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习习北方

『我还是个鶸我要努力修行』

全名栩北方,请叫我北方。

归档见文头或tag:妄想集中营

直男味道的头像是Shirin画的。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2018.6.9』

【凹凸世界】孩子气的战争

-cp嘉瑞
-真的孩子与假的孩子
-变小的格瑞,可爱想……
-标题来自歌名来着
  ……
  (官方劳模鬼狐出场)
  “嘉德罗斯大人,这次提供的情报,您一定会满意的。”鬼狐手指划过终端,同时嘉德罗斯面前的终端亮了起来。
  鬼狐举止恭敬,一幅老练的生意人姿态,“我们在格瑞身上做了一点小实验,可以为嘉德罗斯大人您添点乐子。希望您能收下这份礼物。”
  “合作愉快。”
  ……
  “嘉德罗斯大人,鬼狐提供的坐标就是这附近了。”祖玛在原地停下,指着终端上跳跃的坐标。
  不得不说鬼狐提供的情报的靠谱,不知效力的药品连同追踪器一并被注入了身体。即使被对方发现了追踪器存在也无可奈何,因为随着血液流动的东西可不是随便能取出的,只能等到它到了工作期限自己消散在血液中。
  冰湖还如同以往一样,在阳光照耀之下,冰面与水面闪着不同的光泽。环境中除了碎冰相撞的声音,再无其他的杂音。
  一声清脆嘹亮的喊声划破了静谧,“格瑞!来打一场吧!”
  喊声没有得到回应,只有周围起伏地形的回声寥寥迎合着。虽然在预料之内,但嘉德罗斯脸上还是划过了一丝不快。
  “哼,自己不出来,就把他逼出来。”嘉德罗斯手中凭空出现了神通棍,熟练的转了几圈,随后握紧划向地面,翻起了一排冰下的泥土。
  ……
  格瑞从昏迷中醒来,稳妥起见并没有睁开眼。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自己被鬼狐暗算,动弹不得时被打入了什么液体,然后陷入昏迷。
  于是放开感知感受了一下环境,“这是在…冰湖?周围没有人”,格瑞想,“他们大概只是想在我身上试药吧,但感觉来看,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格瑞坐起身,这才发现了身体的异样。
  发带随着动作直接滑到了脖子上,一活动手手套就滑落了下去,感受到原来的短袖变成了松垮的中袖,腰带更是直接掉在地上,双腿蹬了几下都没有伸出原本刚过膝盖的裤子。
  “变成小孩子了?”
  “原来鬼狐的药作用是这样。”格瑞冷静下来分析。
  “思考还比较正常,看来只是身体变了。”
  “这个身体,应该是六岁左右。”
  “肯定有麻烦事发生,鬼狐让我变小绝对不会单单变小而已。”
  “现在该怎么办。”格瑞思考起应对方法。
  格瑞站起身,腰带裤子便全部滑落,只剩下长到膝盖的松垮中袖,和虽然有点松垮但仍旧坚强挂在腿上的过膝袜。
  “有点冷……”
  想着待会儿再说,格瑞在旁边活动了一下身体,“看来身体机能也只有六岁啊。”
  “这些不合身的衣物怎么办,又没法像元力……”格瑞终于发现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情。
  “元力居然还正常,烈斩…”格瑞抬起胳膊召出烈斩,烈斩实体的瞬间,就如如流星般坠了下来。
  “举不起来,身体不给力有元力也没办法。”
  格瑞这才看向了旁边的衣物,如何将不合身的衣物带在身上是个问题。为了解决裆下冷的窘迫,格瑞把宽松的裤子围在了腰上,然后把衣服当长款向下拉了拉,把腰带卡在了衣服中间。其他带不了的衣物最后干脆还是藏在了附近。
  正寻思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时,格瑞听到了似乎不远处传来的喊声。认出了这熟悉的声音,不由得眉头一皱,“麻烦来了。”
  ……
  嘉德罗斯把大的冰块当成自己发泄的玩具,肆意破坏着,雷德在一旁帮着无用的忙。蒙特祖玛把羽剑插入冰里,感受着周围的风向及不寻常的气息。
  “嘉德罗斯大人,在这边。”祖玛出言提醒两人,告诉对方自己的发现。
  “祖玛真厉害。”雷德首先冲向了祖玛指的方向,嘉德罗斯似乎留恋玩具一般都又挥动了两下武器才赶去。
  “就是在这里!我发现他了!”雷德对着一处山洞毫不留情发动了攻击。
  “这都不出来,真够隐忍的。”嘉德罗斯发话。
  雷德的攻击掀翻了整个山洞的顶子,一时间水雾弥漫。
  格瑞用尽全力在攻击到来之前提起烈斩挡在身前,虽然没有直接受伤,但攻击的冲劲几乎把格瑞打的飞起来。
  嘉德罗斯发现了山洞中的人,“哈哈,来战吧格瑞!”
  “老大等等!”雷德突然出言阻止,“格瑞好像不太对劲!”
  虽然心里满是不快,但带着疑惑,嘉德罗斯的技能发动停在了摆好的架势上。
  “老大这有个小孩子”,雷德不敢让嘉德罗斯吊着性子,立刻接言,“这不是格瑞,不对这是格瑞,元力技能都是一样的。”
  “哦?格瑞?小孩子……”嘉德罗斯用神通棍挥开水雾靠近。
  水雾逐渐散去,格瑞与嘉德罗斯近在咫尺,雷德和祖玛在不远处观望。
  格瑞再没有力气使用元力,只好把烈斩撑在地上挡在身前等着嘉德罗斯等人的动作。顶着三个人审视的目光,格瑞的目光始终指着刀柄。
  短暂的沉默被雷德打破了,雷德冲上前,抓住格瑞一个胳膊把人举了起来。
  嘉德罗斯把人从头打量到脚,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好一个鬼狐啊,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想怎么处理我就动手吧。”格瑞把眼睛闭上,任由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脸,干脆听天由命了。
  “哈哈哈哈,把这个小家伙带回去,这么好的礼物怎么能不收下呢。”说罢,嘉德罗斯回过头直接走了,让人看不到他的脸。
  雷德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又看了一眼格瑞,这才拎着手上的小孩子追自己的老大去了。
  ……
  雷德正在给抓回来的这个孩子洗澡,动作非常粗暴,有虐待儿童之嫌。
  格瑞始终一言不发,偶尔闷哼上两声。表面看似冷静,其实内心有点慌乱。“自己的心理水平好像有些下降,身体变小引起的吗”,一边努力思考试图保持住思维的水平,结果无动于衷。
  “再这样下去可就要完全变成六岁了…”
  雷德甩干了格瑞,裹好了被子把人扔到了嘉德罗斯房间的躺椅上。
  不知所措的心情最终还是没有打败身体的疲劳,斗争了一会儿后,格瑞睡着了。梦仿佛一个漏斗,漏去了格瑞六岁之后所有的记忆。
  (后面真的人物不稍微崩一下没法写了)
  格瑞被身边的动静吵醒,一睁眼,看到的是极度靠近放大的脸。假的九岁孩子正在盯着真的六岁孩子。
  真的六岁孩子表现出了该有的无畏与好奇,六岁孩子伸出手在九岁孩子眼下的星星上戳了一下,似乎留恋手感一般,眨了眨眼睛,又戳了一下。
  九岁孩子非常生气,瞬间放出的气场让六岁孩子动弹不得。六岁孩子非常委屈,眼里好像有泪水要涌出来。
  九岁孩子愣在原地。
  “格瑞?”嘉德罗斯卸下了平时高傲的伪装,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格瑞用问题回应了嘉德罗斯的试探。
  “你不记得了?”嘉德罗斯表情诡异。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格瑞不打算回答刚才的问题。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收起诡异的表情,露出一抹笑容。
  “我在睡觉之前还和我的家人在一块,醒来以后就在这里了。”听到对方报出名字,格瑞才解释了自己的情况。
  “家人…”嘉德罗斯笑容僵在脸上,伸手准备抱起格瑞。扯了一半发现对方身上一丝不挂,又松手拐了出去,回来时扔了一套衣服在格瑞脸上。
  格瑞鼻腔瞬间被清新的清洗剂的味道充满,扯下衣服看了一眼,听到嘉德罗斯接着说,“你原来的衣服湿着,这是我的。”
  六岁的格瑞穿着假的九岁的上衣,衣摆垂到了膝盖,手根本无法从袖子里伸出来。嘉德罗斯没有照顾人的心思,看好戏一般的看着格瑞艰难的把袖子挽上去。
  获得了衣服,格瑞终于表现出了六岁孩子该有的活泼。格瑞化身皮皮瑞,径直从躺椅上跳下来,结果落地不稳向前扑过去撞倒了放杂物的柜子。借推柜子的反作用力,皮皮瑞又向后倒去,靠在了放满试管药剂的架子上,使瓶子们发出一阵清脆的碰撞声。
  皮皮瑞瞥了一眼冒着黑气的嘉德罗斯,不敢动不敢动。
  嘉德罗斯强忍住怒火,走上前盯着格瑞,试图用气势吓倒对方,同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上下打量了一番,觉得敞到胸口的衣领非常扎眼,于是解下围巾报复一般的胡乱的向上围,于是格瑞表情痛苦的双手扯着紧勒在脖子上的围巾。
  围巾太长了,足足有三个格瑞长。
  嘉德罗斯又嫌在脖子上围太多了不好看,就只在脖子上围了两圈,其余的像装饰礼物的丝带一样,缠到了格瑞的身上。忽然灵机一动,为了防止皮皮瑞再拆了自己的屋子,嘉德罗斯把格瑞双臂横绑到了后面。再剩下的不短的部分在人背后打了个蝴蝶结。
  “快放开我!”格瑞发出奶里奶气的无用的挣扎。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把格瑞提到了自己在旁边的床上,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雷德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跑了过来,看到一地狼藉,“唉老大我来!咋回事啊”。
  “……”嘉德罗斯不想回答。
  雷德看到旁边挣扎着直起身的格瑞,以及格瑞身上的围巾,瞬间脑补万字恋爱小说剧情,露出看透一切的表情,自作聪明的不再多话。
  ……
  格瑞意识到嘉德罗斯生气了,却因为突然闯进来的高大的人身上透出的冰冷的气息始终不敢出声。
  格瑞跪坐在床上,等到房间里又只剩自己和嘉德罗斯两个人时,重复了嘴张开了又合上的动作,才下定决心。
  “对不起!请原谅我吧。”
  嘉德罗斯先前低头捣鼓着柜子,听到这句话后便抬起头。嘉德罗斯又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绕过柜子,单膝撑在床上,一手按在格瑞腿间的床面上。剩下一只手捏住了格瑞的脸,顺势把自己的脸靠近了过去。
  “唔…”格瑞的脸被扯的生疼,却不敢挣扎。
  “请原谅我!”两人的脸距离不到十厘米,格瑞鼓起勇气又重复了一遍,随即低头,却被扯着不得不抬起脸来。
  “叫哥哥,我就原谅你。”嘉德罗斯一本正经。
  “不要,你…唔”瞬间格瑞感觉自己的脸要被拽掉了。
  在嘉德罗斯一本正经的注视下,格瑞屈服了,“哥…哥。”
  “好,以后给我说话都加上这个称呼。”嘉德罗斯满意的松开了手,紧接着向门口走去。
  “放开我,你不是原谅我了吗,……哥哥。”格瑞激动之下脸与床面进行了亲密接触。
  “两码事。”嘉德罗斯的回应传来。
  ……
  嘉德罗斯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袋子,脖子上多了一条一样的围巾。
  “晚饭,我找好了。”嘉德罗斯晃晃手里的袋子。
  格瑞看着摔在他面前的汉堡,“你…哥哥平时就吃这种东西吗?”
  果不其然收到来着嘉德罗斯的白眼,“我喜欢。”
  “我来做饭吧,我厨艺可好了。”格瑞跃跃欲试。
  “下次吧。”嘉德罗斯敷衍的回答,显然把这句当成了小孩子的玩笑话,“你不吃吗?”
  “哥哥,我想喝牛奶。”格瑞奶里奶气。
  嘉德罗斯本来想顺便给格瑞解开了,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取消了解开的打算。呵,还弄了个小祖宗回来。
  反正自己也不喜欢喝牛奶,那些牛奶放在那也只能扔掉,干脆都喂给这个家伙好了,嘉德罗斯心里打着小算盘。
  手边的柜子里就有几箱盒装的牛奶,据说是特供的,世面上根本买不到。便宜格瑞了,嘉德罗斯想。
  毕竟嘉德罗斯不是抠门的人,更何况又不喜欢牛奶。嘉德罗斯拿出一盒,侧身坐到床上,绕过格瑞挪到墙边,拉过一个靠枕垫到背后,又把格瑞扯过让人背对着抱在怀里。
  嘉德罗斯开始庆幸自己没有解开格瑞身上的围巾,这家伙挣扎的还真激烈,胳膊乱挥起来怕是能戳穿眼。
  “别动了,你喝不喝。”嘉德罗斯拆下管子插入盒中。
  格瑞停止挣扎,眼巴巴望着牛奶。
  小时候的格瑞原来是个傻子,嘉德罗斯想。因为嘉德罗斯无意中发现,格瑞的脸,会跟着牛奶转……
  嘉德罗斯把拿着牛奶的这一边的胳膊垫到格瑞的肩上,弯臂把手放在格瑞曲起的腿上,牛奶的吸管刚好对到人嘴边。然后自己打开了终端,看了看终端每日推送的参赛者报告。
  格瑞瞥了一眼终端,先心满意足吸完了牛奶,然后想问问嘉德罗斯刚才那个屏幕是什么。一抬头,屏幕消失了,格瑞不满的偏头,听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睡着了?”格瑞小声嘟囔。
  然后学着嘉德罗斯的样子,刚才屏幕出来时嘉德罗斯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摆动作,应该是思想直接投射出来的。
  “快出来吧屏幕!”格瑞在脑中呼唤,“不应该有什么口令才行。”
  格瑞受过良好的教育,人也很聪明。想起了刚才瞥的一眼看到了“终端”这两个字,试了一遍“出来吧终端!”
  “好厉害!”格瑞迫不及待浏览了终端的板面,看到一个特别显眼的“参赛者排名”,于是选进去看。
  “第一,嘉德罗斯……第二,格瑞?”排名的名字后有非常简介的介绍,“嘉德罗斯,男,九岁。”
  “噗。”这个凶巴巴的家伙原来九岁,“自己应该是收到某些影响才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二的格瑞,应该是另一个时空或者以后的我吧。”
  (提示一下前文是写了格瑞变小然后失忆了)
  “自己居然看不到自己的资料……”格瑞有点失望。
  睡着的人身体肌肉都放松了下来,导致撑在格瑞腿上的空牛奶盒子失去了支持滑了下去,顺着腿滚到了一边,格瑞一惊。
  受到惊吓的机能反应影响到了嘉德罗斯,但是他没有醒,反而由原来靠坐的姿势滑了下来,变成了侧躺。嘉德罗斯一条胳膊依旧紧紧搂着格瑞,在格瑞沉默的救命的呼救中又压了一条腿到格瑞双腿上。
  “好重啊……”现在格瑞全身都无法活动了。格瑞不敢叫醒嘉德罗斯,自己还是知道有起床气这种东西的,天知道把嘉德罗斯吵醒会发生什么。好在嘉德罗斯的床非常软,格瑞几乎小半个身子陷进了床里,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温暖极了,就这样睡吧,格瑞选择妥协。
  ……
  两个孩子像比谁能睡一般从当天黄昏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都没有醒。直到雷德上来隔着门叫他们吃午饭并且询问怎么没有吃早饭,嘉德罗斯才睁开了眼。
  “待会儿就去。”嘉德罗斯应付般的答到。
  格瑞此时半趴在嘉德罗斯一条腿上。看着人的脸,嘉德罗斯伸手解开了绕在人身上的围巾。想了想觉得这样一样由着格瑞睡着也不是办法,于是利落的抽回了腿。
  半边身子忽然失重,格瑞不满的嘟囔揉着脑袋坐了起来。格瑞看到身上的围巾,抬头看到和善笑着的嘉德罗斯,不满的表情瞬间就收了下去,有点尴尬的开口,“早上好啊,哥哥。”
  “中午了,待会吃饭。”嘉德罗斯看着格瑞整理围巾,格瑞正在思考剩下很长的部分该如何安放。
  嘉德罗斯想帮他,却被人有些害怕的回绝了。可惜回绝也是没有用的,他嘉德罗斯想干的事,没有人能拦得住。然后嘉德罗斯拿围巾剩下的部分在格瑞背后打了一个巨大的蝴蝶结。
  “走,吃饭去吧。等会,我给你找条裤子吧。”嘉德罗斯翻着找到了他满意的东西,居家休闲大短裤,裤腰上松紧加绑带的设计刚好可以解决此时的问题……
  ……
  眼前的榜单上积分变化的飞快,嘉德罗斯表情严肃。
  “上位的竞争非常激烈,松懈一会儿排名就会被别人取代。”嘉德罗斯解释到。
  “格瑞,同意一下组队申请。我帮你保住名次。”嘉德罗斯丢过来一个组队申请,格瑞坐在椅子上晃着腿,直勾勾看着嘉德罗斯的一举一动。
  “格瑞你在这里面呆着不要出去,你现在很危险。”嘉德罗斯嘱托到。
  “不要,你只比我大三岁,凭什么听你的。
  ”,格瑞嘟嘴拒绝,“我要跟着你。”
  “你现在出去就是个积分大礼包。”嘉德罗斯脸有点黑,强忍着自己现在就享受一下积分飞涨的欲望。
  “我们走”,这半句是给他的两个下属说的。
  ……
  这次遇到的魔物有些难缠,动作非常迅速,甚至可以跑在紧跟而来的攻击的前面。不过对应的积分也会很多,所以嘉德罗斯很是兴奋。
  “什么人!”祖玛突然叫到,抬手用羽剑向感受到来人的方向划出一道攻击。
  “啊!”来人从藏身的灌木里跳了出来。格瑞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还想多看看打斗呢。
  魔物也发现了灌木里突然蹦出的人,并且认定这个家伙很弱,可以先下手为强。干脆就不再理会嘉德罗斯三人的攻击,直奔格瑞而来。
  “格瑞!”嘉德罗斯有些慌乱,魔物离他太远了,即使嘉德罗斯在发现魔物换了目标之后即使发动了攻击,但攻击到达还要过一会儿。这眨眼间足够魔物把毫无战斗力的格瑞消灭了。
  魔物激动的扑向猎物,而猎物,在瞬间有了变化,表现出的气势丝毫不低于正在与自己纠缠的三人。
  反正躲也躲不开了,瞬间格瑞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出于本能的反应,烈斩已经握到了手里。魔物被这一变化影响,动作停滞了瞬间。
  这瞬间就足够了。格瑞的攻击已经发动,嘉德罗斯的攻击也从后方赶来了。
  格瑞顺着魔物倒下和攻击产生的气流倒下。他感觉头很疼,这是原来的记忆又回来的缘故,不正常的这一天半的记忆也依旧清晰。
  斟酌了一下,格瑞决定装失忆。
  嘉德罗斯三人也发现了格瑞的变化,一时间没有出声,直到嘉德罗斯打破了短暂的安静。
  “格瑞,你恢复了。”
  格瑞皱了皱眉,握紧手边的烈斩站了起来。正常形态的格瑞穿的,除了裤子其他都和嘉德罗斯是一样的。背后的巨大蝴蝶结努力招摇着炫耀自己的存在。
  嘉德罗斯有点想笑,然后他就非常傲慢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格瑞,来打一场吧!”
  “正有此意。”格瑞提烈斩冲了上去。
  ……
  嘉德罗斯敢说自己从来没有打的如此畅快过,因为他发现了一种新情绪支配下的格瑞。
  而且不得不说,看着穿着自己衣服的格瑞主动进攻,有一种,很奇妙的违和感?
  尽管格瑞并不承认那一天里所发生的事,不过大家都是明眼人,还是可以想到这其中的原因的。
  格瑞回来了,孩子之间的战争就结束了吧。
  END
  ……
  有bug,比如内裤和鞋子什么的。为了避免太奇怪就完全没有写他们了。
  九岁嘉163,六岁瑞120左右,这个我查了身高挂图哦!有依据的!
  ……
  关于格瑞的小分析:
  私心写了小时候的格瑞,六岁应该动画里描写的格瑞被灭族之前。小孩子是天真烂漫的,带点小任性。格瑞童年时一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充满着欢声笑语。
  一切都在那一天被改变了,失去了家人,甚至星球被毁灭。绝望与复仇的决心同时背负在少年尚稚嫩的肩膀上。格瑞再没有笑过,因为他笑不出来。
  在动画第十集与鬼狐的石板交易中,面对记忆回放,格瑞说:“这些事情我记得比谁都清楚。”脑海中是不断重演的想去忘记却不能忘记的画面,或许当格瑞闭上眼,这段回忆就会重演一遍。
  格瑞一定有复仇的欲望,因此他渴望力量。他在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能够守护自己家族的力量。在第一季某一集里,嘉德罗斯向格瑞邀战,格瑞拒绝,并说:“只会放任自己的私心杂念肆意乱来,嘉德罗斯,你的力量完全用错了地方。”
  拥有力量不是用来毁灭的,而是用来守护的。
  格瑞那么温柔,就不要让他再承受更多痛苦了。
  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收尾了。
  好吧好吧就这样了。

评论(6)
热度(118)

© 木习习北方 | Powered by LOFTER