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巧克力首选爱神出品

-cp嘉瑞,嘉单箭头瑞
-学校背景
-爱神巧克力的设定,文中也会介绍
-吃了就会ooc的巧克力
-赶个末班车,网卡住了……
  
  我终于通过了爱神的测试,开始试用期了。现在我的任务,就是要让眼前这个人实现愿望,这也是作为爱神的本职工作。
  “喂,爱神,暂且不追究为什么你会缠上我,”嘉德罗斯质疑,“这个巧克力真的有那么神奇?”
  我正美滋滋的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这一个任务只要完成我就可以成为正式的爱神了,正式的爱神可是有很多好处的,啊……
  “是的!”我连忙回答,飘忽的心思被嘉德罗斯拉回了现实,有点责备对方到了我的白日梦,但一想到嘉德罗斯那个能实体出杀气的眼神,还是不得不摆出职业的笑容来面对。
  我重复了一遍巧克力的介绍,“只要您和另一个人吃下这同一块巧克力,无论对方是谁,巧克力都会给对方一个虚构的,与你产生的爱的回忆。简单说就是对方会爱上你啦,而且您应该会把巧克力给那个学生会长格瑞……”
  “好,我知道了。”嘉德罗斯打断了我的话,“暂且信你一下吧。”
  “祝您食用愉快哦。”
  好了,接下来,只需要我在一旁看着就足够了。
  ……
  嘉德罗斯此时正在学校的天台长椅上坐着,手边放着刚才拿到的巧克力,一幅正在沉思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嘉德罗斯拿起巧克力放进了书包,直奔校外的饮品店,多花了好几倍的价格让店家同意用自带的巧克力做饮品,最后拿了两杯巧克力奶出来。
  嘉德罗斯早就对格瑞的爱好了如指掌,巧克力的话,格瑞可能不会轻易收下。不过是牛奶的话,格瑞应该是无法拒绝的。
  学生会的工作比较多,格瑞每天出校门都会比其他的学生晚。嘉德罗斯出了饮品店,刚好看到格瑞走到了校门口。
  白色的头发被发带规规矩矩的扎着,朴素的校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少年的身体轮廓。在微斜的夕阳下,少年与环境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图画。
  校门口此时没有几个人了,嘉德罗斯站在外围愣了一会儿,干脆选择直接迎上去。
  “格瑞!”嘉德罗斯叫到。
  格瑞闻声转向了嘉德罗斯,眉头不可察的皱了皱,“嘉德罗斯,今天你找人打架的处分可没法撤销掉。”
  “……”嘉德罗斯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瞬间又恢复了正常,看来是选择回避这个话题。
  “这个给你。”嘉德罗斯递出了手里的一杯巧克力奶,解释到,“店里今天有买一赠一的活动,两杯我喝不下,又正好看到你了。”
  嘉德罗斯低着头,庆幸格瑞比自己高一点,看不到自己有点红的脸。此时嘉德罗斯慌极了,担心格瑞会去店里确认一下有没有这个瞎扯的活动,自己的谎言要是被戳破了,以后更没有办法接近格瑞了。
  格瑞看了一眼嘉德罗斯后,就看向了那一杯特殊的巧克力奶。和嘉德罗斯预想的一样,格瑞心里一番挣扎后,接受了这杯包含着特殊心意的巧克力奶。
  “谢谢。”格瑞看着巧克力奶说到。
  “那我走了啊格瑞。”说罢,嘉德罗斯立刻离开了格瑞的视线,取消了刚才去跟踪一段来确认格瑞有没有把它喝下的打算。
  手里的巧克力奶还是温热的,嘉德罗斯抬头,泄愤一般的,也是为了压住心里的激动,将巧克力奶一饮而尽。
  ……
  在忐忑的心情中,嘉德罗斯度过了在学校里的大半天。临近放学时,嘉德罗斯听到了一条广播。
  “请高x的嘉德罗斯同学放学后来学生会活动室。”
  同学们议论纷纷,“肯定是嘉德罗斯又惹事要被拉过去训了!”
  是格瑞的声音!嘉德罗斯狠狠握拳,用指甲嵌入皮肉的痛感来压制自己的激动心情。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嘉德罗斯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活动室。
  和嘉德罗斯预料的一样,格瑞早就在里面等着了。
  和嘉德罗斯预料的不一样,格瑞一见到自己,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错愕的注视中,抱了过来,把下巴垫在了自己的头顶。
  嘉德罗斯措不及防,差点被这一股大力推倒。不得已向后退了几步,后背抵到了墙上。
  “嘉德罗斯,你为什么不遵守约定。”
  两个人离的太近了,以至于格瑞说话时胸口的起伏清晰的传到了嘉德罗斯的身上。格瑞身上有一股让人心静的干净味道,此时嘉德罗斯闻起来,却如有魔力一般无法抗拒,忍不住想让全身都沐浴在这个味道中。
  “你在说什么?”嘉德罗斯暗暗赞美起了巧克力的功效,但苦于不能表露出来,只好强装正经。
  “我们在创世神那里的约定啊。”格瑞语气带着点责备。
  嘉德罗斯看不到格瑞的脸,但从语气中可以推测出格瑞的表情一定不太美妙。
  “创世神这种不存在的东西?这就是虚构的回忆吧,内容到底是什么啊!”嘉德罗斯想。惊讶归惊讶,嘉德罗斯决定改变一下两人的姿势。
  挣开了格瑞的怀抱,嘉德罗斯措步,转身,双手抓住了格瑞的手腕,把人背对着自己压在了墙上。
  “你说的约定,是什么。能详细讲一下吗?”嘉德罗斯凑到格瑞耳边,气息喷吐之中,格瑞的耳尖有点发红。
  “你居然忘了吗。”格瑞眼眶有些发红,却继续说,“在那一场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大赛里,只剩了我们两个人。我们向创世神许下的愿望,就是能够永远在一起。”
  虚构的记忆连世界观都是虚构的吗?嘉德罗斯惊讶于格瑞脑洞的同时感叹。
  格瑞眼眶里居然有眼泪在打转,“我们明明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结果到最后的约定只是我单方面的意愿吗?”
  这句话结束后,空气便安静了下来。嘉德罗斯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了。
  他只觉得现在面前的格瑞,不再是自己一直追寻的那个清亮的,一丝不染的身影。此时的他包含仇怨,对着自己低声下气。
  ……
  “爱神。”
  嘉德罗斯用我教他的方法在心里与我沟通,我终于不用再在一旁藏着了。
  “我在,怎么样啊,您喜……”我得意洋洋的向嘉德罗斯邀功。
  “怎么把格瑞变回原来的样子。”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打断了我的话。
  “原来的样子?您现在不满意吗?”我质疑。
  “我喜欢的格瑞,不是这个样子的。”嘉德罗斯淡淡的道。
  “啊……想要解开虚构的记忆,需要您帮助格瑞实现愿望。”我重新调整回了工作姿态。
  “格瑞的愿望?”嘉德罗斯重复了关键词。
  “是的,需要您自己去发掘,然后帮助他实现,虚构的记忆就会消除了。”
  “知道了,赶快滚吧。”
  ……
  “对不起,格瑞,我可能失去了这部分记忆,但是我愿意遵守我们的约定,”嘉德罗斯难得展现出了温柔,“你能告诉我吗?我们之间的记忆。”
  格瑞轻点了点头,趁嘉德罗斯松开了自己的手腕,转身在嘉德罗斯唇上落下一吻。
  嘉德罗斯脸瞬间红了,并且觉得一大股热气从自己的头顶冒了出来。
  ……
  难得话多,一路上格瑞都在诉说着过去的种种,嘉德罗斯居然跟着格瑞回了家,格瑞也居然没有丝毫要拒绝的意思。
  为了早日让格瑞恢复正常,嘉德罗斯决定今晚就待在格瑞家。
  格瑞的住处又小又简单极了,内部的陈设更让嘉德罗斯大吃一惊。
  房间里只有一个人的生活用品。
  “格瑞,你是一个人住吗?”嘉德罗斯不禁问到。
  格瑞眼神暗了一下后恢复正常,“是的,我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以前住在亲戚家,现在能独立了就自己住了。”
  很快,夜就深了。
  房间里只摆了一张床,格瑞本来打算自己打地铺,把床让给客人,却被嘉德罗斯拒绝了。
  “在陌生的床上一个人睡会害怕。”嘉德罗斯如是说到,虽然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个床也不小啊,两个人没问题的。”
  嘉德罗斯在床上躺着,久久不能睡着。格瑞一躺下立刻就睡着了,这使嘉德罗斯连身都不敢多翻。
  嘉德罗斯小心翼翼的转向格瑞,看着人的睡颜。解下了发带后,一头白发散乱的披在肩头,衬出格瑞的一丝柔和。
  不知道格瑞做了什么梦,口中吐出了含混不清的音节。
  “别走……”
  这个词嘉德罗斯听清了。
  嘉德罗斯也想通了,格瑞的愿望,就是想有人陪他吧。冷漠的外表只是坚硬的外壳,包裹着柔软的内心。
  “我不会走的。”
  梦里的格瑞似乎是听到了这个答复,脸上露出了一丝从未见过的笑容。
  ……
  嘉德罗斯耳中似乎传来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也有他听不到的,是我的欢呼声。
  “太棒了!这一个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两个人的愿望都圆满的实现了!”我激动的在原地转起了圈。
  ……
  格瑞是被窒息感憋醒的,嘉德罗斯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身上。一条腿伸到了自己的两腿间,导致一条腿麻的不行。
  嘉德罗斯被格瑞挣扎的动作吵醒,起床气刚欲发作,又硬生生憋了回来。
  “格瑞。”嘉德罗斯出声。
  “嗯。”格瑞迟疑了一下。
  “我会陪你的。”
  “我知道。”格瑞顿了顿,“我感觉我们之间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
  “没关系。”嘉德罗斯顺势把格瑞压在身下,用手抚去了盖在脸上的碎发后,在格瑞唇上轻轻一吻。
  “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END

评论
热度(48)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