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人猫共存态

-cp雷安,猫妖x人类
-现代同居,ooc注意
-并不很懂猫,有瞎编的成分
-我会有猫的(雾)
  
  00
  雷狮是一只猫妖。
  猫妖非常精明,在化形时不会给自己留下把柄。
  所以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是一只猫妖,交往了很久都不知道。
  
  01
  安迷修已经昏迷了。
  雷狮不愿倒下,也不能倒下。
  雷神之锤上缭绕的电光依旧有精神的跳动着,这是雷狮用妖力的透支换来的。
  平时正常的消耗下,妖力会回复是很快,但透支后的回复会很漫长。
  妖力透支的后果,是无法维持化形,甚至记忆也会退回到普通猫的程度。
  
  02
  安迷修从昏迷中醒来时胸口趴了一只猫,安迷修把猫顺势抱在了怀里,但安迷修首先可顾不上它。急切的站起身,安迷修试图找到雷狮的身影,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安迷修表情呆滞,眼上蒙了一层雾气。腿脚有些发软,不听使唤的跪坐了下来。
  突然的失重感可能吓到了怀里的猫,它挣扎了一下,安迷修这才有时间来打量它。
  纯黑的毛色,面部镶嵌着一双如宝石般美丽的紫色眼睛,和雷狮的一样。
  “雷狮……”安迷修喃喃。
  怀里的猫像感应到了安迷修在叫自己,摇着长长的尾巴在安迷修的脸上蹭了蹭。
  “就叫你雷狮吧。”
  安迷修抱紧了猫,嘴角强行扯出一抹微笑。
  
  03
  “雷狮!雷狮!雷……”
  安迷修不知道第多少次出来找猫了。
  你永远无法束缚住自由不羁的雷电,这是安迷修得出的感想。
  雷狮和这个名字的上一任主人一样,忍受不了狭小的环境。
  安迷修原来只把它放在卧室里,结果雷狮天天刨门执意要出去。后来雷狮的活动范围大到了安迷修整个家,这也是他们原来同居的房子,还会趁安迷修不备时从阳台上跳出去。
  反正是一楼,反正它玩够了还会回来的,安迷修想。
  不过有时候就不会这样了,雷狮两三天没有回来,安迷修非常担心,不得不自己出来找。
  雷狮可别去祸害别的小母猫啊,安迷修视线跟随着围栏处迅速掠过的带着幼崽的猫移动。养猫果然还是去做一下绝育吧,安迷修下定决心。
  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雷狮发现了安迷修,跟在他后面回了家。
  雷狮吃饱喝足后惯例和安迷修去抢床,安迷修趁雷狮睡着后对自己毫无防备时,抱着雷狮冲向了宠物医院。
  雷狮醒来后就开始挣扎,但猫的力量和人类的差的远,最终还是安迷修获得了胜利。
  一听到要绝育,雷狮像能听懂一样,瞬间炸了。毫不客气的伸出指甲在安迷修胳膊上留下几道血痕,全身的毛竖起,喉咙伸出发出敌意的呼呼声。
  安迷修见状便动摇了,养雷狮的日子不短,他从未见过雷狮有这种反应。
  趁安迷修稍微松手,雷狮就跃了出去,也不让安迷修抱着。回到家后,雷狮没有再和安迷修抢床,自个儿窝到了沙发上。
  安迷修能体会到雷狮这是生气了,但安迷修怎么也想不通雷狮为什么能听懂人话。再想想之前,他说的话,雷狮基本都反着安迷修的意愿去做了……
  这和名字的上一任主人一样!
  可惜死脑筋的安迷修始终转不过弯来。
  
  04
  小区里有不少流浪猫,有人喜欢去喂它们,就有人不喜欢。
  安迷修出去溜达顺便找猫的时候,发现流浪猫经常出现的草地上,出现了不少猫薄荷。
  猫吃了猫薄荷以后会兴奋起来,但这样被人扔在草地上,肯定有什么隐患,安迷修开始担心起来。
  又急匆匆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雷狮,安迷修提着一颗心回到了家,看到了在客厅里活蹦乱跳的雷狮,稍稍松了一口气。
  等等,活蹦乱跳?雷狮从来不会在只有他自己的时候这么活跃,只有跟安迷修相处时才会展露出本性。
  看来雷狮吃了那里的猫薄荷。
  安迷修废了好大劲儿都没有安抚下来雷狮过度激动的情绪,雷狮最后平静下来纯粹是因为猫薄荷的劲儿过去了。
  一番折腾后,一人一猫都累的不行,安迷修抱着雷狮就躺到了床上,不一会儿便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05
  猫薄荷对猫妖来说,是一种毒药。
  食用猫薄荷会使猫妖的妖力发生混乱。
  
  06
  当一缕光线照到房间里的时候,安迷修习惯性的睁了下眼,看到一张熟悉的侧脸。抱怨了一句昨晚又忘了拉上窗帘,而且大半个身子被人压着,胳膊有点麻,安迷修没好气的推了一把身边的人。
  “雷狮你往那边滚点,压着我了。”
  说完这句话后,安迷修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瞬间清醒了过来。
  “雷狮……雷狮?”
  安迷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又因为思念在做着荒诞了梦。但这次安迷修睁眼后,那个突然间就离开自己的家伙没有消失。
  他掐了自己一把,真实的痛感,这不是梦境。
  安迷修脑筋的死结终于在这一刻打开了,不争气的眼眶因为积攒了太久的委屈而又一次变红,“雷狮,原来你一直在……”
  身边人的眼睛动了动,安迷修做好了被骂一顿笨蛋的准备。可是没有,雷狮只发出了低低的气声。看到那双睁开的眼睛后,安迷修刚才因无法言说的复杂心情提到顶峰的心瞬间落回了谷底。
  那双美丽的紫色眼睛是多么的澄澈啊,就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婴儿。安迷修努力想在雷狮的眼中找到丝毫以前的神气,却以失败告终。
  “依旧是一只猫吗……”安迷修对雷狮说到,但事实上只是他在自言自语。
  雷狮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与原来不太一样。猫的好奇心促使着雷狮玩起了自己的手。
  胳膊晃动就会带着灵活的手腕摆动,也带着雷狮的眼睛跟着动。
  眼前的画面非常有意思,但安迷修却笑不出来,他只想出去冷静一下。思考了一番后,安迷修检查了一下窗户有没有关好,出去之前还没忘锁上卧室的门。
  
  安迷修出去到回来没有过几分钟,终究还是觉得放心不下。不过仅仅这几分钟,安迷修再次体会到了,想要束缚住自由不羁的雷电的后果。
  卧室门发出的巨大的响声,吓得安迷修鞋都没有来的及换就冲了过去。雷狮坐在地上用头抵着门,以至于安迷修拉开门的时候雷狮差点倒在地上。安迷修连忙把这个比自己还高还壮的男子抱到床上。
  雷狮胳膊上一片青紫,膝盖处隐约有点发青,应该都是刚才撞的。安迷修心里默默的给现在的雷狮安了一个巨婴的称号,同时下决心,即使是这样的雷狮,也要把他教到能够正常生活。
  正好可以传授骑士道,恶党就不要再做了,安迷修尽全力安慰着自己。
  
  07
  胃部发出了不满的哀嚎,安迷修这才想起来早饭还没有吃。
  安迷修想给雷狮喂面包,但是雷狮只想吃猫粮,被安迷修拉住还抱着之前装猫粮的碗不愿松手。
  总之先煮点粥吧,安迷修强行收走了猫粮。
  煮上粥之后安迷修又犯了难,变回人了怎么能再吃猫粮,可雷狮一幅不给我吃猫粮就饿死在这的架势,让安迷修很头疼。
  于是安迷修给自己倒了半碗猫粮吃下了。
  嗯,除了有点腥其他好像没什么(口感来自百度),安迷修让雷狮靠着墙坐在床上,在背后加了软垫子,自己坐到雷狮两腿间的床面上,用腿勾住对方的腰部防止他乱跑。千辛万苦才用猫粮骗着雷狮喝了点粥。
  喂完了饭安迷修才发现奇怪的地方,他们现在都姿势怎么这么像以前特殊的体位,还是安迷修自己主动的那种。
  ……难题真多。
  解决了吃饭问题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雷狮总不能不穿衣服吧,虽说不用担心着凉的问题,但这么大个人摆在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独自尴尬中安迷修扯过来旁边的被子给雷狮裹住后,翻衣柜找出了雷狮的衣服。
  猫很不习惯穿衣服,所以现在的雷狮也很不习惯穿衣服。
  安迷修掏出了雷狮的长睡衣,废了不少力气给他套上。雷狮想把衣服脱下来,伸手去扯。安迷修就拿出了带小孩的手段,不听话就打!
  长睡衣像一条裙子,一直遮到了膝盖。
  就让雷狮这样在家里遛鸟吧,安迷修不负责任的想,反正他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雷狮出门的。
  
  妖力混乱引起的变化没有持续太久,安迷修早上发现雷狮变回了人形,午觉一觉睡到下午醒来后就变了回去。
  看不到那张熟悉的脸,心里突然就空落落的。不过这样也能省心一点,养猫总比带巨婴简单多了。
  安迷修知道了那只与雷狮同名的黑猫就是雷狮本尊后,养猫的态度更敬业了。而且一想到自己之前想给黑猫做绝育,后脊就一阵发凉。
  雷狮可千万不要记得这码事啊,安迷修暗自祈祷。
  
  08
  一旦有了一点甜头,贪婪的本能就催促着人去得到整颗糖。
  不用侍奉主子的时候,安迷修有时会希望雷狮能早点变回来。然后被自己萌生的这种贪婪的,不符合骑士道的念头恶心到。
  雷狮没有离开,我还能想要些什么呢。
  安迷修这样谴责自己。
  
  09
  这两天雷狮变得很奇怪,它不再往外面跑了,而是整天窝在沙发上,或者被安迷修抱到床上以后就没有再离开。
  安迷修像往常一样出去采购一点生活必需品,见雷狮在自己床上没有想动的意思,就打了声招呼直接出了门。走到半路上,安迷修发现自己手机钱包都没有带。
  手机还在床头充电,但愿雷狮不要一不小心碰掉了……房间里太安静了,安迷修正想着手机时推门进了卧室。
  卧室内的场面让安迷修推门的手僵在了原处: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又出现在了床上,趴着摆弄他的手机。
  巨婴一词瞬间出现在安迷修脑中又瞬间被扔到了一边,因为他看到雷狮是在翻着手机而不是瞎折腾。
  “雷狮?”安迷修试探的叫了一声。
  没有理会,雷狮像是完全沉迷于安迷修的手机了。
  安迷修心中的惊喜被雷狮的这一反应压下去了一点,又由慌乱填充了位置。
  安迷修试探着靠近,待把大半个身子凑过去后,他感到腰间一紧。久违的失重感过后,安迷修仰面躺在了床上,雷狮双手撑到了安迷修耳边,一条腿卡到了安迷修两腿间重要的地方。
  “**骑士,咱们先来算算帐吧。”雷狮开口。
  看来雷狮彻底恢复正常了,在这种对自己不利的条件下,安迷修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听到雷狮久违的声音,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字眼让安迷修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什么帐?你在说什么啊。”安迷修眼神游移,然后被掐住了两颊,不得不看着雷狮。
  “养猫养高兴了吧?”
  “不变回人都不知道是我啊?”
  “还要做绝育,嗯?”
  雷狮还是以往的风格,每一句话都戳中要害。
  “没有啊,你记错了吧。”安迷修强行给自己开脱。
  “我记得清楚的很,”雷狮半眯上眼,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虽然那时和普通猫没差,但记忆还是有的。”
  “我……”安迷修无力辩解。
  “非常感谢。”雷狮露出了笑容。
  
  END

评论
热度(80)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