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听说你能变成芦荟

-脑洞产物
-私设一大片
-赞美革命友谊
-烈斩预警
  
  1
  金所在的星球上条件不太好,芦荟这种容易养活的植物相对来说比较多。
  有种动物靠吃芦荟维生,据说它们最爱吃的是特别稀少的白芦荟,几乎没有人见过这种芦荟,只是听说有而已。大概白芦荟比其他芦荟好看的多的多的多,味道也好的多的多。
  哦对这种动物长相非常独特,身体大部分是黄色,但头上有一圈黑色的条纹,右眼下有一个模糊的星星图案,尾巴是黑黄条的。
  
  2
  金没有玩伴,因为同龄人几乎没有。虽然金有一个姐姐,但是这个姐姐,在金的心里与母亲的定义无二。于是金学会了如何与植物交流,学会了独自消遣寂寞。
  “聊的不是天,是寂寞啊!”金感叹到。
  
  3
  有一天,金路过一大片芦荟。
  芦荟中忽然放出了刺眼的光。
  金定睛一看。
     啊!一颗白芦荟!多么美妙!
  哦不!白芦荟有危险!
  于是金赶走了想吃芦荟的动物,将白芦荟抱回了家。
  金把白芦荟放在自己的床头。每天不忘找白芦荟说说话。
  就这样,金和白芦荟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之后的一天,金回到房间,看到床头凌乱不堪,白芦荟不见了,床上躺了个人。
  金神经大条,第一反应是抱着空气一阵哀嚎,抱怨着自己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然后金才发现了床上的人。
  这个人一头和白芦荟一个色的头发,全身一丝不挂,除了脖子上挂了一个黑色的奇怪东西。
  哦,这这个男的。
  身材也挺好的。
  
  4
     在一个夜晚,这个男人醒了,大概是被窒息感吓醒的。因为金不仅把陌生人养到了床上,还把身边的人当抱枕。
  金双臂紧紧环在男人的脖子上,两腿绕着对方的腿,整个身子压在上面,翘起的头发戳到人脸上。
  有点沉。男人想到。
  然后又睡了过去。即使是强烈的不适也抵不住的强烈困意。
  
  5
  “哇!你醒了!”有一天金从外面回来,发现了扒在床边的男人。男人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好又倒回了床上。
  金连忙过去把人扶正,让人靠在枕头上。
  “你叫什么啊?”金问到。
  “格瑞。”
  格瑞声音非常轻,让金没有听清。也许是金太想念他的白芦荟朋友了,更是因为“格瑞”和“芦荟”这两个词的音调一样,“芦荟!”。
  金大叫到,“芦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芦荟。”
  格瑞愣了一下,原本的一幅冷漠表情,一瞬间有点精彩。“我叫格瑞。”格瑞清了清嗓子,重复了一遍。
  “哦,好吧。那么,格瑞,让我们做朋友吧。”
  格瑞张了张嘴,紧接着咬紧了嘴唇,并没有回答。
  “好,那我们就是朋友了!”金抓住了格瑞的一只手,激动的在惨白的手上留下了几个淡红的指印。
  “……”
  
  5.5
  “格瑞……你,你的头发让我想起了我的白芦荟。”金看着戴好了发带的格瑞,“你究竟是不是白芦荟啊。”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这个意思,格瑞就是格瑞怎么会是芦荟啊!”金察觉到自己说话的不妥,连忙解释到。
  格瑞眼神飘向一边,假装在看风景。
  
  6
  格瑞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和刚出现在金房间里那时比,已经壮了很多了。
  算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格瑞只要一有空就在金的家里做家务,并且承包了这一家的三餐。
  有对比,自然就有伤害。
  “格瑞你做的饭菜真好吃!”金感叹到。
  秋笑嘻嘻的看着金,把一只手搭到格瑞头上,“金,你可从来没有这样夸过我。”
  “啊…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格瑞此时没有带发带,是为了避免金在想起白芦荟,任由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披在肩上。秋摸了一把,居然不舍的把手移开,直到格瑞一脸冷漠的转过来。
  “家里有格瑞真是好啊。”秋发出了不知道是不是出自真心的感叹。
  (会做饭是旧设格瑞的属性啦)
  
  7
  金照常回来,发现窗户似乎被不正常的打开了。于是没有出声,弯着腰扒到了窗口往里面瞧。
  格瑞?怎么缩成一团。
  旁边,是一个黄色头发的人。
  
  7.5
  “格瑞,好久不见啊!”
  熟悉极了的充满傲气的声音在格瑞耳边响起,吐字的气流甚至扑到了格瑞耳边。
  格瑞猛转身,印入眼中的是一张放大的熟悉的脸。
  “好近,为什么没有感受到。”格瑞心里想,紧接着后退了一步,却绊在了桌角,跌坐在地。
  黄发的人结束了倒挂在房梁上的姿势,站在格瑞前方,理了理倒挂之后混乱的刘海,双眼盯着格瑞。
  格瑞双眼同样注视着对方。
  四目相对。
  “嘉德罗斯。”格瑞先开口了,“没想到你会找来。”
  “哼,这样安逸的生活过着还舒服吗?”嘉德罗斯迈步逼近格瑞,“你该不会忘记了你活着的意义吧。”
  “不会忘的。”
  嘉德罗斯手抓着格瑞的头发把人提起,另一手拖起格瑞的下巴。格瑞挣扎,换来的却是被对方的一条腿挤入自己腿间抵到了墙角。
  “格瑞,你现在可真弱,渣渣这两个字完全适合你。”嘉德罗斯提着格瑞的头发,迫使格瑞脸对着自己。
  “我心里有数,该做什么我也知道。”格瑞身子不敢乱动,只好任由嘉德罗斯抓着自己的头发。
  “你现在的情况,应该维持本体都困难吧。”
  “……嗯。”格瑞垂下了眼,手臂微微颤抖,像下了重要的决定,然后抬眼看了一眼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感觉自己身边一空,格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手里提着的一盆芦荟,盆的花纹和格瑞没有戴的发带是一个款式的。
  “格瑞,你居然学会躲避了。渣渣的思维影响了你吗。”嘉德罗斯甩了甩手上的芦荟,“你以为这样就能避开吗,别忘了我可是很了解你们这一族的。”
  芦荟被放在地上,嘉德罗斯对着花盆输了一些元力。然后仔细搜寻了一下,找到一片叶子,手指点着,瞬间输送了大量的元力进去。
  芦荟没了,格瑞回来了。
  格瑞蜷缩成一团,脸上和耳朵根都是红的,发带挂在脖子上。
  “第一次试没想到这么有用。”
  嘉德罗斯警觉,朝窗外看去,“渣渣回来了,”然后夺去了格瑞的发带。
  “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吧,我等你来取。”嘉德罗斯声音逐渐变小,人也变小,变成了黄色皮毛的动物,从窗口跃了出去。
  
  7.75
  “啊!搞什么。”金措不及防被动物蹬了一脸。
  “格瑞格瑞你没事吧,那个家伙没对你怎么样吧。”金风风火火跑进了屋子,迎上了刚爬起来准备出来的格瑞,“哎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我没事。”格瑞偏过头,不用正脸对着金。
  “格瑞,刚才那个人,怎么突然变成动物了?”
  格瑞没有回答,却伸出手,手心里一块石板缓缓浮现出来,犹豫了一下,然后道,“这个,可以给你看看。”
  
  8
  金的手刚触到石板,意识便仿佛被拉入了异空间,空间内的银幕正在放映着什么。
  “这是我这一族的历史。”格瑞的声音适时的从后方传来,金回过头却没有发现格瑞的身影。
  
  8.5
  创世神是一位随意肆意的神明。他使有的人生来富有,有的人生来贫穷,有的人一生风顺,有的人却不得不背负着诅咒。格瑞所在的这一族,正是遭到诅咒的种族之一。
  性命受到威胁或身体状况极差时,就会变成白芦荟,情况迎来转机时会恢复。芦荟是一种适应力极强的植物,因此这一族的每个人都会拥有悠长的性命。
  但白芦荟有很好的观赏价值,有人从中发现了商机,这一族便遭到迫害,用各种手段使他们一直保持着芦荟的形态。
  类似的有一种黄色的动物,那一族人可以选择变成动物的时机,但变成动物后只能吃芦荟。
  不得不说这两族虽看似敌对,但沟通很频繁。
  “在原住地,应该没有一个族人了,军队被带过来,把我们从前所拥有的一切毁灭了。我的家人牺牲自己的自由,掩护我跑了出来……”格瑞头低着,双手隐隐握拳。
  “我要复仇,为了复仇我才会在这里。”格瑞表情虽然平静但眼神无比严肃,“你之前见到的那个人,他叫嘉德罗斯,那一族的情况和我所在这一族差不多。”
  “格瑞……你……”
  “我没事。”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格瑞立刻调整了表情。
  “说不定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呢!”金大大咧咧的说。
  “不用了。还有,我过两天就要离开了。”格瑞道。
  “啊?为什么!”
  “我重要的东西被嘉德罗斯拿走了,要去取回来才可以。”格瑞转头避免与金对视,“这段时间,非常感谢…”
  “没事,我们是朋友啊。”
  金扑上前抱住格瑞,头埋到格瑞胸前,在深色的上衣上留下了两片不易察觉的湿润。
  
  9
  格瑞没有睡着,但是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格瑞和金仍然是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感受到身边人的呼吸逐渐平稳,格瑞安静的下了床。为了避免发出太大的动静,格瑞从房间的窗户翻了出去。
  夜里很亮,与白天刺目的亮不同,夜间亮的更温柔一点。
  格瑞来到了当初金发现他的芦荟地,闭目静听着周围的动静。不远处的灌木响了一下,一个黄色的身影出现了瞬间,又消失不见。格瑞立刻追了过去。
  夜里静的只有人奔跑踩碎枯叶的沙沙声,黄色的身影跳到树上,等格瑞经过树下时,跳到了人肩上。
  “嘉德罗斯,果然是你。”格瑞小声说到。
  “我们被人跟踪了。”动物形态的嘉德罗斯回头看向后方,“先把发套还给你。”
  发套,可以改变被动变成芦荟的状态,在自己选择的时机变成有盆的芦荟,是这一族很重要的物品。
  “……”格瑞没有答复,但脚上动作快了很多,在这一片自己熟悉的林子里乱钻。
  “跟踪者有一个,他的气息远了”,嘉德罗斯专职盯梢,丝毫没有变成人形的打算,“隐藏气息,咱们埋伏一下跟踪过来的渣渣。”
  “……”
  
  9.5
  “格瑞…格瑞……”金摸了把身边,没有找到应该在这里的人,睡意瞬间散去。
  “被窝还是热的,看来没有走太久。”金暗中夸赞自己的聪明才智。
  从窗口向外望,一抹白色即将消失在视野,金情急之下从窗口跳了出去,以最大速度追了过去。
  (窗户:这一家没有门?)
  
  10
  跟踪者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藏在暗处的人得意看清了跟踪者。
  “是金…”格瑞道,“他居然来了。”
  嘉德罗斯跃跃欲试 “这就是你收留你的那小子,真蠢。干脆把他干掉。”
  “你敢。”格瑞语气严肃。
  “哼,这么重视这个渣渣?”
  “别想动他。”
  格瑞看着金乱走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现,然后回去了。
  “他回去了,咱们走吧。”格瑞道。
  “不”,嘉德罗斯变回了人形,捂住格瑞的嘴。
  “我觉得我们走不了了。”
  
  11
  “你的感知丧失了,或许没有,总之变得很弱,我想这是长时间变成芦荟的代价。”
  格瑞回想起在金家里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嘉德罗斯的事情。
  “我将我的感知共享给你。”嘉德罗斯松开了捂住格瑞嘴的手。
  四周变得清晰了许多,格瑞明显的感受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浓烈的杀意。
  格瑞瞳孔因震惊猛的缩小。
  “怎…么回事。”
  “渣渣走了以后,杀意就涌出来了。刚才因为忌惮渣渣不敢动手,一直完美的隐藏了气息,我都没有发觉分毫。
  “是某支军队的驻守士兵吧,我们被发现逃走了他们才一直留在这里。”格瑞双手紧握。
  “我们被包围了,就算你想复仇也很危险。”嘉德罗斯看出格瑞的心思,出言阻拦却掩不住眼里的熊熊战意。
  格瑞与嘉德罗斯对视,异口同声。
  “上吧。”
  
  12
  ……
  激光的强烈光线划破了夜的温柔。
  嘉德罗斯的世界瞬间缓慢了下来,格瑞的心脏处出现了拳头大小的洞。
  格瑞缓缓向后倒下,嘉德罗斯扑过去想拉住格瑞的手,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没有,什么都没有。
  受诅咒的悲哀的命运。
  连血液都没有,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地上只有凌乱散开的芦荟叶子。
  
  13
  “格瑞……”
  “我不会让他们得到你任何的。”
  嘉德罗斯变回了动物形态,捡起芦荟叶子,珍贵的白芦荟叶子,大口塞入嘴中。
  传说中世间绝顶美味的白芦荟。
  不过嘉德罗斯知道,他们这一族是不能吃白芦荟的。
  身体表面浮起一层淡淡的白雾,整个身体变得虚幻了。
  最后的一刻,嘉德罗斯脸上浮现的是笑颜。
  因为嘉德罗斯看到格瑞,是笑着离开的。
  逐渐消失不见。
  像从未存在过。
  END

评论(1)
热度(111)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