇。
下篇

  
  01
  “嘉德罗斯同学,老师知道你的成绩很好,但还是希望你在课堂上能够不要打扰到周围的同学。现在是高三的重要阶段……”认真负责的班主任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对嘉德罗斯说出这句话了。
  “太没意思了,反正我来上课只是为了奖学金。”嘉德罗斯冷着一张脸,摆出无所谓的表情。
  “对你来说什么有意思呢?”老师对嘉德罗斯的回答感到意外。
  嘉德罗斯视线转向了天花板,嘴角勾起微笑,“有那么一个人吧。”
  化学办公室的门在这是被敲响,不轻不重有节奏的三声体现出了来人的良好修养。
  老师看了一眼嘉德罗斯,随即脸转向了门的方向,“请进。”
  “格瑞!”嘉德罗斯看清来人后异常激动。
  老师看着这一幕,同时手扶了一下眼镜,打在眼镜上的光随随着动作在镜片上闪过。
  格瑞看了一眼嘉德罗斯,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有一种奇异的感受。这个家伙每次考试都要和自己争第一名的奖学金,偏偏两人初中在一个学校,高中在一个班,争夺便一直持续着,两人也算是不争不相识了。
  嘉德罗斯要奖学金是为了给游戏氪金,而格瑞在一次事故后失去了双亲,一直被发小的一家照顾着,赚奖学金是为了给他们减轻压力。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说实话,格瑞是有点羡慕嘉德罗斯的,一点点羡慕姑且也算是羡慕吧。
  “老师,这本册子我也写完了。”被格瑞放在办公桌上写完的册子依旧崭新如初。
  “格瑞同学,高中阶段学校准备的化学册子已经没有了。我这里卷子都要留着考试,你可以去问问其他老师,还有自己去找一些复习题。”
  老师边随手翻着册子边说到,忽然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太妥当,因为作为班主任,他还是比较清楚格瑞的情况的,“这样吧,你明天下午过来,我给你准备几本以前的册子。”
  “谢谢老师,那我先走了。”格瑞表达谢意后准备转身离开。
  “格瑞,等一下,有件事和你说。”老师叫住格瑞的同时看了眼嘉德罗斯,发现嘉德罗斯的视线自从格瑞进来之后就没有从格瑞的身上移开过。
  “是这样的,”老师清了清嗓子,“反正上课的时候你一般也不听,就和嘉德罗斯一起在后排做同桌吧,正好我想让嘉德罗斯向你学习一下。”
  “我代替格瑞同意了!”嘉德罗斯积极回答到。
  “……”格瑞沉默,故被两人认为对此事没有什么看法。
  
  02
  座位简图:
  (窗)(桌)(桌)
  (窗)    瑞        嘉
  (墙)(墙)(墙)
  其他事项:
  同桌两人桌子是单独的,但教室空间不足只能两两并在一起。
  后排椅子直接顶到了墙上,嘉德罗斯理直气壮的把格瑞挤到了里面,只有他不让开,格瑞就无法从里面出来。
  
  03
  “格瑞,我们来比赛刷题吧。”第二天早上嘉德罗斯兴冲冲把两本一样的理综册子甩到桌子上。
  作为年级排名永远第一第二的学霸,平时的竞争也是需要一些专业精神的。
  “你必须得答应,输的人可是要有惩罚的。”嘉德罗斯一本正经。
  “……嗯。”格瑞语气中有点无奈,不过正好他现在手头上没有册子,上课的时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还有,”嘉德罗斯忽然想到了什么,“只能在学校里写,不许带回家。”
  嘉德罗斯放学时根本不背书包,一到家就扑到了游戏里,他害怕格瑞晚上熬个通宵直接撸完一整本。
  “好。”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格瑞放学后也有事情做,现在这条要求正合他胃口。
  老师的讲课声成为了刷题的bgm,起初两人还一起埋头写着,后来嘉德罗斯耐不住性子暂时停下了笔。
  嘉德罗斯转头看向格瑞,觉得格瑞认真时的样子帅气极了。当然,不管认不认真,格瑞都很帅就对了。
  格瑞感觉到嘉德罗斯在看他,转头看向了嘉德罗斯。两人的视线对上了一瞬后,格瑞就立刻移开了,顺便看了眼嘉德罗斯的进度。
  嘉德罗斯见格瑞这么冷漠,本着开玩笑的心情,一手在格瑞单层校服下的腰上摸了一把。
  “唔。”格瑞闷哼了一声,手中的笔停了下来。
  “别动。”格瑞转头过来发出无用的警告,嘉德罗斯发现格瑞脸上蒙了一层红晕。
  这一摸,让嘉德罗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格瑞的腰这么敏感吗,嘉德罗斯窃笑。
  
  04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两人目前的进度相差半页不到。午休时间嘉德罗斯要回家吃饭,顺便领取一下游戏午间登录的礼包。
  格瑞中午一直待在教室里,嘉德罗斯中午走之前叮嘱了格瑞不要趁他不在的时候往后写,他现在便没有什么事干,吃过自带的便当后就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儿。
  教室的常驻民只有寥寥几个,大家都知道要保持良好的休息环境,睡觉也不用怕打扰,虽然格瑞一旦睡着以后就感受不到外界的任何动静了。
  
  下午的嘉德罗斯完全失去了对写题的兴趣,沉浸在小孩子般的恶作剧里。
  比如说把格瑞的鞋带绑到桌子上,害得格瑞站起来时直接摔到了嘉德罗斯身上,并得意洋洋的称这为主动的投怀送抱;或者在格瑞想出去的时候坚定的占着座位不让对方离开;亦或者是对着格瑞的腰部下手,把人直接激的蹲到墙边还堵着不让站起身;在格瑞忍无可忍要还手的时候,又一把抓住挥过来的胳膊怎么说都不愿意松开……
  班主任并不知道这一切,但是从无意中听到的同学们的谈话中,对格瑞使嘉德罗斯没有打扰同学的功劳给了心里的表彰。
  
  05
  凌晨大概四点,嘉德罗斯熬夜肝通了某恋爱养成游戏的六条happy ending,并因为六条中的五条都是bl结局而沉思了好一阵子。
  嘉德罗斯坐在房间电脑前的转椅上无意中翻了手机通讯录,鬼使神差的拨了很早就存进去的格瑞的电话。格瑞的手机居然没有关机,应该是关机闹钟不稳定的原因。
  嘉德罗斯直到听到了电话中传来了格瑞的声音后,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凌晨四点啊,格瑞肯定不会像自己一样熬夜,早就睡熟了吧。
  “有事吗?”手机就在枕头下面震动,和闹钟的效果差不多。格瑞不知道是因为没睡醒还是怕吵人而用气声说出了这句话,听到嘉德罗斯耳朵里感觉这声音格外撩人。
  “嗯……”嘉德罗斯不知道该说什么,诚实的说自己无意识间打了电话?怎么可能,而且格瑞估计也不会相信。
  总得说点什么啊,嘉德罗斯大脑飞速运转,“给你问候一下晚安。”
  “……”话筒那头果然陷入了沉默。
  难得是睡着了?但嘉德罗斯本着对格瑞的探索之心,并没有挂断。
  “晚安。”电话那头传来这个声音后,电话就被切断了。
  嘉德罗斯躺在床上抱着大抱枕打滚,满脑子想着自己这样是不是会让格瑞生气,担心的不得了,更是精神的睡不着。
  转念一想,自己不是总是惹格瑞生气吗。顺了气之后,起身一看表,嘉德罗斯发现现在都快到起床的时间了,干脆决定到学校睡去,揉揉眼就爬了起来。
  
  06
  晚上格瑞果然没有睡好,早晨向来精神的格瑞居然撑着头打起了瞌睡,不一会儿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嘉德罗斯就也学着格瑞的样子趴着睡了过去。
  多数任课老师看到后排这俩人上课公然睡觉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也有老师愿意本着职业态度叫一下他们。
  只可惜今天他们运气不太好,遇到了那位一点不受同学们欢迎,讲课一点都不好还极其爱管教的老师。这样的老师能带这个班,纯粹是因为他有一项理论研究的贡献,凭着这个就不可一世的在年级组里称了老大,同学们怨声连天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格瑞,你在我的课上睡觉,是完全掌握了吗?”老师在后排睡觉的两人中选择拿格瑞开刀,因为他以前和嘉德罗斯谈话时受了点气,就不想再去尝试一遍。
  可惜睡着的格瑞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反而嘉德罗斯坐了起来,
  “既然格瑞同学这么厉害,那这节课的试卷讲评就由了不起的格瑞同学来吧。”老师明显是想让格瑞难堪,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嘉德罗斯轻轻推了一把格瑞,见人没什么反应,就一爪子挠到了格瑞腰上。
  格瑞猛的清醒坐了起来,听到嘉德罗斯说:“老师让你去把今天的卷子讲了。”
  “哦,谢谢。”不明状况的格瑞简单道谢以感谢嘉德罗斯的传达,嘉德罗斯正好把位置让开了,格瑞就拿起卷子站了起来。
  老师说那话时完全没想到格瑞真的会起来讲卷子,心里暗暗惊讶,但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同学们同情格瑞被这个老师怼了,看到格瑞站起来后,就适时表现出了对格瑞的期待。
  格瑞真的就开始讲题了,态度一丝不苟,板书的字迹也是清秀整齐。从同学们的表情来看他们应该都惊呆了,老师甚至站在一旁忘记了挪动身子。
  下课铃响了,老师才像刚回过神一般,抱着书就离开了教室,也有同学哭喊着说妈妈啊我终于听懂一节课了。
  “不错嘛,格瑞。”嘉德罗斯有点不情愿的夸了格瑞。
  “没什么的。”回到座位的格瑞接着趴到了桌子上,这个装完逼就当无事发生的态度让嘉德罗斯有点不爽。
  这件事情后,第二天上课的老师就换了一个,听说是原来那个老师上某节课回来后就直接辞了职。
  这是干大事儿了啊,格瑞。
  
  07
  中午的时间嘉德罗斯也不回家了,一样带了便当在教室里吃,顺便强行和格瑞互尝一下对方的菜,相比之下格瑞吃的就单调多了,但嘉德罗斯并不介意。偶尔会有嘉德罗斯不爱喝的牛奶,每次甩给格瑞后,格瑞都会异常坦然的接受。
  嘉德罗斯中午一般不用睡觉,他就面对着格瑞趴着看着格瑞睡觉。视线扫过整张脸,从发际线到眉毛到睫毛到鼻尖到嘴唇。
  永远都看不够。
  某天中午的教室里只有格瑞和嘉德罗斯两个人,在嘉德罗斯日常打量着格瑞时,听到门口有声响,便疑惑的起身去看。
  “请问格瑞学长……啊”嘉德罗斯起身后,站着门口的那位低了一级的学妹看到了睡着的格瑞,紧张的捂住了嘴。
  “没事,他睡着了什么都听不到。”嘉德罗斯挑眉,对这人的来意心存疑惑,摆手示意她过来。
  “我是来感谢学长的,要说的话都在这里,”小学妹拿出了手里的纸袋,脸上微微有点发红,“希望学长你能把这个转交给格瑞学长。”
  “给我吧。”嘉德罗斯答到。
  “谢谢学长!”小学妹捂着脸飞快的走了。
  格瑞按时醒来,嘉德罗斯一见到格瑞醒来,就在格瑞不解的目光中把手悬在了格瑞的腰前。
  嘉德罗斯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纸袋,和一个被粗暴拆开吃了两块的巧克力,可以看出它生前被精致的包装过。
  格瑞有点害怕嘉德罗斯的手再碰上自己的腰,便往一侧挪了挪,同时伸出自己的手挡在了腰前。
  一张粉红的纸片在嘉德罗斯手里被甩的飞舞了起来,嘉德罗斯看向格瑞的视线中带着点恼火,“你晚上在别人家里当家教?”
  听到这话,格瑞差不多猜到这些东西是谁送过来的了,也知道这件事被嘉德罗斯发现了,于是答到“是雇主的要求,我给她辅导作业。”
  “雇主?她字里的意思,是想和你上床呢。”嘉德罗斯把纸拍到了格瑞桌上,赌气道,“你不给我解释清楚,今天我就在这烦你直到你肯说。”
  “我在一家培训中心挂职,一对一的工资很高,她的课已经结束了。”格瑞道,见嘉德罗斯迟迟没有反应,于是补充了一句,“没了。”
  嘉德罗斯想到格瑞的生活状况,想办法挣钱也在情理之中,于是心软了下来,“原谅你了。”
  “这本册子我写完了。”格瑞忽然道,“兑现承诺吧”。
  “写完了!?”嘉德罗斯长大了嘴,随即选择愿赌服输,“说吧,你想怎么样我。”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不要再惹我了。”
  “好,我答应了。”嘉德罗斯答应的异常爽快,但脸上的笑容告诉格瑞嘉德罗斯心里绝不是这样想的。
  果然还就应了格瑞的猜想,嘉德罗斯道,“能不能完成当然是两码事了。”
  “……”猜到结局的格瑞有点无奈。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199)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