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牵线(03)

-是围绕一款游戏发生的故事
-主雷安,微嘉瑞,雷卡亲情向
-人物私设有
-游戏设定有参考全职高手
-为情节调整了年龄
-ooc有
-本节非常短小抱歉
前文链接:
牵线设定
牵线(01)
牵线(02)
  
  03
  出网吧时,夜已经深了。繁华的城市切换到夜间模式,但亮堂的街灯照的环境依旧像白天。
  多数的商铺关门了,只有大排档依旧热闹着,烧烤的烟气在空气中缭绕着,久久不散。
  雷狮因为对这一片比较熟而被赋予了找地方吃饭的使命,四人下午进了网吧一直到网吧开始通宵模式收费后才离开,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
  于是雷狮干脆私心带着几人来到了他自己常来的摊子。
  
  “哟,老大也来了!”
  “这几个是老大你新收的小弟吗?”
  雷狮在这一片混的是真的好,刚坐下就有不少人过来打招呼。
  “去去去,这几个是我朋友,”雷狮面带笑容的赶走了刚才称他为老大的一伙人,“没什么事这两天少来烦我。”
  转身过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安迷修的视线,安迷修脸上似乎写满了“这个人不简单”,来表达自己的复杂心情。
  “你要羡慕的话我可以收你。”雷狮看着安迷修露出坏笑。
  “……”安迷修没有理会雷狮。
  格瑞盯着雷狮看了一会儿,神色并没有什么肉眼可观的变化,然后转头看向了嘉德罗斯手中的菜单。
  嘉德罗斯的视线在炒螺丝上停留了一秒后,立刻甩手把菜单扔给了格瑞。
  格瑞接过,想都没想就扔给了安迷修。面对疑问,格瑞道,“太晚了,没什么胃口,喝点牛奶就够了。”
  “哪来的牛奶,格瑞你多大了?”嘉德罗斯对格瑞的奇怪爱好表示不可置信,但这并不影响格瑞在他心中男神的形象。
  “菜单上写了有解酒的牛奶,”格瑞一本正经。
  安迷修随便点了一个菜,剩下的都交给了雷狮。雷狮本人最爱烧烤和啤酒,点菜当然要由着他的性子来。
  格瑞还真的喝点牛奶就够了,干杯一次没落下,全程坐在旁边陪喝。实在被烦的不行的时候,才象征性的吃了两口嘉德罗斯伸到自己嘴边的烤串。
  (百度告诉我牛奶和烧烤一点都不配,详情请自己挑关键词搜索)
  安迷修开始一直在担心自己酒量,假装看不到旁边那两个比拼喝啤酒都能在空气中打出火花的家伙,认认真真的吃着烤串。后来终于受不了雷狮的挑衅,也加入了那一场对男人尊严的斗争中。
  
  最后一个加入,也是第一个倒下,安迷修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几杯啤酒下去就把他灌醉了。
  喝醉的安迷修第一个动作是钻到桌子下面,在嘉德罗斯愤怒的注视中,抱住了格瑞的一条腿。
  “啊……你是港湾,是无处停泊的我的依靠。在无边的大海,只有你让我觉得温暖。”安迷修醉了也不忘要委婉的表达出,他对雷狮嘉德罗斯两人的脾气和格瑞的对比。
  格瑞耐心的听了安迷修的即兴作诗,正准备把脚抽走,安迷修就先松开了手。然后爬了出来,一拳锤到了雷狮的胸口,还没忘了要作诗。
  “变天啦,打雷啦!”
  “……”雷狮用力捏着杯子,胳膊上一条条青筋爆起,大概在强忍着自己想打人的欲望。
  随即安迷修手腕被捉住,雷狮把安迷修拉近,嘴对到安迷修耳边,用仅这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安迷修闻之色变,立刻规规矩矩的坐到了椅子上,不一会儿点着头睡了过去。
  格瑞与嘉德罗斯表示不解,但雷狮只是笑笑,并没有想回答的意思,两人只好作罢。
  (就不写雷狮到底说了什么,(吐舌),评论区无奖竞猜!还记得这码事的话我就公布一下答案)
        “信不信我把你艹的下不了床。”雷狮如是说到
  
  雷狮酒量不错,起码比刚成年的嘉德罗斯好的多。现在是八月,而嘉德罗斯七月末过了成年的生日……
  嘉德罗斯或许以前也喝过酒,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全敞开了喝。比拼以嘉德罗斯失败告终,虽然没有到耍酒疯的境界,但嘉德罗斯开始说胡话了。
  “格瑞,我喜欢你。”嘉德罗斯抓住了格瑞的手腕,同时神情的注视着格瑞。
  说完这句话后又补了一句,“特别特别喜欢。”
  “……”格瑞沉默,始终不变表情的脸上似乎溅起了一丝涟漪。嘉德罗斯抓的力气很大,甚至在细白的手腕上勒出了红痕,让格瑞无法把手抽出来。
  “你喝醉了,嘉德罗斯。”
  “没有醉,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嘉德罗斯手更用力,生怕格瑞跑了似的。
  “放手。”手腕上的大力导致疼痛,让格瑞皱起了眉。
  嘉德罗斯没有丝毫要放手的意思,格瑞不得已求助于雷狮,却发现雷狮忙着揽住安迷修怕他摔下去,根本没时间看这边,只好又转回来对上了嘉德罗斯的视线。
  “这事可以慢慢谈,你先放手。”格瑞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一幅好心肠让他无法直接说出拒绝的话,只能先考虑一下缓兵之计。
  “好,你答应跟我谈了。”嘉德罗斯这才把手松开,格瑞连忙抽回手揉了揉发红的手腕。
  喝醉的人脑回路就是不一样,就当这是玩笑一场吧,格瑞想。
  
  四个人中两个都不会再吃了,一个根本就不吃,雷狮一个人兴致缺缺,潦潦吃了几口后就结束了这一场聚餐。
  雷狮本来打算接着请客,但格瑞坚持不让雷狮再破费,考虑到倒下的两个学生党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格瑞和雷狮平摊了这次的花费。
  “这两个人我带回去吧,”格瑞假装感觉不到嘉德罗斯在自己腰间乱动的手,“我住的宾馆,可以给他们定上房间。”
  “这个睡死的**交给我把,看你也扛不动。”雷狮道。
  “……”格瑞瞥了一眼安迷修,“那好吧,麻烦你了。”
  “到宾馆了给我打个电话。”雷狮出于两人的安全在考虑。
  “嗯,认识你很高兴。”
  “这么官方,那我也一样吧。”
  ……
  “雷狮,我们到宾馆了。”
  “喂,渣渣,下次一定要打败你……”
  “嘉德罗斯你不要抢我手机。”
  
  未完待续
  
  (前四的面基就此结束了,嘉瑞就这样点到为止了)
  (这一篇是主雷安,情节还没进展多少呢)
  
  

评论(2)
热度(29)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