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牵线(04)

-是围绕一款游戏发生的故事
-主雷安,微嘉瑞,雷卡亲情向
-人物私设有
-游戏设定有参考全职高手
-为情节调整了年龄
-ooc有
前文链接:
牵线设定
牵线(01)
牵线(02)
牵线(03)
  
  04
  “喂,醒醒。”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扇自己的脸。
  “别吵。”起床气严重的安迷修拨开了按在自己脸上的手,翻了个身把被子捂到头上。
  被子上一股烟味,猛的吸了一大口的安迷修被呛到,咳嗽咳出了眼泪。
  “我出去一趟,你暂时哪儿都别去。”刚才叫醒自己的声音接着道。
  “嗯嗯……嗯?”安迷修含混的答应,应了声后发觉一丝不对劲。
  而回答他的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睁眼后,是一片漆黑。
  灯在天花板上挂着,没有打开,也不知道开关在哪里。窗帘拉的很严,隐约的缝隙告诉安迷修外面的天还黑着。安迷修习惯性的想摸手机看看时间,手摸向裤子口袋,却发现没了手机的身影。不只是手机,现在自己腿上只剩了一条内裤。
  “我在哪儿?”安迷修开始慌乱。
  头有点疼,安迷修只记得自己喝了酒,醒来后就在这个鬼地方。
  “绑架”!安迷修推测得出了最大的可能。
  安迷修急忙站起身,又坐了回去。把被子裹到身上后才站了起来。借着夜里微弱的光,安迷修打量了一下刚才自己躺着的那张床,准确的说是沙发床。
  管他是什么床,安迷修摸索着走到了门口,提着一口气拉了一下门把。
  门把轻微的转动了一下,再没了动静。
  安迷修心瞬间凉了下来,“门被反锁了。”
  颓废中安迷修坐回了沙发床上,看着旁边的茶几。茶几上的烟灰缸只有寥寥几个烟灰的碎片,应该是刚清理过。旁边的地上摆了十几个空了的啤酒易拉罐,看出来这屋子的主人也没有多勤劳。
  于是安迷修的游戏脑开始运作起来,思考着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一会儿后,安迷修一手拿起一个易拉罐守在门前,等着把自己绑架的人回来。
  ……
  在安迷修几乎要睡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向这边来的,并且只有一个人。安迷修握了握手中的易拉罐,给自己增加勇气。
  门开了,楼道灯把来人的影子照到了屋里,安迷修顺着影子扔了一个易拉罐过去,被来人轻松躲过了。正欲再扔一个时,门彻底打开了,安迷修也看清了来人的身影。
  “雷狮!”安迷修叫到,“果然你这么大方邀请我们来就是这个目的!”
  雷狮没有再穿那件给人强烈违和感的儿童款卫衣,而是穿了一件比较紧身的黑色高领背心。看到这副装扮,安迷修立刻给雷狮坐实了“恶党”的罪名。
  “把易拉罐放下。”雷狮关上门,一步步向安迷修走了过来,打开了客厅的灯,“刚才差点打到我。”
  客厅的洁白灯光闪了两下后才完全照亮了房间。
  “打的就是你,别装傻了。”安迷修很气愤。
  “装什么?”雷狮面带不解。
  看到雷狮这副表情后,安迷修又一股怒气升了上来,用劲的咬牙甚至磨出了声响。
  
  “我为什么在这?”
  “宾馆不要醉鬼。”
  “那我的裤子呢?”
  “也不知道是谁半路上吐的那么高兴。”
  “……我的手机呢?”
  “没电了在充电呢。”
  “……”安迷修没话说了,看来是自己彻底会错了意,“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
  “我也觉得你是误会了。”雷狮无奈。
  尴尬中,安迷修的好奇重新占据了上风,“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有人找我,给他们找场子。”雷狮随意答到。
  找场子!?
  安迷修印象中的找场子简单来说就是打架……想着想着,安迷修脸上多了一丝恐惧。
  “你又想多了?”雷狮看安迷修的表情有点不对劲,“是打游戏啊。”
  “游戏?”安迷修不解。
  雷狮在杂物柜里翻找着东西,头也不抬一下,“嗯,两个公会掐起来了,我去开个小号。”
  “哦……”
  
  安迷修还想再问点什么,却被打到脸上的布制品堵住了嘴,连忙拿起一看,是一条洗的有点发白的牛仔裤。
  没等安迷修再问,雷狮就率先解释了,“你要是想一直围着那条被子的话,也可以不用穿。”
  “可我不想让你围,被子我只有那一条。”雷狮忽然补了一句,让安迷修不得不把被子放下。
  “谢谢……”安迷修生硬的道谢。
  裤子大小还算合适,长出的一截用挽裤腿轻易的解决了。
  
  两个人隔着一张茶几对视着,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安迷修低着头,“谢谢,那个……我拿到裤子就走。”
  “去哪儿?”雷狮问到。
  安迷修愣了一下,并不是因为不愿告诉对面的人,而是自己压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不知道,”安迷修打算实打实的回答,“我毕业了,还没工作。”
  “哦。”雷狮应到。
  安迷修听对面应了一声就没了声音,便抬头偷偷去瞥,看到雷狮一幅正在思考的样子。
  “要是打工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雷狮突然开口,同时向安迷修投去询问的眼神。
  这对于安迷修来说,真是一根救命稻草。毕业以来自己简历投了不少,却始终没个回复。自己推测的是因为学的热门专业竞争激烈,同期投档的有不少人,比自己这个分了不少心给游戏的人优秀,落选似乎变成理所应当了。
  不过安迷修从小由师傅带大,师傅到了一半就不再管他了,只是每个月定期寄一点生活费。安迷修便开始庆兴自己打游戏能有收入,至今为止的生活不都撑过来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抽时间打游戏挣生活费,现在闲下来了安迷修也没有打算整天泡到电脑上,平时还是找份打工的工作。
  听了雷狮的话,安迷修激动的想现在就跪下来给雷狮磕几个响头,“帮大忙了,谢谢谢谢谢谢……”
  “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小命一条。”安迷修正常了一瞬后中二病又犯了。
  “……”雷狮嘴角带着笑容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中二的人。
  “那我只用去找个住处了。”安迷修碎碎念。
  “作为回报,”雷狮手指在茶几上敲打,“我要求你跟我合租这套房子。”
  安迷修露出疑惑的表情。
  雷狮解释到,“这套一室一厅现在住了两个人,另一个是我弟卡米尔,你在游戏里见过。卡米尔在上大学,我打工给他学费生活费,还要交房租,还不能让自己饿死……”
  没等雷狮说完,安迷修眼眶就红了,“没想到你生活这么艰辛,我答应了。”
  “好,那就这样,”雷狮似乎丝毫不对自己的艰难处境上心,“你掏三分之一就够了,卧室给卡米尔,剩下客厅咱们分。”
  “你这么苦,我掏一半也可以。”安迷修感叹雷狮的大方。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苦了!”雷狮没想到刚才自己的话在安迷修心里是这样的效果,便觉得今天就有必要把话讲清楚,省的安迷修拿有色眼镜来看他。
  “我这有两份打工,要是不想上班就直播,还有找场子的巨额外快,有时候和那一群哥们钻巷子蒙个人……”
  “等等!别说了!”安迷修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要变成被蒙的那个了,“按你说的算。”
  雷狮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
  两个男人同居会发生些什么呢?
  连安迷修自己都不想承认,自己好像有些方面开始向雷狮学习了。
  无意中看到网上一篇帖子,帖子里如是写到:
  行为习惯向他人靠拢,是信任与依恋的表现。
  安迷修不相信自己的性取向,是从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时候开始的。
  可能不知不觉就动心了吧。
  可惜不知道雷狮是怎么想的。
  早就有很多机会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碍于面子,也是担心万一拒绝了以后的同居会尴尬,这样的心意就被埋藏在了深处。
  什么时候自己变的这么矫情了?
  安迷修审问自己。
  ……
  每天的生活都在重复,却不是简单的在重复。
  安迷修早上首先起来准备好两人的早晨,然后去叫雷狮。站着拉不动躺着的雷狮,安迷修有时会把自己搭进去——重心不稳直接与雷狮的身体亲密相触。这样就会导致,雷狮早晨精神的好哥们抵到腿间,耳边尽是雷狮呼吸的气声,害得安迷修脸通红一片,还要被这一切都始作俑者嘲笑。
  然后各自工作,到了晚上回来聚在一起打游戏。时不时直接睡了过去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抱枕。
  
  祈祷这种平静的生活能够持续下去吧。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3)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