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牵线(05)

-是围绕一款游戏发生的故事
-主雷安,雷卡亲情向,嘉瑞在前篇
-人物私设有
-游戏设定有参考全职高手
-为情节调整了年龄
-ooc注意
前文链接:
牵线设定
牵线(01)
牵线(02)
牵线(03)
牵线(04)

  05
  生活总要经历一点波澜。
  
  清晨的阳光没有给人带来一点喜悦。
  安迷修现在忐忑不安,手里拿着雷狮下午出门前塞给他的小纸条。
  
  “卡米尔回来以后,要是我第二天早上之前没有回来,你就打开它。”雷狮一本正经的嘱咐到。
  “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安迷修从未见过雷狮如此严肃。
  “记住啊。”雷狮又强调了一遍。
  “行行行,记不住等你回来算账。”
  ……
  ……
  “我今天要去接卡米尔,他们放月假了。”
  “他不能自己回来?”安迷修疑惑。
  “我们家的人会缠着他。”雷狮解释到。
  “我从未听你提起过家人……”
  “我不喜欢上学,被学校劝退,又不想回家,就跑出来了。卡米尔是我父亲的私生子,在家里受排挤的很。以前我罩着他,现在我要跑了,就拉着他一起了。”
  “为什么你家家庭地位分的这么清。”
  “雷王集团,知道吧。”雷狮说话间丝毫没有自豪,而是嫌弃一般的,“我们家的。”
  “……”
  雷狮每次讲自己的情况时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一般,一直用丝毫不在意的态度。
  但是安迷修清楚的很,因为在他的师傅身上有类似的情况。他的师傅早些年妻子就去世了,然后安迷修才被捡回了家。师傅每次提起妻子的时候,都装作毫不在意一点不惋惜的样子,却时常教导安迷修要亲切温和的对待女性。
  
  师傅会眷恋妻子的温柔,雷狮会不会也眷恋家的温暖?
  
  “他们想抓我回去,但这边有我有一帮哥们,只好找卡米尔下手然后要挟我。”
  “你亲自去让他们抓吗?要不我……”
  “你这是瞧不起我吗?”雷狮又穿上了那件儿童卫衣,冷眼瞥了安迷修,话音未落就径直出了门。
  安迷修的“小心一点”被堵在了门内。
  “喂,骑士!”安迷修刚坐到沙发上,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扯着嗓子喊他。
  租的房间所在的楼层不高,窗里窗外只要吼着基本能对话。雷狮这一嗓子让安迷修冥冥中感受到了雷狮的细心,安迷修这个名字可是有一定知名度的,直接叫出来难免要被围观。
  “恶党你一路走好!”安迷修正沉浸在自己的奇怪发现中,好端端的祝福出了嘴就变了味。
  “**骑士你把我钱包扔下来!”
  安迷修收回刚才的想法。
  安迷修转头,果然在地上发现了躺着的钱包,应该是抓衣服的时候甩出来的。钱包的卡扣是开着的,好奇心驱使下,安迷修打开了它。
  入眼是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人穿着正装,头发居然打理的整整齐齐,让见惯了某人天天扎头巾来压下一头乱毛的安迷修有点不适应。而且在那么恶心的照相环境下,那股帅气劲也仿佛要冲出这张卡片。
  “雷狮的真名……”
  
  ……
  仿佛是发生在电影里的情节。
  ……
  “大哥,你的朋友出去了。”
  “看到了,门口那些人也不知道伪装一下,太显眼了。”雷狮在电话里对卡米尔吐槽,卡米尔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始终默默的听着。
  “好了,现在立刻出来,”雷狮在校门外的小摊处下达了指挥命令,“出校门以后左拐进地铁站,坐两站到终点站后再……”
  卡米尔那边听雷狮说到一半忽然没了声,只得收起手机在担心中踏上了雷狮指定的线路。
  担心到不是担心没了指挥不会走,而是怕雷狮那有什么问题。卡米尔何等聪明,这个方案即使他大哥雷狮不说也能想的出来,但他选择了倾听。此刻向他诉说的人突然没了下文,难免会产生不好的想法。
  
  “……手机没电了。”雷狮愤怒的把手机装回口袋,全然不知道卡米尔的心情。
  这时一只手捏到了雷狮肩上。
  “三少爷,跟我们回去吧。”
  “!!!”
  ……
  
  门响了,用钥匙开的。
  应该有卡米尔,安迷修判断。
  因为这个房子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卡米尔那,一把在安迷修住进来以后,就被雷狮十分“大方”的扔给了安迷修。
  果然是卡米尔,安迷修眼巴巴望着卡米尔的身后,可是没有出现想看到的那个身影。
  “雷狮呢?”安迷修有点慌乱。
  “过一会儿回来,大概。”卡米尔一眼都不往安迷修这边看。
  换好衣服后,卡米尔先走进了厨房,转了一下发现安迷修已经煮好了饭,然后径直打算走向卧室。
  到了门边时,卡米尔停住了,转过来望向了安迷修,“谢谢你愿意照顾我大哥。”
  “这没什么的。”安迷修不知该如何应付突如其来的感谢。
  “大哥一直是一个人在拼,有你陪着他,大哥应该会高兴的。”卡米尔接着道,说完就转身进了卧室。
  “那家伙给我填了不少麻烦呢,”安迷修挠了挠头,“待会吃饭叫你啊。”
  卧室里没了回应。
  卡米尔的冷漠,让安迷修想起了见过一次面的格瑞。无论说什么或发生了什么,表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安迷修趴在窗台上,咀嚼着卡米尔的话。
  我陪伴着雷狮,雷狮不也在陪伴着我吗。
  有个陪伴着的人……真好。
  如果没有他,我现在也过不上这种勉强能让人满意的生活吧。
  
  如果没有他……
  
  卡米尔说他没什么胃口只想吃甜点开胃,安迷修执意要等雷狮回来再吃饭,没人动的饭菜凉在了盘子里。
  手机关机,没法联系。
  安迷修看着手机上的联系人发愣。
  焦虑与不安盘旋在安迷修周围的空气中,每呼吸一次心里都要挣扎一阵。
  “为什么我会这么担心那个恶党啊…”安迷修问自己。
  得到的回答是脑海中不断被翻搅上来的两人共同的回忆。
  “这难道是喜欢吗?”
  
  “或者已经超过了喜欢?”
  
  “是爱。”
  
  ……
  不知不觉安迷修睡了过去,睁眼后发现正好是平时起床的时间。身上多了个被子,为什么是雷狮的。安迷修回忆了一下,昨晚自己应该是靠在沙发上不小心睡着了。
  雷狮回来了?
  厨房里传来了碗筷碰撞的声音,安迷修抬头望去,是一道瘦小的身影。
  对哦,雷狮怎么可能会搞错被子。先不提雷狮根本不会给人盖被子——一般情况下是直接一脚踢上让人滚到自己的床上去,要给安迷修盖也不会是自己的。
  心底的不安又被翻搅了上来,安迷修想起了雷狮嘱托:自己第二天早上之前没有回来就打开那个纸条。
  小心翼翼的把捏成团的纸条打开,安迷修看清了上面的字,狂妄而张扬,和自的主人一样。可字里行间揣摩下来,只有无力与无奈。
  照顾好卡米尔,雷狮如是写到。
  “恶党……雷狮你不打算回来了?”安迷修瞬间红了眼眶,指腹轻柔的抚过纸张,将褶皱压平。
  雷狮独自照顾了卡米尔许久,现在却说要安迷修去照顾他……雷狮写的这句话让安迷修解读出了生离死别的意味。
  卡米尔观察着安迷修的反应,“大哥写了什么?”
  “……”安迷修看了一眼卡米尔,仰头然后把手臂搭到了额上,“他让我照顾好你。”
  安迷修没有看卡米尔,只知道他走过来了,直到手中的纸条被拿下,才转头去看了卡米尔。
  这一转头,安迷修有点僵住了。他看到了一双布满绝望惊恐的眼。
  “大哥不会有事的。”卡米尔收回了表情,把纸条捏皱扔到了垃圾桶里。
  安迷修有点迟疑的开口,“他会有什么事……?”
  ……
  “大哥以前和现在完全不同。”卡米尔讲述,“他追求公正。”
  “我的身份比较特殊,在家里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于是大哥就保护我。家里人不理解他的想法,认为非常有才华的他,应该接受培训去继承公司,而不是去追求根本不存在的公平正义。”
  “那时候起,他的性格发生了变化,却一心一意护着我。也不再去上学,直到辍学在这里打工。家里人不愿放弃这个好苗子,想带他回去……”
  安迷修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雷狮,原来那看似完好的心中有这么多伤疤。
  ……
  “雷王集团势力太大了,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怎么办。”
  “我相信大哥不会忘记对我说的话的。”
  
  “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未完待续
  
  (还有一节完结)
  (以后还是多分几节吧…镜头的转换的分割线用换节来比较舒畅)
  (he请放心食用)

评论
热度(23)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